幸福定格 — 打破幸福和婚姻的定義

日期:2018年12月29日
地點:光點華山電影館2廳

「愛情來了是幸福的開始,婚姻來了是幸福的延伸。」人生走到一個階段之時,跟身邊的伴侶就會開始計畫將會的生活,在婚姻進行的一刻,踏上人生的另一幸福階段,那… 幸福的定義又何在呢?由《遙遠星球的孩子》導演沈可尚最新執導的紀錄片作品,就著這個問題,把鏡頭對準了八對不同的夫妻,從他們的一言一語,探索著「何謂幸福」。《幸福定格》坦白率直的對談,說出了一對夫妻的相處之道,鏡頭捕著他們自然的一面。

《幸》片裡訪問了八位不同的夫妻,他們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從鏡頭下,他們各自地道出對於婚姻的開始與現在的轉變 — 他們從認識到成為情侶,披上婚紗禮服走進婚宴被受賓客祝福,性對他們夫妻間的感情,婆媳關係變得複雜,子女出生後對於將來生活的負擔,以及夫妻之間的信任…… 他們都很自然地從鏡頭裡說著彼此之間的感情。他們本身就是平凡的夫妻,面對不同的狀況,那… 他們真的幸福嗎?

沈可尚利用七年的時間,以八十五分鐘的較短的篇幅,拍攝了這八對夫妻的故事,起初以為在鏡頭下,這八對夫妻會表現得恩愛,處處維護對方。然而,在沈可尚的影像捕捉下,從他們二人的對話裡,這些「恩愛」與「維護」就幾乎沒有看到,甚至是直接地互相挑剔,彷彿他們就沒有在意被鏡頭在捕捉著,但就坦白地講出了他們的心聲。

電影以一對中國農民夫妻作開端,他們的這一段婚姻似乎是來得十分巧合,從相識到拍拖,結婚後開始他們的新生活,都是很順其自然地戀愛。接著,影片就從其餘的七對夫妻,從不同的方式和素材探討,道出了他們幸福背後的瑣事。剩餘的七對夫妻,沈可尚則挑選來自中產家庭的他和她,沈可尚並沒有特地挑選特別的人物,觀影時就不會覺得有明顯的比較。

婚姻就是愛的承諾,但是生活到某個時間的時候,感情漸漸有沖淡的感覺,或是為了一些小事便吵起來,日復日的生活模式,影響了夫妻間的幸福關係,婚姻就是沒有一帆風順的,二人亦因各自的執著,而影響了雙方的感情關係。其中一對夫妻的對談裡,男方跟女方談論為什麼沒有照顧他的父母之時,對話裡一直道著「我跟妳說,我是男生」,突顯出了這位男生那大男人主義的觀念。

中段出現了一對正在進行婚宴的新婚夫妻,這一段跟其他不同的就是利用黑白影像詮釋,當中新郎拿起咪跟外父說了一句,「老婆今天原本不讓我穿白西裝,因為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其實是爸爸。」,接著外父卻跟新郎說「婚姻是執子之手」。這個段落一切看似幸福美滿,但是沈可尚透過黑白的影像,諷刺著婚姻並未如彩色般的浪漫。婚宴完結後,影像又回到彩色,工作人員正在收拾婚宴的照片,「幸福」的生活是要開始的嗎?

二人從不同的文化和社會走在一起,確實不易,彼此從生活裡互相學習,令這段婚姻漸漸成長,二人的相處並不容易,愛是雙方一起的付出。影片最後以一對新人的結婚誓言作結,「幸福」又再次被重新定義,影片裡沈可尚並沒有給予觀眾答案,隨著片中的夫妻坦白直接,把影片的主旨突顯而出,夫婦之間嘗試相互理解,寛容相待對方。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