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殺半島 — 人類比喪屍更為險惡可怕

日期:2020年8月28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THX院

2016年,由南韓動畫導演延尚昊執導的首部真人電影《屍殺列車》,得到空前的成功,亦成為香港最高票房的南韓電影。期間,延尚昊執導了動畫作品《屍殺前傳:首爾站》,交代著《屍》片的故事其他的背景故事,以及事件發生的原因等等。事隔四年後,延尚昊把《屍》片的故事伸延下去,再次展開一場人類與喪屍的對決!《屍殺半島》獨立的故事發展,延續人性善惡的探討,但卻失去電影的敘事,亦因導演的野心而失色。

《屍》片故事講述四年前的韓國,人類一直地躲避喪屍的侵襲,退伍軍備正錫帶著家姐一家登上難民船,準備前往日本,然而,船隻突然轉往香港,船內更發現被受感染的喪屍出現,襲擊船內的乘客,正錫與他的姐夫幸而脫險,但正錫卻一直後悔當時沒有拯救他的家姐。四年後,正錫與姐夫以「半島難民」身份在香港生活,後來,他們卻因為金錢的利誘下,回到已變成廢墟,滿是喪屍的朝鮮半島,尋回失去的一筆巨款。但是,他們卻逃避不過喪屍與在半島上生存的631部隊襲擊,在他們逃走之時,卻發現仍未被受感染的敏晶等人,於是,正錫決定與敏晶等人一起尋找方法逃離半島…..

一直主力於動畫創作的延尚昊,四年前首次執導真人電影《屍殺列車》,上映時得到空前的成功,電影的風格貫徹著他的動畫作品,跟他的前作《一輩子豬玀》格調一脈相承,延續對於人性善惡的描寫,於《屍殺列車》中亦可看到這些的細節。《屍殺列車》的成功過後,延尚昊期間執導了真人喜劇題材電影《念力》,直到今年完成《屍》片。

無可否認,《屍殺列車》得到空前的成功,是因為電影的題材創作與影像的設計, 以及列車的設定,引申著人性和階級觀念的描寫,元素豐富,言之有物。縱使《屍》片是以續集的形式呈現,但是除了發生的地點是於韓國之外,這跟前集的故事幾乎是沒有關連的,甚至人物也面目全非(起初還以為至少人物會有延續的情節),大抵可以視為一部獨立故事發展的電影,然而… 此片同樣地延續了延尚昊過往電影中,所探討的人性和自私,以及生存的命題。所以,觀看此片之前,抱著輕鬆與觀賞娛樂片製作的心態觀看此片,相對會比較合適。

《屍》片開首以簡短的篇幅,描寫正錫面對喪屍的襲擊期間,目睹家姐的去世,從而成為了「難民的身份」繼續生活,一直地內疚那刻沒有拯救仍然未受感染的家姐,相反地,他的姐夫卻因失去妻兒而一直地沉淪,直到因為金錢的利誘,卻冒險回到韓國取回這筆美金。接著,劇情便講述他們回到這已成廢墟的韓國,面對喪屍的襲擊,正錫卻遇到仍然掙扎求存的人類,他們便決定要尋找方法,逃離這個滿載喪屍的「半島」,繼續生存下去。

整部作品充滿著黑暗的調子,幾乎沒有很多白天的情節(喪屍於天光時才會外出活動,《屍殺列車》整部作品亦是於白天時發生),貫徹了延尚昊動畫作品的格調,瀰漫著陰暗恐怖的氛圍,但這卻未算是十分突出,觀看的過程中,就已經可以猜想到接下來劇情的發展,這卻會影響電影的驚喜度。電影中有不少的槍戰動作場面,這是在前集電影中並沒有出現過的,密集式的飆車場面,還可以為會豐富影像,但其實這只會感到雜亂,難以投入於電影中。

雖然電影的主軸同樣地在探討人性的問題,但是這卻似乎只是點到即止… 大概應該是這樣說,整體幾乎是欠缺了劇情裡描述人物的深入描寫,整體過於表面,故事通俗失準,影像特技失真,加上今次延尚昊的野心更大,混亂的場面,難免跟前集比下去。當中包括,今集同樣帶來緊張的節奏,跟前集不同的,就是《屍殺列車》主要的場景是於列車裡,狹窄的空間營造強烈的壓迫感;今次則以寬廣的空間作為主要的場景設定,看似是少了這份壓迫感,但其實是因喪屍能在不同的地方出現,而營造了一份神秘的恐懼感。

至於在演員的表現方面,縱使今集有姜棟元與李貞賢等演員的演出,可是因為角色在劇本上設定薄弱不足,沒有深入的描寫,導致演員在演出方面,亦沒有很大的發揮空間,整體表現上亦感到失色。

無疑,今次對於《屍》片的確是有點失望,尤其是電影的劇本,欠缺了前作的「言之有物」,導致電影失去了劇情的重點,顯出這只是一套人類與喪屍決戰的大製作,加上不少的細節沒有多一點的描述,令劇本整體不夠完整,這是有點可惜。影片的最後部份,跟《屍殺列車》同樣地為人類帶來生存的希望,以及至親對女兒的偉大,今次的結局卻是有點的刻意老土,不過這亦道出了在這黑暗的空間裡,仍能找到一點的光明,走向新的希望。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