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上的兄妹 — 為了生活而棄守道德

日期:2019年7月13日
地點:光點華山電影館1廳

生活在今天充滿壓迫的社會裡,每天要面對現實的艱難和殘酷,為了維持生計,各自會以不同的方式,延續自己的每一天生活,然而,這是誰把生活變成這樣的呢?是日觀看這部由日本導演片山慎三編導的電影,藉著一對身體障礙,失去家庭溫暖的兄妹,他們如何面對在這寧靜的海角,過著毀爛的生活。《海角上的兄妹》從社會的低下階層視點,寫實地探討生活的困境,導演與演員的表現為電影生色不少。

《海》片故事講述在日本的海港小鎮裡,腿瘸的良夫與患上自閉症的妹妹真理子,活在破屋裡相依為命,良夫不幸被受裁員,兄妹二人陷入經濟的困難。一天,真理子突然失蹤,良夫花了很久時間才找到她,然而,他卻發現真理子對性愛產生好奇,為了賺錢,良夫決定把真理子當成「產品」賣淫,縱使良夫感到罪惡感,但卻不解真理子對性愛的享受和愉快……

《海》片導演片山慎三曾經與日本導演山下敦弘與南韓導演奉俊昊合作,當他們電影的助理導演,此片是他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作品。電影以被鎖在家裡的真理子失蹤作開端,良夫慌張地找當警察的朋友阿肇幫忙找她的下落,後來終於找到了真理子的消息。然而,良夫卻發現真理子失蹤期間,跟別人發生過性關係,但是真理子並沒有因此而感到傷痛,反而是有點「樂在其中」的感覺……

隨著電影的故事發展,良夫帶著真理子去不同的地方賣淫,他們的生活亦因真理子的付出而變得安穩,良夫心裡縱使一直感到內疚,但是為了糊口,他們只能一直地這樣生存下去。只是,良夫偏偏想不到的,就是真理子並沒有對性愛抗拒,甚至乎投入與享受於性與愛的過程之中,令她難以抽離。電影中良夫與真理子自母親早已因病去世後便相依為命,故事中並沒有對於母親作任何的篇幅描寫,只是從他們兒時跟母親的合照,她的離開令良夫與真理子的生活產生變化,良夫看到他們三人的舊日合照,傷心欲絕的不忍再看,暗喻他因當前的生活而不能面對母親與真理子,相反地,真理子看著合照時,輕輕的微笑,因為她心裡並沒有複雜的心境,單純的渡過每一天。

片山慎三透過電影的支節,側寫著日本社會的都市景況,良夫與真理子居住在惡劣的環境,喪妻的老翁、侏儒、以及高中學生等嫖客的出現,學生在校園被受欺凌,女性為求生活而賣身,甚至女性在日本這男主外女主內的權利和地位。片山慎三以細膩的觀點角度,觀察社會低下階層的無助,他們只能一直的往下流,被現實折磨,反映現今日本社會的生活困境。

無疑,觀看電影之時,總是有一種既愛又恨的觀感,對於電影中描寫對女性的侮辱和階級,一直處於很不安的感覺,加上電影中的那份陰沉的調子,這份調子幾乎從頭帶到尾,大概就是片山慎三的這份寫實詮釋,突顯出電影的質感,呈現出他的個人獨特風格。電影是很大膽嗎?其實也並不算是,不過大量的性愛與全裸場面,既是為電影添上噱頭,亦增添著女主角的人物性格刻畫,對應著故事的主題。

電影的開始和收筆以首尾呼應處理,影片開結從良夫發現真理子失蹤,他緊張地從家跑到出外,打電話給阿肇求助,一直地尋找真理子的下落,最後卻從一名男子中把她帶回家;影片的末段,電影彷似是回到最初,真理子再次失蹤,但是這次她沒有被其他人救回來,反而是站在海邊,跟良夫二人的對望,這刻她心裡在想的是什麼呢?是她之後面對的生活?還是不懂面對她的將來呢?真理子的生命裡彷彿找到了一道光彩,也讓觀眾反思如何面對眼前的生活。

片中的兩位主要的演員,分別是演出兄長良夫的松浦祐也,以及演出妹妹真理子的和田光沙,在片中均有不俗與驚喜的演出,尤其是女主角和田光沙,她在片中演活了真理子的性格,展現出角色的神髓,神情與動作均演得收放自如,渾然天成的演繹,刮目相看。

片山慎三利用沉鬱的格調,詮釋著一部探討今天日本低下階層生活的困境,《海》片並不是一部易於入口的電影,劇情裡所涉及的道德棄守問題,會有一種坐立不安的觀感,但是,導演就是想透過這種方式,呈現出現實的殘酷之餘,亦能夠從這沉重的生活裡,找到了一絲的希望,。首次執導長篇電影的片山慎三,從電影裡表現出成熟流暢的執導技巧,和田光沙在片中的大膽演出,既是震撼亦是自如,為影片錦上添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