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痛斷捨離 — 物品輕易地丟掉,感情回憶卻難以忘掉

日期:2020年3月18日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MOViEMAXX院

當家中積聚太多物件的時候,總是希望抽出時間,把已經沒用的東西棄掉,有些是記下兒時的回憶,有些卻勾起舊日逝去的感情,對於這些物件丟棄與否,總會站在人生交叉點上,應否把物件「斷捨離」呢?《戀愛病發》泰國導演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最新執導的作品,延續過往電影的格調,從生活裡探索今天男女之間的都市愛情,也在思考著應否對逝去的感情「斷捨離」呢?《無痛斷捨離》面對著丟棄的物件,勾起舊日感情的回憶,伸延著對愛情的探討,對生活與生命的反思。

《無》片故事講述剛找到新工作的阿靜,為了方便新的工作,決定把自己與哥哥及母親同住的住家,裝修成自己的工作室,方便將來的工作。然而,家裡的雜物堆積如山,為了準備裝修的安排,阿靜決定要把屋企進行一次「斷捨離」,將不要的物品丟棄。當阿靜正在執拾東西的過程,卻尋回不少舊日的回憶,但她也狠心的抹走,除了放著菲林與相機的布袋,這… 原來是屬於她前男友,三年沒有再見過的阿安,於是,她決定物歸原主,可是,當他們二人再次相見後,二人之間的感情,從斷捨離漸漸似是重拾起來……

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過往執導的電影,總是會帶來一份平實的感覺,影像給予一種獨特的個人風格,寫實自然,從他編寫劇本的《下一站說愛你》、首部劇情長片《愛情悄悄來了》、《瑪莉瑪莉我好開心》、《戀》片與前作《哪一天我們會死》等等,均是瀰漫著一份淡然的氛圍,輕描淡寫簡約細膩的情感,絲絲入扣。

一次的斷捨離,把眼前的物品丟棄,看似是為了把屋裡沒用的東西清掉,但其實骨子裡,這是一段回憶的整理,掀起了她的心理變化,以及舊日的情感,然而,這段感情是應該要保留?還是要抹掉呢?小靜是一位很自我的女子,她做什麼事情都是由她的角度出發,無論是把住家變成自己的工作室,還是把家中的物品丟棄,甚至跟前男友阿安之間的感情無疾而終,都是由她來決定。

故事從六個部份,道出了面對斷捨離的不同心態轉變,既是要面對目標,不能回眸過去,同時也不能再增添東西等等。從決定要把家裡的第一件物品丟棄,阿靜是為了滿足心裡的目的,莫問這些物品是小時候喜愛的玩具、搶購的珍藏限量品、向朋友借的東西、還是朋友贈送的生日禮物,她都一一棄掉,這些本來一直在她的成長過程留下的回憶,刻下便被她抹走,她也似是沒有一點的留戀,然而,在她身邊的人,卻是給人看到她是不懂得去珍惜,以及她的自私。換轉另一角度,阿靜送給哥哥的手織頸巾,在他的一堆丟掉的物品中出現,她才明白到看著送給別人的東西被棄掉的反覆心情。

斷捨離的不只是物件,還有阿靜與阿安的感情回憶,當年跟阿安的不辭而別,遺留下一堆還未開的菲林和相機,相機裡的是什麼照片?阿靜似乎也沒有(不想)再去理會,感情的中斷,已經無法再挽回,她將這段感情回憶交回給阿安,但是,他們二人之間的回憶,卻漸漸地從不同的物件中湧現,阿靜又能否把這段回憶再次斷捨離呢?

導演從物品的斷捨離,伸延著對於回憶和感情的摸索,劇情從阿靜與阿安之間的感情,在菲林與相機裡悄悄地記錄下來,縱使阿靜一直獨立地生活,阿安已經投入於另一段的感情裡,但是他們二人卻一直抹不掉過去的快樂回憶。故事的中段,切入了阿安與現任女友的感情,三人之間的相遇,暗地裡描寫三人之間的感情衝突和思索。影片的副線,則描寫著阿靜的父親與母親的感情,他們之間的感情,卻留存在家裡的鋼琴,以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旋律中,母親一直不想忘記這段感情的流逝,只好從物件與歌曲裡,回想當時的愉快時光。

兩位演員Sunny與Aokbab跟導演再次的合作,二人在片中均有突出的表現,飾演阿安的Sunny,於片中的演出比較內歛含蓄,內心戲相對較多,輕輕地帶出角色對感情的捨與離,演出細膩,恰如其分。飾演阿靜的Aokbab,她在片中比較多的感情演繹,戲份亦不少,片末的一場戲,一個由遠拉近的長鏡頭捕捉,讓她有不少的發揮,收放自如,演繹準繩。

《無》片貫徹著導演的個人特色,淡然平實的色調,透過影像的舖陳敘事,輕描淡寫著人與人之間所迎接的不同感情回溯。影片跟《哪》片同樣地日常帶出生命的課題,前作是從「死亡」,今次卻是「回憶」,電影從物件對回憶的勾起,回想起舊日的悲與喜,愛情與人生的衝突與思考。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