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齒 — 久違與期待已久的鄭保瑞電影

日期:2021年9月25日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2院

最近,的確有不少香港電影,創作上突破過往的限制框架,影片的創作者透過不同元素與敘事角度的詮釋,既是突顯出電影的特色,亦展現著創作者的個人獨特風格,讓觀眾走進不同的觀影空間。《愛.作戰》導演鄭保瑞最新執導的作品,回歸他的個人格調,充滿黑色暴力,再次執導了一個極具風格化的作品。《智齒》黑白的影像,沉實的故事,鄭保瑞的影片風格再現,都市發展的新舊對比,反映著今天的香港寫照。

《智》片故事講述剛復職不久的斬哥,接手一宗斷左手掌的女子失蹤案,剛從學堂畢業,新上任斬哥上司的任凱,二人開始調查合力調查案件。同時,斬哥卻重遇當年因撞車意外而傷害其妻的女子王桃,斬哥對她一直懷恨在心,不願原諒她,斬哥用盡不同的方法陷害王桃,要她承受他心裡的傷和恨。斬哥與任凱調查案件過程中,發現兇手的手法殘酷,更涉及不止一名女受害者,二人更漸漸地被兇手牽引著,走進他的世界…

不能否認,期待鄭保瑞這部新作,已經是有好一陣子的時間了,自從鄭保瑞北上執導《西遊記》系列後,就一直是期待《智》片,大概是因為很想在銀幕上,觀看真正鄭保瑞風格的電影。觀看 《智》 片 之前,看過此片不少的片花和劇照,第一刻就認為 《智》 片 是鄭保瑞最充滿個人特色的電影,觀畢過後,這也無庸置疑,亦肯定了我們一直期待的鄭保瑞,就在這刻回來了。

鄭保瑞過往執導的電影作品中,影像上展現出一種別樹一格局的香港,鏡頭裡的橫街窄巷,城市角落的廢墟,有別於其他香港電影中呈現的都市,流露著電影的獨特格調,《智》片亦有著這份強烈的觀感,這可以說是鮮有在其他的香港電影中看到的城市設定,從電影中瀰漫著的沉重氛圍,寫下都市裡的一闋悲歌。

斬哥、阿凱、王桃、山田收四人各自有著一段悲痛的經歷,曾經的,現在的,彼此似乎是有一點的相連。他們三人逃避過去的傷痛,也不懂得去面對 — 斬哥因妻子的意外,對王桃滿懷恨意;阿凱一直要尋回失槍,同時亦承受著智慧齒帶來的痛楚;王桃對過去的意外悔疚,一直只是希望被受原諒,可是… 山田收對母親的一份感情瀰留,卻讓他留下了… 他們三人彷彿就是活在這廢墟之中,走不出心裡的鬱結與陰霾,抹不掉過去與現在的痛和恨。

電影主要的取景包括觀塘與土瓜灣等地,鄭保瑞鏡頭下捕捉的場景,充滿著一種既是熟悉,但又陌生的感覺,暗地裡比喻社會發展的變化,今天若然走到電影中的取景地點,也會感到一份的唏噓,人在,地在,但社會已在轉變。鄭保瑞透過都市改變的視點角度,人與物之間的呼應,暗喻四位主要人物對於過去與現在的改變,以及人性的黑與白(或善與惡)。

觀看電影的過程中,難免會想起鄭保瑞早期電影的影子,尤其是有不少的篇幅,跟《狗咬狗》有著互相揮映的觀感。大概也戈應該這樣地想,《智》片可會是比《狗》片更為成熟,黑白影像的強烈震撼,配合美術的設定,突顯出電影的質感,帶動著劇情的張力和壓迫感,觀看時也會慢慢地投入進電影的空間裡。

片中幾位主要演員在片中的演出都是十分精彩奪目,林家棟、李淳、劉雅瑟、池內博之與廖子妤在片中,都能夠展現出來角色情緒的層次演繹,配合著電影的設定,角色在片中有著不同的發揮空間。五人的演出穩固自然,但確實不能不提劉雅瑟的精湛演出,她的角色幾乎是活在沉痛與恐懼中,她的演出,卻帶出了一份更沉重和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除了劉雅瑟的演出之外,池內博之的演出同樣精彩,他在片中的戲份與對白不多,但從其角色的設定,更能夠感受到人物的感情衝突。

一場意外,痛和恨的交織,是一句對不起?還是一句原諒? 《智》 片的主軸大概就是這樣的設定,「智齒」的意思亦十分清晰顯然,從開始至終結,心裡的仇恨,沉重的壓抑,猶如脫下來的智齒般,放開過去的痛恨,是原諒?還是釋懷呢?鄭保瑞在電影中沒有給予十分明確的答案,好讓觀眾自我思考,「智齒」的含意是何在。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