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譯同謀 — 引人入勝的密室懸疑

日期:2020年2月27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3院

著名與暢銷小說作品,在世界各地總會被翻譯成不同的語言版本,讓不同的讀者能夠欣賞小說裡文字的神髓,投入書中的故事,然而,有沒有想過,翻譯暢銷小說的翻譯員,會否因想把小說的故事率先披露,而把內容流露呢?是夜觀看這部由《打字夢女神》法國導演Regis Roinsard最新自編自導的電影作品,就以這個題材加上懸疑推理的佈局,發展成一部令人意想不到的電影。《叛譯同謀》翻譯工作變成一場懸疑案,密室空間營造著無形的壓迫,層層推進的劇情,顛覆電影的敘事模式。

《叛》片故事講述一部令人期待的小說即將推出,出版商負責人Eric Angstrom邀請了世界各地的翻譯員,為這本讀者期待已久的小說,進行多國語言版本翻譯。來自世界各地的翻譯員,一起被安排到由Eric安排的大宅內進行翻譯工作。然而,他們卻要在這兩個月內,只可以逗留在大宅的地庫,跟外界斷絕溝通。正當他們的工作進行的如火如荼之時,Eric卻突然收到一封電郵,內容道出小說的翻譯本被外洩,更勒索他要求贖金,Eric認為翻譯員中就是洩密者,於是他便不惜一切要把這人揪出來,究竟誰是這位洩密者呢?

電影以一本小說翻譯的過程作為劇情的主軸,倒是比較少有的題材,整部作品除了部份的情節之外,大部份時間都是發生在大宅地庫的密室空間裡,九位翻譯員被沒收電話,與外界斷絕來往,讓他們專心的工作,他們飲食與休息玩樂,都只能在密室裡發生,他們彷似是被困在監獄般,跟翻譯員本身的工作本質,顯然是截然不同。

電影大部份情節是以密室為主要的場景,就如之前的觀感中所提及,密室能夠帶動著電影的抑壓,展現著整體的沉重氛圍,此片更把九人困在無窗的密室空間裡,從而呈現出的壓迫感就更為強烈,亦會讓片中的人物恐懼感湧現,人與人之間彼此的信任與猜疑的衝突,出版社的負責人Eric與他的助手Rose-Marie作為第三者的視點角度,看著九位翻譯員的心境層次轉變。小說內容被外洩後,他們九人頓時成為了洩密的嫌疑犯,繼而故事則伸展著人與人之間的誠信與猜疑,他們如何把稿件帶走?他們的動機是什麼?甚至… 究竟「誰是真兇」?

《叛》片是一部懸疑格局的電影,但是這跟一般的懸疑素材,也是有點不同。電影的前半段部份以文戲的劇情為主,篇幅描寫著翻譯員的工作過程,當中亦有交代著部份翻譯員背後的故事,為了這份工作,放棄了現有的工作,自己的家庭,甚至理想。隨著翻譯稿件被外洩後,故事的中段做開始以兩個不同時間的雙線故事發展,這是比較少有的懸疑片格式,一方面是在推進劇情本身的故事發展,另一方面則是讓觀眾帶進劇情的後段部份,伸延著另一段的故事發展,彼此之間的敘述,讓觀眾對於故事作多番的思考,眼前的就是結局嗎?想多了。

影片導演Regis Roinsard前作《打》片是一部充滿喜劇輕鬆調子的愛情電影,相隔七年後執導的《叛》片,兩部作品同樣由Regis Roinsard編寫劇本,縱使劇情與風格卻是有著很大的轉變,但是兩部電影的主題總是離不開文字。影片的敘事形式與舖排均表現著導演的個人技巧,題材獨特,緊湊明快的節奏,峰迴路轉的佈局,道出了一個格調黑暗的故事,呈現出人性的自私與貪婪。

電影的結局既是令人意想不到,影片的中段開始,透過劇情對於不同人物的描述,帶領著觀眾走進劇情的發展,繼而從不同人物的背景,劇情開始在推敲誰人把稿件流出,然而,劇情卻有不同的轉折點,不同的時間交錯,似乎是想引導觀眾不同的視點,就算劇情已經交代出誰是主謀之時,當知道「他」背後的真正動機,神來之筆的結尾,製造了一份震撼感。

《叛》片的香港片名的「叛譯」,是「叛逆」與「翻譯」的意思,利用兩詞的對踫,道出了片中九位翻譯員對於自己身份與工作之間的矛盾,他們對文字的尊重,工作既為了興趣也為生活糊口,出版社卻把文字看待成賺錢的商品,兩者彼此形成權力的衝突,反映著社會的不同階級觀念,暗諷文化總是要跟金錢作相提並論,倒是值得反思。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