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口の二人 — 赤裸背後的感情思索

日期:2020年5月13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6院

自從2011年的「3.11大地震」事件過後,不少日本導演都會透過其執導的電影作品,從劇情裡加入對於311地震事件後,日本面對的不同面貌與改變,通過這種形式,對事件的反思和惦念。是夜觀看這部改編自白石一文小說作品,荒井晴彥執導的電影作品,就以一對舊情人的重逢,對性與愛的摸索,寫下今天日本社會人與人之間的迷失。《火口の二人》在世界末日將至時,二人的感情重燃,活在當下,寫下彼此心境的空虛與寂寞。

《火》片故事講述離開家鄉生活的賢治,一天收到父親的電話,得悉他的舊情人直子準備要結婚,著他回家參加她的婚禮。一天,賢治與直子相見,這一對在曾經愛得轟烈的男女,現在仿似陌路人般,然而,一本曾經記下他們曾經相愛的寫真,一絲不掛的相片,讓他們埋藏內心的愛與慾再次燃起。但是,這段重燃的關係,只能維持到直子的未婚夫工作後回家的一天,賢治與直子把握當下的時間,重拾青年時期的激情。

第一次觀看《火》片是去年的十月,於日本的電影旬報電影院觀看此片,無可否認,當時是因為被片中的劇照吸引著,就算知道電影並沒有附加任何字幕,都希望可以把握機會走到戲院一看,就算不懂故事內容,也希望可以透過影像,能夠猜想到劇情。觀影過後,的確是意想不到電影上的影像如此激烈,但是,卻真的完全看不懂影片的內容,甚至看畢後對賢治與直子二人的關係感到模糊,一直都希望可以看到有中文字幕的版本,能夠對此片的故事有更深的了解。

相隔半年多後,終於可以看到附上中文字幕的《火》片,亦解開了這多個月來對於此片的問號,明白了電影對白上的箇中含意。故事設定在311地震事件後的某一天,賢治與直子這對曾經相愛的男女,一位曾經離婚,一位準備結婚,兩位都是經歷著愛情的不同過程,然而在直子結婚的前夕,他們二人的感情,彷如蠟燭般再次點起,讓埋藏在內心的性愛慾望燃點起來,維持到直子的未婚夫回來。過去的一段感情,他們形容為猶如火山爆發般的激烈,相簿上那黑白相片,肉體上的接觸,感受到彼此的感情和愉悅。

無疑,影片中的「性愛」場面,的確是為電影帶來目不暇給的觀影經驗,多場的性愛場面,亦成為了電影的噱頭,然而,在影像的背後,其實也道出了不少關於性與愛之間的探索,從311地震後,日本人面對的那份傷痛,難以痊癒,只能埋藏在心坎裡。直子跟賢治說:「只要今晚就好,讓我們回到過去好嗎?」直子在結婚的前夕,希望跟賢治重拾肉體的回憶與快樂,賢治一直地迴避,但其實是不想再被這份感情困著,但二人心裡的情感隨之爆發,直到面對「世界末日」的一刻,感情能夠繼續下去嗎?

片中的賢治曾經有過一段婚姻,但是離婚後一直失業,四年來獨自過著糜爛的生活,一位十分失敗的男性。這是近年於日本電影中,典型的男角設定,諷刺近年日本男性在現實社會的地位,已經不再是昔日的「大男人」主義,社會的變遷,反映著男女地位尊嚴轉變。直子在片中既是即將嫁給保衞隊的成員,將會過著安穩的生活,但是她卻仍留戀於跟賢治的愛和性,回到賢治的身邊,滿足她對性的慾望,彌補心裡的孤獨與寂寞。

整部作品的鏡頭,捕捉著賢治與直子二人,直子的未婚夫一直只是從他們的對話中出現,並沒有真正的出現過,賢治跟父親之間的對話,亦只是透過電話交談。這樣的設計,顯出了兩位主角跟其他「人物」之間的疏離,展現出賢治與直子的空虛心境,這能呼應了「火口」的意思,火山處於寂靜的空間,無聲無息的突然爆發,暗喻二人之間的感情。《火》片作出了一個假設,日本富士山將會發生大爆發,引致日本面臨嚴重的大災難,這倒是對311事件後的人民面對的傷痛,同時也是寫下賢治與直子的感情,從寂靜(或寂寞)後的復燃,掩蓋內心的恐懼與虛空。

柄本佑與瀧內公美在片中的演出均為突出,多場的性愛場口表現自然,二人於中擦出不少的火花,柄本佑演活了今天日本社會男性的失敗與無助,整體演出比較外露,表現準繩。不過,瀧內公美的演出就更為突出,她那內心的演繹,表現著角色內的層次,更多的發揮演出。電影中最為有趣的,就是片中賢治的父親,找來現實中柄本佑的父親柄本明聲演,戲內戲外的父子關係,效果巧妙。

失望、慾望、激情、坦承,《火》片貫穿了兩位主角的內心,導演荒井晴彥細膩地刻畫著人性面對孤獨與徬徨,二人愛情的始與終,兩情相悅,回看舊日那張火山口的海報,末日將至,把握當下,再次去愛,追尋舊日的刺激和渴望,彌補今天彼此之間的心境空乏。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