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觀音 — 人性貪婪的可怕

日期:2017年12月10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3院

今年的金馬獎頒獎典禮中,有數部台灣本土電影在頒獎禮上爭持激烈,正當準備頒發最佳劇情片的一刻時,其實早已心有所屬,但是當知道得獎的作品,是《女朋友、男朋友》導演楊雅喆最新執導的作時,心裡即時也嘩然一聲,無他的,未觀看影片之時,就已經十分期待著這部作品,觀畢影片過後,覺得這確是一部令人喘不過氣來的作品。《血觀音》曲折離奇的故事舖排,劇情言之有物,諷刺著當代社會政治腐敗,人性陰暗面的反思。

《血》片講述棠家一直都沒有男人顧家,家中所有事都由棠夫人主持大局,棠夫人經營古董買賣,周旋於高官夫人,長女棠寧勾引高官,幼女棠真則聽從母親的話,靜靜觀察。一天,棠夫人友人一家被害,棠家被捲入事件當中,令她們束手無策,在案件調查當中,她們三人站在不同的立場,導致她們各人走向不同的路……

楊雅喆導演在參與電影創作之前,曾經參與過多部迷你劇集與電視電影的創作,2002年首次參與電影的製作,為易智言導演執導的劇情長片《藍色大門》擔任副導演,2006年同樣地為易智言執導的電視劇《危險心靈》擔任副導演。2008年,楊雅喆首次自編自導劇情長片《囧男孩》,2012年自編自導第二部劇情長片《女朋友、男朋友》,此片更讓片中女主角桂綸鎂奪得金馬影后。

相隔六年後,楊雅喆最新執導的《血》片,風格上跟他前兩部作品有點不同,但是在片中的細節上,卻是有點相近的元素。此片以女性作為主導,影片的開端由楊秀卿以唸歌仔的形式,交代著故事的背景,帶著棠夫人的出場,接著劇講述棠夫人在權貴間穿鋒引線,周旋於黑白兩道,個性如刺蝟般的棠寧,與乖巧的棠真,二人聽從母命。直到棠夫人的朋友一家被殺害,她們被牽扯其中,棠夫人一直為女兒守護,然而她們三人走上不同的命運。

影片的主要場景是發生棠夫人的大宅內,從場景的設定裡,把所有(女性)角色放在這狹小的空間,昏暗的燈光,加上人物之間的暗鬥角力,營造著無形的壓迫感。在影片中,幾乎沒有一個主要的男角出現,就算有都可能只在片中曇花一現(唯獨林翩翩的男朋友Marco較多篇幅),女角成係整部作品的主導,各人眉來眼去,眼神也似乎已經有著一點的陰謀,看來也有點不寒而慄。

電影牽扯著政治的素材,在劇情上也利用新聞片段的報導形式,把片中的人物蒙上眼睛,看來帶點神秘感,但其實亦有點風趣幽默,這讓神秘的角色顯得更感好奇。人物之間雖然有講有笑,然而她們機關算盡,笑裡藏刀,誰也不知道棋子會走到那一步,片中的人物幾乎都是帶著面具生活,表面的和諧掩飾著內裡的虛偽,眾人笑面迎人,但心裡卻深不可測。

棠夫人把破爛的觀音像送給王夫人,笑著跟她說「碎碎平安、歲歲平安」,說是為她擋災,這似是已有給了王夫人的一點的暗示,結局也是意料之內,棠夫人控制著整個權勢,直到最後那「碎碎平安」亦呼之欲出,每一刻的笑容都是她的計算,每天誠心求佛的她,卻是最可怕的一個,顯出在那上流高官的社會裡,就是這麽的險惡。

楊秀卿在片中以唸歌仔形式講故事,是整部作品的神來之筆,影片開端時她的一句「她說救救她」,呼應著劇情接著棠夫人所遇到的際遇,接著以她的第一身角度,講述棠夫人跟官商勾結,飲杯茶談談天,其實一切都是她的計算在內,楊秀卿所哼出的歌詞字字珠璣,諷刺著當代社會的政治腐敗。

還記得在影片的預告片中,聽到「我是(係)為妳好」這句對白,早已感到這是電影的點題所在,而這也確實的,縱然片中描寫著彼此的陰險手段,但在棠夫人的眼中,也是很疼愛棠寧與棠真(否則她們也不會協助棠夫人吧),其實彼此之間也是存在著愛,只是形容的方式不同而已。楊雅喆這次一改他過往作品的格調,偏鋒的風格敍事大膽,張力十足的劇情嘲諷台灣政治的醜態,每個人也是在被蒙蔽著。

電影中最令人眼前一亮的,莫過於三位女角的精彩演出,惠英紅、吳可熙與文淇在片中環環相扣,分別散發著獨特的女人味,令人印象深刻。惠英紅在片中演繹著那深謀遠慮的女人,精心計畫的舖排,把棠夫人這角色演得入木三分,不愧是影后得主!同樣在片中大放異放,獲得最佳女配角的文淇(同時憑《嘉年華》提名最佳女主角),只有十四歲的她在片中駕馭棠真這角色十分出色,既是天真乖巧的女孩,內裡也矛盾嫉妒,性格拿捏精準,心境層次分明,值得留意的女星。飾演棠寧的吳可熙,過往她在趙德胤執導的電影中,表現較為含蓄內歛,然而今次在演出較為外露,性格複雜,表現收放自如,也是值得留意的。

片末出現了這兩句,「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跟「我是為妳好」這兩句互相呼應,道出了影片的主題 — 愛,棠夫人本來就是疼愛自己的女兒,只是採取不同的行為。《血》片劇本扎實,節奏緊湊明快,當然在節奏上可以更顯張力,影片藉著宗教的莊嚴,觀音的形象,反諷人性的醜陋(刻下想起同為今年金馬獎大熱作品《大佛普拉斯》),呈現著那真實殘酷的社會景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