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死了一隻羊 — 現實與夢境的命運交織

日期:2019年6月20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4院

對於西藏電影的認識的確不多,就算是從電影節中,也不是有很多的機會觀看過以西藏為題材的電影,更何況是由西藏導演執導的電影,大概至今最為人認識的藏族導演,就只有萬瑪才旦。是夜觀看這部由萬瑪才旦執導的最新作品,由王家衞擔任監製,改編自次仁羅布的短篇小說與他本人的短篇作品,以一隻被撞死的羊,道出報仇與救贖。《撞死了一隻羊》遊走在孤獨的路途上,兩名同名男人的命運交織,融入在現實與夢境之中,編寫了一段人生的寓意。

《撞》片故事講述在一條橫穿西藏荒涼平原的孤立的道路上,有一輛滿載貨物的車駛過,司機重覆地聽著同一首歌曲,突然,他撞倒了一頭羊,這頭曲也奄奄一息,他便帶著這頭羊,繼續他的行程。席間,他遇到在路上行走的年青人,這位司機便好心帶著他一起走,這位司機得知這位年青人是要準備去為父親報仇,無獨有偶,這位司機與年青人的名字,同樣是叫金巴。當司機金巴到達目的地後,他一直記著年青人金巴,於是,金巴便駕車著車去尋找這位年青人……

藏族導演萬瑪才旦,2002年執導的短篇電影作品《靜靜的嘛呢石》,於2006年改編成長篇電影,更榮獲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與長春電影節的評委會特別獎。2007年執導的《尋找美更登》,於上海國際電影節獲得金爵獎評委會大獎,以及曼谷電影節的評審團特別獎。2008年執導非藏族題材電影《喇叭褲飄蕩在一九八三》,2010年執導的《老狗》則榮獲東京FILMeX電影節評審團大獎 ,2014年執導的《五彩神箭》榮獲上海國際電影節最佳攝影,前作《塔洛》是首部以黑白影像拍攝的藏則於金馬影展中榮獲最佳改編劇本。

《撞》片是萬瑪才旦去年執導的第七部劇情長片,電影以兩個短篇小說改編而成,其中一部是由萬瑪才旦個人編寫的同名短篇小說「撞死了一隻羊」,電影開始之時,鏡頭捕捉著一條萬里無人的道路,一輛車就輕輕地駛過,駕駛著車的金巴一直聽到錄音帶,哼著歌曲,突然之間,就把一頭不是從那裡來的羊撞倒,他看到後便把這頭羊放左車上,繼續他的行程。後來,金巴遇到了正在尋找殺父仇人的金巴,二人就彷彿走上一段不同命運的道路上,但卻連繫在一起。

《撞》片跟萬瑪才旦過往執導的電影總是有點不同,影片並不是萬瑪才旦舊日電影的平實敘事形式,整部作品具有很強烈的影像色調,充滿虛幻,抽離現實。萬瑪才旦透過兩個短篇故事的結構,利用公路電影的形式連貫而成,從撞死一頭羊後到載上尋找殺父仇人的年輕人,超度與報仇的衝突,現實和夢境的矛盾,瀰漫著一種生命輪迴之道。其實,觀看電影的的過程期間,腦海裡突然勾起了奇斯洛夫斯基的《兩生花》,雖然不是相同樣子的男人,但是相同的名字,走上同一條的道路上,卻是有點相近(或者是想多了)。

或許是因為王家衛擔任監製的關係,《撞》片就自然地看到一點王家衛電影的影子,至少「張叔平」的名字就在剪接指導中出現,這就已經把此片跟王家衛的電影拉上了一點的關係吧。無疑,電影的影像與剪接確是有點刻意性,這種觀感在過往萬瑪才旦的電影中,似乎未有看見過,尤其是要把電影充滿夢幻的感覺,在影像上是放入不少的元素,呈現出虛幻的效果,在觀看過他的電影中,該是第一次看到(有誤請更正)。

片中道出了兩種不同的救贖和解脫,金巴為被他誤撞死的羊,送到廟宇超度,諷刺的是,把這頭廟宇這法門之地,豈能有被殺生的動物存在呢?在金巴的心裡,一直耿耿於懷,誤把羊撞死,只是希望讓牠一路好走。另一個解脫,是殺手金巴尋找殺父仇人,一解他內心的鬱結。司機金巴之後一直沒有再見過殺手金巴,只是從食堂的老闆娘等人的轉述,才得知他的存在。徘徊在真實與夢境之間,司機金巴彷彿是在遊走了兩個不同的空間裡,然而一直戴著墨鏡的他,最後把眼鏡除下,輕輕的笑著離開,是他已經得到解脫吧。

「如果我告訴你我的夢,也許你會遺忘它,如果我讓你進入我的夢,那也會成為你的夢。」《撞》片開始時出現了這句藏族的諺語,貫穿了整部電影的脈絡,比喻著電影中的金巴,一直的在被夢境牽引著,直到最後的一刻,是離開了夢境,還是仍彌留在夢境中呢?萬瑪才旦以這虛幻的手法,呈現出他那獨特的個人風格,透過可可西里的天然景象,展現出不少的電影符號,暗示著不少的寓意。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