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澡堂 — 窩心溫暖的親情物語

日期:2016年12月3日
地點:The GRAND 9院

澡堂 - 即是日本的公共浴室,舊日很多日本家庭都會到街上的澡堂洗澡,一起是日本的文化之一,隨著家中浴室開始普及,澡堂的數量漸漸下落。是日觀看的這部由《幫老爸拍張照》導演中野量太執導的新作,以澡堂作為故事的背景,以一個關於家庭與死亡素材為骨幹,譜出了一段溫暖窩心的電影。《幸福澡堂》細膩地描寫著家庭之間的感情和團結,探討如何面對生死,宮澤理惠的演譯入木三分,真摯感人的劇情,眼淚也自然地流下來。

《幸》故事講述正在踏入青春期的幸野安澄,她的父親幸野一浩突然無聲無色地失蹤,自此,安澄跟隨母親幸野雙葉一起生活,而他們一家本來打理的澡堂,就因為一浩失蹤而暫停營業,雙葉為了與安澄的生計便出外打工。一天,雙葉工作時突然暈到,診症後她發現自己患上了絕症,這刻她心裡就是在想著安澄,後來,雙葉終於找到一浩,更發現他帶著跟外遇的女兒鮎子,雙葉把他們帶回家,更決定重開澡堂。日子天天如常,但雙葉的病情漸漸惡化,雙葉能否逃過重病的厄運,與家人一起生活……

日本導演中野量太出身於日本京都,於2006年至2009年這三年期間,中野量太主要是執導短篇作品,直到2013年,他執導了首部劇情長篇作品,由渡邊真起子主演的《幫》片,故事藉著與母親相依為命的一對女兒,收到父親病危的消息,母親交代探望他並拍下照片,兩姊妹在這段的路程中,領會了人生的體驗,如何懂得體會生命的真諦。

《幸》片是中野量太執導的作品中,第一部商業製作的電影,故事則再次以家庭與死亡為素材,從安澄這位正踏入青春期的女孩作為故事的開端,因為受到同學們的排擠,而不願意上學,因為丈夫一浩突然失蹤而要兼顧父母兩職的雙葉,除了打工為求生計外,更一直鼓勵安澄要懂得積極面對不同的問題,而雙葉亦一直不甘心一浩的失蹤而追尋他的下落。一浩後來得到雙葉的原諒,他帶著跟外遇的女兒回到家中,再次投入這個家庭的生活-直到雙葉發現患上絕症的這刻……

影片以澡堂作為故事的主要背景,澡堂容納著很多不同的人,他們聚在一起浸浴,縱使你我互不相識,但是這份感覺就如家庭成員般聚在一起,浸著浴聊聊天,感覺親切溫暖。中野量太這次把視線再次放在家庭的素材上,探討著生命的可貴,家庭與朋友之間互相的扶持與愛護。片中流露著一份溫情的感覺,沒有對於別人的憎恨,接受別人的錯誤而包容他們,接受現實而勇於面對克服困難,所有人一起的努力,讓他們每天愉快的生活,笑著面對人生。

中野量太再次把家庭之間的愛與淚寫進他的故事中,她編寫的劇本簡潔細膩,整個故事結構工整流暢,以一個簡單的家庭,從破碎中再次縫合,四人之間的親情建立,譜出了一段感人的親情故事。影片雖然有不少提及關於死亡的痛惜,但導演於片中卻放入一些幽默的元素,讓影片的調子控制得輕鬆,帶著笑中有淚的氣氛,把觀眾的觀影情緒調節起來,不會帶來傷感的心情離開。

電影中演員的演出各具水準,當中不得不提演雙葉的宮澤里惠,她演這位母親的角色,性格隨和,為了家庭而努力工作,不辭勞苦,把這角色演得入木三分,而亦因為她的演譯亦被感動,後段她臥在床上的一場戲,自然流露著傷感不捨,作為觀眾的也會感動得哭起來。演父親一浩的小田切讓,他在片中表現恰好,帶著一點幽默感,可是發揮機會不夠多。而演女兒安澄的杉咲花,她於片中角色較為內歛,她能夠演譯著角色的那份無助,而共中一場在課室內的情節,有點意想不到的演出,而後段跟宮澤里惠多場的同場演出亦不欺場,有喜出望外的表現。而片中演小女孩鮎子的伊東蒼,她把角色的沉鬱演得收放自如,表現亦十分自然。

影片彌漫著一份動人窩心的感覺,流露著很親切的感情,片中的雙葉以笑容掩飾著她一直面對的沉重,但她仍是要勇於面對不同的困難,積極面對人生。中野量太以澡堂比喻成家庭,在這互不相識的小小空間,短短的時間大家聚在一起,度過著愉快的一刻-一家笑口融洽生活,了解大家的喜與悲,互相溝通與扶持,一起面對逆境,在這幸福和諧的家庭中,感覺窩心真摯的親情物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