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蒼穹下 — 世界真的是美好嗎?

日期:2021年5月31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3院

人誰無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曾經因為罪行而被判入獄的人,獲得自由後也希望得到社會的接納,重新投入與適應新的生活,然而,這是談何容易的嗎?《漫長的藉口》導演西川美和最新執導的電影,改編自佐木隆三的小說作品,一名因犯罪被判入獄十三年的人,出獄後回到社會,能否展開新的生活嗎?《東京蒼穹下》希望改過自身,重投生活的人,一直受到社會帶來的壓抑和忽視,反思社會對更生人士的機會與接納。

《東》片故事講述因為涉及一宗謀殺案,在監獄中渡過十三年的三上正夫,出獄後展開新的生活,回到東京後,他努力地嘗試重新振作,尋找生活的方向。這時,電視台工作的津乃田龍太郎與吉澤遙對三上的背景感到興趣,於是便開始接近三上,更把他的故事紀錄下來,拍成電視節目,讓更多觀眾知道這位曾經殺害不少人的三上,出獄後如何再次面對人生。這時,三上亦得到身邊朋友的協助,不只是能夠立足社會,更讓他忘記過去的一切,面對積極的將來,可是…

在學生時期已經師從是枝裕和的西川美和,她過往執導的電影,承傳是枝裕和的電影風格,透過電影的人物,探討都市人孤寂隔絕的議題,社會的寫實現象與狀況。《東》片改編自佐木隆三的小說作品「身分帳」,從一位入獄十多年後出獄,曾經犯過兇殺案的重犯,透過記者的旁觀者身份角度,這位罪犯又能否重新在社會展開生活嗎?

影片貫徹了西川美和的電影風格,她以平實的影像,淡然細膩的格調,簡約樸實的敘事模式,探索著片中人物之間建立的微妙關係。電影中描寫著三上出獄後如何面對生活的片段,從記者津乃田與三上之間的相處,縱使津乃田難以明瞭三上為何當初會做出那殘不忍睹的兇殺,但是從這段採訪的過程中,讓津乃田重新認識三上。

整部電影的結構完整,敘事流暢,藉著人物之間的互動,角色的描寫,對照著現實社會的人物刻畫,西川美和再次以電影來探討今天社會的議題,透過故事中的人和物,揭露人性的真實,更生人士希望從舊日的錯誤過後,重新再踏上社會生活,然而,他們有沒有被受尊重呢?片中的三上正夫,他希望可以從重獲自由的一刻後,回看過去在獄中徘徊,最後希望可以重新踏上社會的道路,可是,他能夠有這個機會嗎?

在三上正夫身邊的人物,各自對他均是有著不同的態度,既是同情他被社會忽視,但亦有對他存有懷疑,曾經謀殺案的兇手,真的能夠抹掉過去的過錯嗎?從三上出獄後的生活片段,看著他對重拾生活的信念,為何又不能給他的一次機會呢?這是現實的殘酷?還是人性的無情呢?其實西川美和在電影中,沒有給予一個很明確的答案,無疑,這是一個很個人性的想法,對於眼前本來是一位殺人犯,但是也是要說著重新投入社會生活,這倒是也會令人猜疑,所有在片中的情節,在現實中也不能否定。

很喜歡電影後半部份的處理,甚至是電影的結尾部份,片中不只是地在描寫三上因為他的背景而被受忽視的一群,在這個社會上,有不少因為患上不同的疾病,甚至是先天性的問題,難以在社會生存的人,同樣地被社會歧視或欺負,這個兩者之間的比較,呼應著電影探討的問題。從電影的前段部份,三上一直受到不同的冷待,不被社會接納,但是他的心裡一直存在著希望,他的笑容,不只是對於眼前的美好,也是回眸過去的得與失,忘掉過去的一切,再次向前踏步新的一頁,曙光漸漸初現,猶如天上一顆閃燦的星星照耀著,眼前會是一個美好的開始。電影的結尾,一個簡單的鏡頭,淡然的色調,暗諷現實的「美好的世界」,完美的收筆,留下淡淡哀傷。

此片的演員表現,無疑是十分精彩,役所廣司的演出無庸置疑,他那不慍不少的演出,把三上正夫這角色演得十分細膩,把角色的性格掌握十足,入木三分的演繹,把這角色更顯出立體感。跟役所廣司有不少同場演出的仲野太賀,在角色上有著不少的層次,演繹其記者身份對於事件的矛盾與複雜心境,演出恰好自如,跟役所廣司擦出不少的火花。片中其他演出的演員,包括橋爪功、娓芽衣子、白竜、長澤正美等,他們雖然在片中的戲份不算是很多,但是他們的演出亦是十分突出。

《東》片的前譯片名為《彼岸新世界》,感覺上意思更為直接,也是十分諷刺,反諷三上正夫出獄後,面對的不是美好的世界,反而是社會帶來的壓迫無助,這份無形的暴力,一直欺壓著他的心靈,他也只能默默地接受現實的殘酷。西川美和再次探討日本社會不同階層人物,平實的影像與故事舖陳,讓觀眾們不停地自我思考,我們是否要去接受曾經錯過,願意改過自新,再次投入社會展開新生的人嗎?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