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相親 — 一輩子的親情與愛情

日期:2017年11月20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4院

張艾嘉可說是近年一位演而優則導的女演員/導演,從八十年代初開始,她就已經編導過不同題材的電影作品,當中為人較深印象的,莫過於是讓她首奪香港電影金像獎與台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最愛》。繼前作以母子關係作為題材的《念念》後,她最新編導的作品同樣以母親這角色作為主導,以三位不同年代的女性,面對家庭與感情,刻劃著真摯感人的親情。《相愛相親》描寫三代女性對感情的執著,面對愛情與親情的探討,家庭的渴望(或盼望),細膩地詮釋「親」與「愛」的定義。

《相》片故事講述在母親去世的這一天,慧英聽到母親的遺言,希望女兒將父親的家墳從老家遷出,跟她一起合葬。慧英與丈夫孝平一起回到老鄉,正當她想遷墳之時,卻被父親的元配姥姥阻止搬墳,令慧英束手無策;慧英的女兒薇薇在電視台工作,看到這件事時本來想把此事變成新聞片段播出,然而她跟姥姥多次的接觸後,對人生有著不同的領悟;姥姥對丈夫一直念念不忘,一生逗留在他的墳旁,對他的感情一直藏在心底裡。三代不同的女性,面對著感情與親情的困境,她們究竟如何選擇呢?

張艾嘉自七十年代已經開始參與電影的演出,主演過不少導演執導的電影作品,1981年,《舊夢不須記》(原名為《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導演屠忠訓因車禍去世,張艾嘉接手執導,成為她首部執導作品。接著張艾嘉便開始參與多部電影的編劇與執導,1986年執導的《最》片為她帶來多個最佳女主角獎項,後來多部編導作品亦曾獲得最佳編劇獎,包括《少女小漁》、《今天不回家》與《心動》等等。

相隔兩年後,張艾嘉最新編導的《相》片,縱然是延續著她過往作品的素材,從女性的角色刻劃著對感情的抉擇,然而今次卻跟《念》片有點一脈相承,說著「母親」的故事。《相》片故事從三代不同的女性作為故事的支線,從慧英作第一身的角度出發,因為母親的去世,卻帶出在家鄉父親與姥姥的感情,女兒薇薇與男友阿達之間的敢愛敢恨,以及她跟孝平婚姻的依賴與溝通。

從影片的故事舖排裡,刻下就想起了張艾嘉於2004年編導的《20、30、40》,同樣以三代不同的女性(張艾嘉、劉若英、李心潔)著筆,以輕鬆的故事舖張,描述了三段都市女性的愛情面面觀。《相》片是張艾嘉與游曉穎合編的作品,根據後者的經歷改編,從三位女子面對愛情的執著,薇薇跟阿達的相遇,是一場的巧合;慧英與孝平的婚姻,是一段的撮合;妮姥與父親的相愛,是一段回憶……

在張艾嘉的作品中,看到她是善於捕捉女性的心境,從她們的不同經歷,利用她們的方法而去懂得去愛。薇薇與阿達的感情以搖滾的音樂襯托著,感覺似乎不切實際,但是從薇薇跟阿達說了「我不要你了,我不會等你的。」這一句,卻是覺得這段感情來得真實;妮妮每天坐在丈夫的墳旁,是為了回憶著失去多時的感情,可是這卻是她的一段遺憾,這段有名無實的婚姻,難以彌補;慧英一直懷疑跟孝平的婚姻感情,然而最後孝平在車裡跟慧英的說的一段說話,鏡頭沒有直接正面的捕捉,利用背面與倒後鏡把他們的表情匿藏,讓觀眾從對白感到二人感情的點滴,觸動的也不只是慧英一人吧。

三段的感情既是浪漫,但也從她們的故事裡,展現著對家庭的親情與倫理的對立,遷墳的事件尤其可見。三位女性處於不同的感情態度,亦同時代表著不同愛情的時代,三人形成了一條時間軸線,隨著時代的不同,三人的感情亦受到限制,昔日的婚姻(或感情)是由家長來決定,然而今天的自由,感情才能自己選擇,就是這樣的分別,才會呈現著立場不同的感情。舊日的信件與今天的短訊,鄉村的撲實與都市的複雜,也是張艾嘉想藉著影片而暗喻的現象,如何珍惜當前的感情。

「父親」在影片中的角色若隱若現,慧英父親的形象,一直只是從她與姥姥的口中描述,他是姥姥的唯一元配,她相信愛情的延續,等待他一輩子,可是… 他也是慧英(唯一)的父親,她相信父親的(唯一)最愛就是母親,遷墳就是要讓他們相愛一輩子,頓時營造著身份的矛盾。孝平的形象則較為清晰實在一點,而慧英一直懷疑孝平跟鄰居的關係,顯然因為是父親才有這樣的猜疑,對著枕邊人卻感到有點陌生,導致她對婚姻的徬徨。阿達跟前女友朱音的關係,令薇薇感到迷茫,相愛就是要跟最愛的在一起,彼此建立信任,為何總是要令自己感到疑惑呢?

就如上段所說,《相》片很有《20》片的影子,亦因為是張艾嘉參與演出,感覺就更有親切感。片中三位主要女演員在片中的表現平分出色 — 張艾嘉演出的慧英對愛情的執著,演技無庸置疑,她在片中整體的演繹亦收放自如;朗月婷演出的薇薇對於愛情的追求,整體表現恰如其分;吳彥姝飾演的姥姥雖然性格含蓄,但是她對感情的懷勉,卻是教人留下深刻印象… 三者的互動演出,卻是帶點微妙的火花。除了她們三位之外,片中兩位主要的男演員 — 田壯壯與宋寧峰的演出亦不俗,尤其是田壯壯的演出,他那帶點傻氣與木訥的樣子,卻原來是一位浪漫的男人,令人難忘。

《相》片的英文名是《Love Education》,這大抵就是張艾嘉想帶給觀眾們的「愛的教育」,影片以開放式的結局收筆,顯然是張艾嘉想讓觀眾有更擴闊的思考空間。《相》片是一部溫情的電影,以家庭、婚姻與愛情的平衡描述,映照著三位主角的心境,感情的忐忑,最後三人放下了枷鎖,把關上的門(心)打開,就如片中所說… 「相愛的時候需要真誠,爭執的時候需要溝通,生氣的時候需要冷靜,愉快的時候需要分享,指責的時候需要諒解,過日子的時候需要包容。」這大概也是張艾嘉給觀眾的一封情書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