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野仙師:熊谷守一 — 世事本來無一物

日期:2019年1月19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1院

生活在今天那急速步伐的都市,我們所走的每一步,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像是在跟時間一起競賽,似乎很難享受慢活的生存之道,慢慢地觀察身邊的事物,感受大自然環境的寧靜。曾執導《Band友愛回家》的日本導演沖田修一,他最新執導的電影作品,以一位家不出門接近三十年的日本國寶級藝術家熊谷守一,從他與妻子的生活裡,感受著大自然的環境,享受每一分秒的生活空間。《綠野仙師:熊谷守一》活在大自然和寧靜的家園,返璞歸真,觀察大自然生生不息的生物百態,啟發著他的創作和人生的哲理。

《綠》片故事講述九十三歲的畫師熊谷守一,接近三十年沒有踏出家門,他與妻子秀子一起過著平淡神隱的生活,然而每天有不少慕名而來的人拜訪他,希望得到他的作品。這天,熊谷守一與秀子如常在家裡過著閒情的生活,他走到家中的池塘,聚精會神地看著水裡的魚,臥在方寸的庭園上,看著螞蟻們的足跡,同時也要應付到來的訪客,活得繽紛燦爛。

生於日本愛知縣的沖田修一,他執導過多部短篇作品、電視作品與音樂錄影帶作品,2006年開始自編自導長篇電影作品,當中包括2009年的《南極料理人》、2012年的《啄木鳥與雨》、2013年執導改編自吉田修一小說作品的《那年遇上世之介》,以及2016年執導的《BAND》片等等。

《綠》片的故事背景發生在1970年的日本,那時日本已是經濟強國,不斷地發展,那時正是熊谷守一的晚年時期,九十餘的他每天的生活依然自在。沖田修一則透過他與妻子於一天生活的瑣事作為電影的骨幹,在這一天裡,不同的人物周旋在熊谷守一的身邊,他們的出現似乎是在影響到熊谷守一的生活規律,但是從他的角度裡,似是讓他的生活添了多一點的色彩。

電影開始的時候,便從熊谷守一與秀子二人的生活片段,刻畫著他們二人的簡樸生活,在家不離三十年的他,嚮往在自己的家園中生活,每天他都會在座園裡的不同角落中遊走,探索著大自然的萬物,每天在感受著大自然的觀察,看著螞蟻的走動,看著魚在水裡游動,也會領悟到一點的哲理,啟發了熊谷守一的作品。與此同時,電影裡也不乏描寫熊谷守一的個性,當中講述國家要頒發文化勳章給他的情節,他卻以「未對國家做出什麼貢獻」而拒絕,眾人啞口無言之時,他卻覺得不是什麼的一回事,他只是拿著筆創作的平凡人。

片中有不少的篇幅,描寫著熊谷守一的妻子秀子,電影裡的她一直陪伴著熊谷守一生活,每天為他煮飯,安排客人拜訪他的時間,閒時跟他捉棋。他們二人生活簡樸自然,從他們的生活細節裡,明白到人生不是為了贏輸而生活,活在當下,隨遇而安,他們對生命亦有不同的態度,「世事本來無一物」,他們的人生就是如此的樸素,真情細緻的流露。

「無一物」是熊谷守一自言很喜歡的三個字,當旅館老闆帶著昂貴的木板,走到熊谷守一家拜訪時,希望他能夠在木板上寫下旅館名字「雲水館」的時候,然而… 熊谷守一就寫下了這三個字。當時,旅館老闆對於熊谷守一寫這三字時,未能明白當中的含意及其價值,但當他聽到其他人叫他把旅館名字改成「無一物」時,大概他就明白到其價值不只是熊谷守一的手筆,而是這三字對於熊谷守一的背後意義。

熊谷守一家旁的地方已逐一被重建,但是他仍然死守保護家園,這天,其實一個地盤的承辦商帶著「判頭」一起到他家討論重建發展的事宜,當然最後被摸門釘,然而,這位「判頭」原來是早已希望拜訪熊谷守一,他帶著兒子的畫給他評價,熊谷守一看了一會後便說,「畫不好,但也是畫。」這位「判頭」的兒子所畫的圖畫,天真無邪,自由創作,沒有雜念,雖然在熊谷守一眼中並不算是很好的作品,但這也是一幅完整的作品,是一個藝術的創作。

片中分別演出熊谷守一的山崎努與秀子的樹木希林,他們在片中分別能夠演活了兩個角色的個性,演出發揮生動自如,充分地表現著角色的神韻,加上一點的幽默互動,彼此的你一言我一語,增添了電影的趣味性。

片末,熊谷守一靜坐在家中庭園的其中一個角落,鳥瞰的鏡頭慢慢的追溯著他的蹤影,看著這位「老頑童」,難免也會。《熊》片就是一部很簡潔樸實的電影,沖田修一透過大自然的景像,映照著熊谷守一的個性,他的生活態度,與妻子二人之間的相處,老夫老妻,其實是跟我們十分親近。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