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海還深 — 是枝裕和的淡然情感

日期:2016年7月2日
地點:新光影城2廳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早期在電視台拍攝過不少的紀錄片,題材著重於日本社會的關懷,探討家庭和人文主義,1995年執導首部執導長片《幻之光》,之後便開始執導電影作品,但當中亦不乏紀錄片的拍攝,而他的電影不少是以家庭作為素材。繼去年改編吉田秋生漫畫作品《海街女孩日記》後,是枝裕和的最新作品跟阿部寬,樹木希林,Lily Franky及真木陽子再次的合作,令這部作品增添了一份親切感。《比海還深》電影延續著一段家庭之間的情愫,刻劃著真摰的溫情,是枝裕和的淡然情感細膩流露。

《比》片故事講述曾經奪得文學獎的篠田良多,陷入了創作危機,終日沉迷賭博,家姐千奈津瞧不起他,早已跟妻子響子離婚,兒子真悟跟隨響子生活,良多近年於偵探社兼職工作,以幫補生計之餘,也在自欺是為新作找靈感。居住在公屋的母親一直為兒子的煩惱而傷感,但是最令良多安慰的,就是能夠每個月可以跟真吾會面,良多希望跟響子重修關係,可是響子早已有新男友,令良子感到無奈。父子見面的這一天,良多帶真吾回到母親的家,打算藉此機會跟響子破鏡重圓,響子來到後,颱風刮起來,他們四人同一屋簷下,關係能夠修補嗎?

是枝裕和的電影作品中,最深印象的大概會是《下一站,天國》,影片以一個虛構的天國場景,當人去世後便在這兒等候,接著使者為死者引導而尋找美好的回憶,第七天便帶著回憶上路,是枝裕和以平實的拍攝手法,展現著片中抽離的意境。接著的部份創作都集中探討家庭問題,如《誰知赤子心》的獨居兒童,《橫山家之味》中父子之間的溝通,或是《奇跡》兄弟因父母離異而重新建立彼此之情-是枝裕和以不同角度的描寫,以幽默的對白,刻劃著他對家庭與人生的悲傷。

《比》片是是枝裕和再次探討家庭與人生的作品,影片從良多的角色開始描寫,帶出了他本來是一位文學獎的得主,是他母親的一份光榮,但是回到家後卻被家姐嘮叨,沉迷賭博而失去理智,令他的生活感到無助。接著故事描繪著良多與他的母親,以及他跟響子及真悟三人之間的家庭關係,然而,就在一場颱風來驅之下,令他們四人聚在一起,他們卻打破沉默,在風雨中把自己的感受訴說出來。

觀看著《比》片之時,一直都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總是有點回想起《橫》片的感覺,除了影片母子的角色同樣是由阿部寬與樹木希林演出之外,在片中有部份細節,還有影像畫面的設定,當中的一些背影的捕捉,很有《橫》片的影子。電影一如是枝裕和過往作品的風格,平實的拍攝手法,細緻地刻劃著家庭之間的釋懷,人生的思考和探討,在這段短暫的時光,描寫著這一個寫實的生活寫照。

在是枝裕和的電影中,「良多」這名字於他的電影中出現過三次,同樣都是父親的角色,包括《橫》片,《誰掉換了我的父親》,以發《比》片,阿部寬演了這角色兩次,另一次則是福山雅治。是枝裕和起用這個名字,除了是懶於將角色取名以外,另一角度外,其實是他想藉不同角色的設定,描繪出不同父親的性格,在這個社會中有不少階層的家庭,既是完整或是離異,活在不同的空間裡,父親的角色就是要照顧自己的家庭,擔起了這個責任,讓家人過著美滿的生活-這該是同為父親身份的是枝裕和個人寫照吧。

電影劇本與剪接的部份均由是枝裕和一人負責,影片的淡然氛圍貫徹了他過往作品的風格,劇本工整流暢,角色的描寫恰好,對白的幽默諷刺,展現著是枝裕和的電影特色。片中從良多的不同身份,面對著兒子與母親,對真悟的惦念,對母親的默然無聲,描繪著不同的情感。影片其中的一場,講述在颱風的晚上。良子的母親與響子看著良子與真悟藏匿在公園,她們二人在家中窗邊看著「兒子」的情景,彼此對兒子的關心,以平實手法描寫著對兒子的關懷對照,這一場戲留下深刻印象。

是枝裕和電影中的演員總是這麼好多,這次再次找來《橫》片中演母子角色的阿部寬與樹木希林合作,他們二人的演出均細膩動容,阿部寬於片中收起過笑容,角色較沉實內斂,樹木希林於片中有不少生動活潑的演出,對白幽默諷刺,性格寬容,兩者之間產生著角色的性格對比,兩者演出亦很有發揮空間。而演響子的真木陽子於片中戲份不多,角色設定鮮明,演出較為恰好,只是發揮不算很多。是枝裕和的每一部作品都會起用新小演員演出,這次選來首次電影參演的吉澤太陽演真悟角色,表現自然。而片中不乏其他演出精彩的演員,包括影片開首出場的小林聰美,演出母親老師的橋爪功,良多的上司Lily Franky與拍檔池松壯亮,雖然戲份不多但表現恰如其分,是影片的亮點。

觀看是枝裕和的電影就是有一種教人舒服的感覺,淡然的影像呈現著影片的情感,題材上一直在探討著家庭與人生的缺陷,對照著現今社會的狀況。《比》片名是源自於鄧麗君的一首日文歌曲「別離的預感」,這首歌曲也在片中出現,歌曲也在呼應著男主角的潦倒生活處境,理想離自己很遠,電影中的良多就是失去了夢想的那個自己,跟兒子相見成係了他的夢想,為自己的生活添上了一點的光彩。

One thought on “比海還深 — 是枝裕和的淡然情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