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孽 — 顛覆驚悚電影的格調佈局

日期:2018年8月17日
地點:The GRAND 6院

每年接近農曆七月,都會有不少的恐怖題材電影陸續公映,當中包括是夜觀看的這一部電影作品,其實早於六月時已經得知影片在台灣公映,但是一直對此片只聞樓梯響,香港一直都沒有公映的消息,直到上個月時,終於有電影發行公司發佈此片公映的消息,滿懷好奇與緊張心情進場觀看,卻是帶來驚喜的觀感。《祖孽》顛覆恐怖電影的故事格局,層層推進的劇情佈局,呈現著毛骨悚然的寒慄,有別於過往觀看過的傳統公式的驚悚電影。

《祖》片故事講述Charlie與Peter兩兄妹跟隨著模型設計師的母親Annie與精神科醫生Steve一起生活,Charlie性格內向沉靜,每天只會木無笑容的生活。這天,Charlie的外婆舉行葬禮,他們回到家裡後,總覺得有點不對勁,接二連三有怪事情的發生。Annie一直不能接受到母親去世的抑壓,直到有一天,她踫到一位同樣遇到親人去世的女人,還以為一切可以解決之時,反而卻有更多怪事發生,甚至令他們一家陷入悲劇的命運……

《祖》片是導演Ari Aster首部自編自導的劇情長片,而此片亦可說是他一鳴驚人之作,無他的,電影的海報其實就已經給觀眾一點的心理準備,只不過是未到入場觀看的一刻,也不會知道電影會如何的發展,加上因為頗害怕觀看恐怖電影,所以對此片確實仍然是看與不(敢)看之間。

電影以一個緩慢的推鏡從現實空間推進房屋的模型裡,接著便開始故事的發展,交代著Annie母親去世後到喪禮一刻所發生的事情,之後幾乎每一個鏡頭都是長鏡頭的捕捉,慢慢讓觀眾代入著劇情的故事發展,刻下置身其中,甚至會感受到那份寒慄之感。電影營造著一份陰沉的氣氛,那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彷彿處身於窒息的空間裡,一直未能抽身而出。

觀看電影之時,一直被導演Ari Aster的執導表現感到驚喜,但當知道原來此片是他首部自編自導的作品之時,就更會對這位導演有很大的期待。無疑,導演首次在片中已經表現著具有野心的演繹方式,他擅於運用鏡頭的調度,配合著劇情的發展,互相形成層層推進的無形壓迫。除此以外,Ari Aster在故事的舖排上亦十分稱職,細節裡彼此形成互相呼應 言之痛物的對白,卻是令觀眾對於劇情發展多番思考。

片中引用不少的象徵隱喻,來作出劇情的互相呼應,祖母喪禮時戴著頸鏈上的宗教組織標記,正是在家中閣樓牆上的完全吻合,從而引申著Annie在喪禮上的一段說話,接著他們一家被受詛咒,「斷頭」事件不斷的發生,直到結局的那一刻,把所有在故事裡所理解不通的細節,於片末的一場戲就解釋出來,讓整部作品的結構更為工整。

雖然電影處處佈滿著驚嚇元素,但是要數到片中最令人感到驚悚的部份,大概要數到片中Annie所製作的微型模型,縱使這些模型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什麼的特別,但是當看到片中他們一家所遇到的怪異事件之時,刻下便發覺彼此其實是互相關連,加上Annie母親的照片,把這份陰沉的恐怖感覺倍添增加。

影片除了要靠環境和影像來襯托著驚嚇的氣氛之外,演員的演出也記應一功,片中主要的四位演員的演出也是令人感到那份寒慄之感,曾演出《鬼眼》的Toni Colette再次演出同類型的電影,在片中大部份是以面部表情來演繹,那種木獨與扭曲面容的表情,也確是令人感到驚惶。而飾演Annie丈夫Steve的Gabriel Byrne,在片中以較含量的演出,跟Toni Colette的演出有所對立。而片中分別演出Charlie與Peter的Milly Shapiro與Alex Wolff,他們二人在片中的演出發揮自如,縱使前者戲份相對不多,但是她在片中的印象卻是最深刻的。

作為Ari Aster首次的自編自導,《祖》片就已經令人歎為觀止,導演透過電影的氣氛,呈現著一份寒慄驚悚的觀感,有別於過往單靠聲音與影像來呈現驚嚇感的同類題材電影。當然,觀看影片之時,素材上是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Ari Aster卻在片中以個人的風格手法來詮釋,突顯出獨特的風格,片末的舖排更是神來之筆,展現出影片的獨特之處,無疑令此片成為一部意想不到的驚嚇之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