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伙 — 低下階層人物的辛酸

日期:2019年8月11日
地點:戀愛・電影館

近年看過有不少的電影,鏡頭瞄準社會的低下階層,從導演的視點角度,看透今天活在這艱辛生活所面對的困難和逆境,既是寫實,亦有共鳴。2008年執導《大耳無罪》的哈薩克導演Sergey Dvortsevoy,相隔十年後,去年完成其第二部劇情長片,這次他再次對焦著低下層的小人物故事,道盡人生百態。《小傢伙》寫實的影像道出社會的冷酷無情,導演精準的鏡頭,展現出女主角承受的壓力和痛苦,兩位的表現均擦出很強烈的火花。

《小》片故事講述從吉爾吉斯走到莫斯科生活的Ayka,這天她剛誕下了嬰兒後,把嬰兒遺棄便離開醫院,回到自己的生活裡,可是她的生活並不如意,一方面一直打工還債,另一方面她則居住在小小的床位,過著沒有自由空間的生活。每天,Ayka一直在躲避債主的電話,令她感到無助,同時因孕後傷口仍未復完,帶著痛楚過活。Ayka已經不能再接受生活的困境,為了還清債務,她決定以自己的嬰兒跟債主作交換條件……

來自哈薩克斯坦的Sergey Dvortsevoy,執導電影之前是一位航空工程師,於九十年代入讀電影學院,自此成為了電影導演。他執導電影長片之前,執導過四部短篇紀錄片作品,包括《天堂》、《麵包的來的日子》、《雜耍家族》與《黑暗之中》四部紀錄短片作品,四部電影均以不同的形式和焦點,鏡頭對焦著社會的低下階層,完成了《黑》片之後,2008年,Sergey Dvortsevoy執導首部劇情長片《大》片,並於康城影展奪得一種關注單元最佳電影獎。

相隔十年,Sergey Dvortsevoy執導的《小》片,從這位由吉爾吉斯逃到莫斯科打工生活的Ayka作為故事的主軸,她心想以為離開家鄉,走到城市生活後,一切就會變得美好,可是,她卻不幸地懷孕誕下嬰兒,同時遇到金錢、居住與工作等問題,令她一直處於無助的狀態。她每天都是活在壓抑的生活裡,一直地逃避,令她感到十分疲累,對眼前的生活只感無奈,最終找不到自己的方向,究竟她的「目的地」是那裡呢?

Sergey Dvortsevoy的兩部劇情長片,焦點十分清晰,寫實地捕捉低下階層人民面對的無形壓迫和沉重傷痛。電影的第一場,第一個鏡頭捕捉被送到病房的初生嬰兒,他們不停的哇哇痛哭,小生命的誕生,理應開心;然而,劇情並沒有交代嬰兒的父親是誰,Ayka則把嬰兒遺棄在醫院後便逃走,為了糊口而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但偏偏她的工作地方便是屠宰場,一生一死,Sergey Dvortsevoy的第一場就營造了兩種不同的生命對比,開心與痛心就是只差一線。

接著的故事劇情,主要是對焦著Ayka一直地在寒冷的大街小巷上奔跑逃避,她遺棄自己的骨肉,把自己匿藏著,為了金錢的債務逃走,Sergey Dvortsevoy透過她的逃走,暗喻她在逃避現實的殘酷無情,縱使走到憧憬的社會生活,最後換來的是沉重的傷痛,找不到自己的目標和方向。直到最後,她作出一個決定,希望把債務清還,以為可以解決眼前的一切痛苦,可是,當她走到醫院把嬰兒帶走之時,聽到嬰兒的哭泣聲,心慌意亂,抱著嬰兒該逃走。究竟,她要走到那裡去呢……

電影一直沉澱著一份沉重陰霾的氛圍,下著大雪的白天,帶點灰暗的色調,對照著Ayka的沉鬱心境,分娩受傷的她一直忍忍作痛,為了在困境中生存,她只好向著前方走下去。後來,她巧合地逃到一間獸醫診所躲避,遇到一名女工,她把自己的兒子匿藏在休息室裡照顧,Ayka這刻才知道不少來逃到莫斯科的人,同樣地受到生活的困境,暗喻非法移民的背後辛酸。

Sergey Dvortsevoy在電影裡利用手持鏡頭拍攝,展現著寫實的影像,令人歎為觀止,鏡頭下捕捉的不只是女主角如何面對生活的困難,還有現實社會所帶來的沉重無助,痛苦的承受,生活的艱辛。層層推進的敘事,環環相扣的劇情張力,展現出喘不過氣來的觀感,加上多場的四面踫壁的畫面,營造著無形的壓迫感,突顯出導演的個人風格和色彩。

無何否認,電影的女主角Samal Yeslyamova在片中的演出十分精湛,她演活了這位「平凡」的女子Ayka,她的演繹牽動著整部電影的動力,其表情亦能展現著她的角色神髓,目不暇給的演出,發揮得淋漓盡致。

《小》片是一部導演與演員表現俱佳的作品,導演Sergey Dvortsevoy透過平實冷峻的影像,反映著現實社會的無情,細緻地捕捉著女主角Samal Yeslyamova的神情,相輔相成,流露著她面對的抑壓和疾痛,道盡今天的社會現象,猶如把觀眾帶進現實的殘酷,感受著這份無聲的痛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