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的序章 — 步進人生罪惡的開始

日期:2022年9月11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3院

世界各地,對於槍械有不同的管制政策,可是,這卻無法降低涉槍傷害,槍殺案的嚴重依然是人心惶惶,新聞報導上看到的新聞,令人擔憂。是日觀看這部由澳洲導演Justin Kurzel執導,改編自1996年於澳洲發生的槍殺案,描寫這位不安青年的生活和行為,導致後來案件的引申。《惡的序章》冷竣色調的氛圍,呈現出人物內心的沉重性格,Caleb Landry Jones與Judy Davis的演出令人嘆為觀止。

《惡》片故事講述性格孤僻的Nitram,終於在家無所事事,但是在社區卻惹事生非,為了引人注意,做出令人反感的行為。一天,Nitram認識身家雄厚的Helen,二人情投意合,以為覓到知音之時,卻因為一次的交通意外,令Nitram既是失去了最愛,同時令他的人生,步進了另一段不可挽回的階段…

因為曾經於澳洲生活一段時間,那時候都會趁著難得的機會,觀看當地的電影,雖然出品不算很多,但是觀看澳洲電影的時候,總是感到跟其他英語電影,有著不同的觀感,題材與氛圍相對都會比較沉重,節奏相對平穩,慢慢地展現著電影骨子裡的無形壓迫感。

《惡》片澳洲導演Justin Kurzel與編劇Shaun Grant繼《赤血之城》(Snowtown)後的第三次合作,此片是他們二人一編一導再次以人性心理犯罪為題材的電影作品,今次他們改編自1996年於澳洲塔斯曼尼亞州阿瑟港發生的槍殺案件,影片開始時以一段簡短的篇幅,既是交代主角Nitram兒時發生的一宗事件,同時亦交代他的孤避性格,導致成長後他為何會做到那些令人反感的行為。

無疑,Nitram這個角色真的令人煩厭之餘,更加似是一個計時炸彈,根本沒有可能猜想到他下一秒會做出什麼的事情,會否影響自己的生命,隨時發生爆炸。在影片的開端,其實早已洞悉Nitram不是一位易於溝通的人,活在自己空間的他,感到外界乏略他的存在,Helen的出現,令他的生命本來添上了一點的光采,可是,一次的意外,他既是失去了最相信自己的人,人生又再回到最低點。於是,他決定利用Helen留給他的錢,購買槍械,進行一次槍殺案,讓所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導演Justin Kurzel再次以冷竣的格調,平實的拍攝,呈現出整部作品的沉重氣氛,觀看電影的時候,不時都會被這份氛圍,漸漸地投進於劇情的發展,看著Nitram慢慢地成為「惡」的性格,在他的世界裡,就只有人憎恨他,「地底尼」的花名更是貶低他的人格,人際關係的挫敗。影片的後段部份,導演與編劇著重於Nitram計劃槍擊案的過程,從買槍直到槍殺的一刻,沒有一點的血腥,聲音和影像已經表達到那刻的殘酷,這時更想到了Gus Van Sant的《大象》,兩者同樣是改編真實槍擊案件,處理方式相輔相成,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Nitram — 其實是真實案件中兇手名字Martin的掉轉寫法,顯然是導演與編劇沒有直接地表明影片中的主角便是「他」,同時亦想觀眾把視點沒有放在真實事件裡,聚焦在電影的劇情發展。電影沒有特別地描寫Nitram的背景,從一些的細節裡,顯出了他並沒有朋友,家人跟他的關係不同,縱使知道他是難以控制情緒的人,父母分別對他的懷柔,唯一懂他的人離開,這卻形成了Nitram惡的序章。

Caleb Landry Jones把Nitram這角色演得入木三分,不論是造型和性格,均是能夠表現到Nitram的孤避和內向,同時作為旁觀者,也會感到他的「恐怖」,未知道何時會做出令人驚嚇的事情,Caleb Landry Jones亦能表現得十分準繩。演出Nitram父母的Anthony LaPaglia與Judy Davis,澳洲知名演員,前者戲份不多,但是他的演出收放自如,表現著父親對兒子的「愛」;Judy Davis的演出相對比較突出,她在片中有不少細膩內歛的演繹,不慍不火,表現著內心複雜的情緒轉變,是片中演出最佳的一位。演出Helen的Essie Davis(現實為導演Justin Kurzel的妻子)戲份雖然也是不多,但是她於演出上,能夠表現著對Nitram的信任和了解他內心的感受,恰如其分。

觀畢《惡》片後,心情一直難以平復,影片那份既冷靜又殘酷的格調,難以抽離,導演Justin Kurzel透過電影喚起了當年真實事件帶來的影響。導演、編劇、演員等均有十分突出的表現,導演把Nitram這角色顯得人性化,觀看時跟隨著角色的性格變化,流露著冷靜和恐懼感。影片的末段,一段文字交代著今天澳洲槍械的數量,比1996年事件發生時的還要多,這是諷刺?還是自我審視呢?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