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 — 有些事,一萬年也不會變

日期:2021年12月8日
地點:Cinema City JP銅鑼灣 2院

曾撰寫過不少暢銷小說作品的台灣作家九把刀,自2009年執導《愛到底》之「三聲有幸」後,九把刀便從文字媒體走進影像的世界,2011年執導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更成為不少觀眾喜歡的愛情電影。繼2017年執導的《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後,九把刀再次自編自導,創作這部關於「一萬年」的浪漫愛情電影。《月老》揉合不同的元素和題材,奇幻格局增添了電影的強烈觀感,一部充滿九把刀個人風格和特色的電影。

《月》片故事講述慘遭雷電擊中致死的阿綸,失去了過去的記憶,包括跟青梅竹馬的女友小咪的感情,阿綸來到陰間後,他要決定選擇來生轉世,投胎還是擔任神職,為免投胎成為蝸牛,他決定選擇任神職,成為「月老」,跟同樣剛來到陰間的Pinky成為拍檔。阿綸與Pinky回到人間後,他們開始為不同的單身男女尋覓姻緣,這時,阿綸漸漸勾起舊日的回憶,他亦希望小咪覓得新的姻緣,但卻屢次失敗。一天,阿綸與Pinky在凡間遇到同樣來自陰間的鬼頭成,展開連場的復仇行動,尋找五百年前背叛和殺害他的「兄弟」,小咪成為了鬼頭成的其中一個目標,阿綸決定要保護小咪,彌補過去未完的感情…

過往有不少電影改編自九把刀不同類型的小說,包括《殺手歐陽盤栽》、《樓下的房客》、《等一個人咖啡》、《打噴嚏等作品,當然,受歡迎的都是不及由他執導的《那》片,沈佳宜與柯景騰的「大笨蛋」故事,是一部十分成功的青春愛情電影。前作《報》片則嘗試以血腥暴力挑戰官能刺激感,探討人性的陰暗層面刻劃,跟《那》有著很大的差別,九把刀第三部自編自導的《月》片,回到愛情的類型素材,配合奇幻的素材,找來「柯景騰」柯震東的再次合作,延續九把刀過去兩部作品的格局。

《月》片以奇幻的風格元素,包裝一個感人的愛情故事電影開場便切入故事的主題,阿綸成為月老的原因,他與Pinky建立的拍檔關係,如何撮合一段感情。同時,阿綸與小咪的感情,又能否以「紅線」互相牽連著呢?《月》片揉合奇幻、驚悚、喜劇等格調,把「月老」的傳統以青春電影的格局詮釋,配以幽默生動的氛圍,建構了一個有趣豐富的陰間世界。

從文字走到影像,九把刀把其個人的特色與風格,以電影來詮釋,突顯出他故事的細節,《那》片的確是一部十分感動,也令人回想起青春蔥月的愛情電影,《報》片則是九把刀的不同新嘗試,以驚悚血腥的素材,探討人性的本質,呈現出特別的觀感體驗。《月》片則是結合著前兩部作品的素材,九把刀創造了一個真實和虛構的空間,配以特技的設計,充滿著其迷人和幽默的創意。

過去的感情、過去的仇恨,牽連著《月》片的主軸,九把刀把兩個不同的「過去」故事拼湊在一起,這看似沒有很大關連的故事發展,卻從這故事的人物經歷,阿綸與鬼頭成其實都是背著一段傷感的悲劇,今天的愛與恨,彌補逝去的痕跡,營造著一份濃厚的悲劇色彩,光明與黑暗的格調,營造愛情與仇恨的對立,兩者的舖陳,擴展了劇情的豐富和格局。

縱使喜歡今次九把刀的嘗試和故事設定,電影亦具有其可取之處,然而,從觀看電影的過程中,卻發現九把刀的野心。無疑,今次九把刀著重以影像的設計為主,《月》片的元素實在太多,在電影的劇情處理上,既是要講清楚陰間的設定,還要描繪不同的角色的過去與現在。因此,在不少的篇幅裡都交代得有點雜亂累贅,難以於觀影的期間,明瞭電影整體的故事描寫,失去了電影的核心主題。

《月》片四位主要演員的演出方面,各有不同的表現 — 從《那》片的柯景騰到《月》片的石孝綸,柯震東再次演活了「大笨蛋」的角色,性格的延續,似曾相識,驚喜不大,但也被阿綸這角色深深的感動;宋芸樺演出的洪菁晴(小咪),角色相對比較多的內心戲設定,她在演出上亦表現得恰到好處。說到精彩的演出,不得不提王淨與馬志翔 — 王淨今次在片中一改過去看過的演出,演活了一位跳脫活潑的角色,生動自如,驚喜十足;馬志翔在片中演出的鬼頭七,同樣是他鮮有演出的角色類型,把角色的神髓表現準繩,二人在片中的發揮不少。

一條紅線,一見鍾情,《月》片寫下了一段關於「一萬年也不會變」的愛情故事,充滿著奇幻與動人的元素,縱使整體有一點令人摸索不到的敘事,也不能否認九把刀蠻大的野心,導致整體顯得有點失準,但是《月》片仍然是讓人感動,明快的節奏,影片的流暢,趣味十足的創意,娛樂性豐富的電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