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烈愛 — 燃燒年輕一代的未來

日期:2018年7月7日
地點:新光影城3廳

南韓導演李滄東的電影作品,主要都是圍繞著今天社會的議題作為電影的故事骨幹,當中更會加入一些關於宗教的素材,自他於1997年執導首部劇情長片至今,其實李滄東只是執導過六部電影,但每部作品各具特色和水準。繼八年前的作品《詩》後,李滄東最新執導的作品,改編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短片小說作品,以懸疑作為他第六部執導長片作品的格調。《燃燒烈愛》寫實地反映著社會階級問題,延續李滄東那敏銳的觀察和探討,結構完整的劇本,留下了不少的空間,讓觀眾有多一點的思考。

《燃》片故事講述畢業於文學系,平日當百貨公司送貨員的鍾秀,經常獨來獨往,他一直都希望成為一位作家。一天,鍾秀重遇兒時的女同學海美,二人重遇後越走越近,海美一直地努力賺錢,終於達成願望到非洲旅行,而她希望鍾秀可以幫她照顧家中的小貓。幾個月後,海美從非洲回來,她在機場上認識了身光頸靚的Ben,Ben的出現介入鍾秀與海美的關係,頓時形成一道牆,二人關係漸漸疏離。有一天,Ben突然跟鍾秀說著他有一個嗜好 — 燒溫室,這令鍾秀對Ben越來越感到疑惑,但令他更感到懷疑的是,海美突然有一天失蹤,鍾秀覺得這事跟Ben有關,於是鍾秀便開始跟蹤Ben每天的生活……

李滄東過往執導的電影,從首部作品《黑道初哥》開始,均是由他個人創作劇本,每部作品的劇本結構完整,人物描寫細緻,就算是他的電影篇幅不短,也會慢慢地投入著故事發展裡。李滄東的電影風格可算劃一,除了《黑》片的格調比較黑色幽默以外,其他作品如《愛的綠洲》與《密陽》等也是反映著現實社會的景象,而前作《詩》則利用詩詞來彌補片中女主角如何走出困苦掙扎。

相隔八年,李滄東最新執導的《燃》片,是他首次改編小說作品,而他更選取村上春樹的短篇作品「燃燒柴房」,電影以三位人物作為故事的主線舖排,觀影之時其實一直都抱著好奇的心態,就是想知道為何李滄東這次會改編村上春樹的文字作品,而這次更是他首次改編劇本的電影,證明這部小說對於李滄東來說,會是有一定的吸引力,才會改編這部文字作品。

雖然說這是一個改編故事,但是李滄東在電影裡加入了不少個人的元素,令影片的素材上顯得更豐富,更有他的個人特色和風格,當中那探討著社會不同階層生活的對立,正是李滄東電影裡的符號。大概因為沒有看過村上春樹原著,所以對於「燃燒柴房」這個文字故事,其實也是有一點的陌生的,於是觀看《燃》片之時,便放開了這本來是村上春樹的故事藍本吧。

電影大概可以分作兩個部份,前半部份主要是講述鍾秀與海美的重遇,接著Ben的出現,介入了他們二人之間的關係;後半部份則主要從海美失蹤作為主要的篇幅,鍾秀一直跟蹤著Ben,希望可以從他的身上,尋找到海美的下落,與此同時,鍾秀也一直在追查著家附近的溫室,有沒有被Ben燒掉,在鍾秀的眼中,Ben就是一個神秘的人。

影片留下了很多不同的意象,好讓觀眾作出很多不同的思考空間… 片中開始之時,海美在餐廳裡表演橘子默劇給鍾秀看,讓他知道「不要想著這裡有橘子,而是要忘記這裡沒橘子」;接著海美希望鍾秀在她遠到非洲時到她家餵貓咪鍋爐,然而這隻貓咪卻一直都未出現過鍾秀的眼前,甚至是海美的鄰居也謂住宅不能養寵物;到後段海美口中一直提及著家前的一口井,在其他人(包括海美的母親)的記憶中並不存在,然而鍾秀卻一直信任海美的每一句話…… 到最後,海美是否真的失蹤嗎?這正是呼應著「看不到的東西,並不代表不存在」這道理。

不過… 對於影片後段的舖排與處理,卻是有著一點的保留,顯然影片的後段部份跟前段的故事篇幅截然不同,後段的劇情發展也顯得較為戲劇性,難免也有一點俗套,似是把影片變成另一種的格調。不過… 這份氛圍卻帶出了影片本身那懸疑的緊張節奏,一直地在推進鍾秀與Ben之間的追尋,直到最後他們二人再相見,也是在摸索著誰是找誰相約呢?

影片的英文片名《Burning》,似是在呼應著片中Ben把不同的溫室燒毀,然而… 這不只是於此,亦是在燃燒著鍾秀與海美之間的愛,最後鍾秀把一切都燒掉,反映著對於今天韓國的年輕一代,面對著社會現實的殘酷,諷刺年輕一代對事情的無能為力,對未來失去了希望,這份憤怒的心情,這正是李滄東在他的電影裡,一直在探討的社會命題吧。

片中的三位演員表現均為出色,兩位男主角,分別演出鍾秀的劉亞仁,以及飾演Ben的Steven Yeun,兩位在片中的演出,均能夠表現著角色的神韻,表現恰好稱職。而飾演海美的全鍾淑,雖然是第一次參與電影的演出,但是她的演出卻是令人眼前一亮,片中她不乏一直大膽的演出,表現自然,而上段所提及的一場默劇演出,更是讓她有很大發揮空間的一場戲。

相隔八年,李滄東執導的《燃》片仍然是值得讓人期待的,雖然對於影片後段的舖排是有一點的保留,不過整部作品仍然很有李滄東的個人風格,影片有不少給予觀眾思考與解讀的空間,透過一段三人之間的感情糾結交織,反映著今天韓國社會的問題,貧富之間的差距,年輕一代如何面對未來,呈現著年輕人心裡的徬徨無助,最後的一場火,能夠把鍾秀(或是年輕人)的怨恨和悲傷燒掉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