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 — 賈樟柯獨特純粹的首作

日期:2022年6月8日
地點:M+戲院 1院

被譽為中國第六代導演之一的賈樟柯,無論是他的劇情電影,或是紀錄片作商業,均是呈現出中國的寫實現象,其電影的題材,瞄準社會變遷下城市裡的弱勢群體,以及年輕人次文化,亦因為這樣,賈樟柯的電影大部份都未能於中國正式公映,包括他首部自編自導的劇情長片,今天於銀幕再看此片,總是令人回味無窮。《小武》充滿寫實紀錄的故事架構,透過小人物的人生,展開賈樟柯電影的個人特色與風格。

《小》片故事講述發生在1997 年,山西的汾陽,自稱是一名「幹手藝活」的小偷小武,沉默寡言,時常於汾湯街角留連。跟小武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們,都已經「金盆洗手」,開始從商,可是卻只有他一人仍然遊手好閒。一天,他於歌廳認識了女子梅梅,二人情投意合,小武一心希望在他的生活裡,因為好的出現,能夠添上一點色彩之時,可是,梅梅突然失蹤。面對朋友和家人的離棄,格格不入的環境,無形之中,小武只能回去當一位「邊緣人」…

就如觀感的首段所說,於銀幕上再次觀賞《小》片,確實令人回味無窮,影片是賈樟柯讀書時期的畢業作品,跟接著執導的《站台》和《任消遙》合稱為「故鄉三部曲」。從電影的創作與執導的技巧,《小》片早已豎立了賈樟柯的個人風格,透過16米厘的影像,非職業演員的演出,簡潔的故事舖陳,呈現出電影的真實感。

影片的開端,鏡頭捕捉的並不是小武本人,而是一群正在等候公車的人,賈樟柯透過這簡潔的影像,呈現出汾陽市民的寫實,同時也突顯出《小》片的主題。接著,正在等候著公車前往市區的小武於銀幕上出現,點起了一根煙,穿上西裝,戴上黑框眼鏡的他,卻是一位其貌不揚的小偷。他回到汾陽市,遊走大街小巷,尋找他的朋友們之時,才發現朋友準備結婚,而他卻矇在鼓裏,渾然不知,令他感到自己彷如陌路人,反思自己的存在價值何在。

後來,梅梅的出現,讓他似是感到多一點的自信,一部傳呼機,一隻戒婚,他們二人的關係漸漸拉近,然而,他的付出,換來是她的離開,奪去了他的感情,放下了他的誠意,這就仿似是小武的小偷身份,他偷走了別人的重要東西,但也被奪去了他的一切。小武設定為一名小偷的角色,被朋友、家庭、愛情冷漠,這既是能夠反映汾陽市的社會現象低下階層小人物的描繪,同時也可以透過他跟其他人物的反差,營造強烈的對比。

貫徹賈樟柯的電影格局,影片不乏香港的元素,最為明顯的部份,就是電影的背景設定為1997年,香港回歸的一年,電視上的畫面播放著回歸活動的片段,百感交集。此外,吳宇森電影《喋血雙雄》的普通話對白,王菲的「天空」、葉蒨文的「淺醉一生」,貼在梅梅房間裡的溫碧霞海報,熟悉的元素,讓香港的觀眾更具有親切感。

《小》片的故事結構簡約平實,沒有高潮與起伏,平舖直敘的故事舖陳,粗糙微粒和偏紅的畫面,人物的寫實描寫,16米厘的影像框架,展現著影片的真實感。賈樟柯的執導技巧,於此片就已經展現出其成熟表現,剪接的精準,攝影余力為的合作,已見互相之間的默契。片末的收筆,鏡頭從被鎖扣著的小武,推進至圍觀的汾陽市民,簡單的影像捕捉,帶出對人民的關懷,寫下了城市裡小人物的悲歌。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