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經械劫案下 — 懸疑荒誕背後的人性善良

日期:2023年1月17日
地點:英皇iSQUARE 2院

近年香港有不少新晉導演暮起,他們不約而同地都能夠拍出具有個人風格和代表性的電影,水準不俗,令觀眾對電影留下不少的印象。是夜觀看去年首次編導電影《深宵閃避球》的導演應智贇第二部編導劇情長片,一場械劫案的發生,引申對於人性自我探索的故事。《超神經械劫案下》結合懸疑與荒誕等不同的元素,延續應智贇前作的主題呼應,思考人性善良的本義。

《超》片故事講述任解款員的有成、啫喱、豬紅,終日係所事事,每日只為做好自己份工,一天,新入職的企鵝一起出勤,護送鑽石期間,遇到被劫匪和尚等人打劫,有成等人打算投降之際,啫喱卻偷走鑽石潛逃,有成與企鵝被和尚的黑幫大佬黎總威脅,追緝啫喱並把鑽石尋回。後來,他們不約而同地走到阿爺笏村,這個深山居住幾位與世隔絕,行為怪異的居民,他們的首領黃姑一直拒絕跟外人接觸,可是… 有成等人的「蒞臨」,遇到不同的靈異事,最後… 有成等人能否尋回鑽石呢?

應智贇第二部編導的電影作品,故事以南韓電影《我們全村都不是人》(後來台灣導演許富翔改編為電影作品,《詭扯》)作為藍本,把人物的設定作出了微調,同樣地以喜劇的方式演繹,加上久未演出電影的張敬軒與王菀之首次於電影的合作,無疑噱頭是有的,但是… 出來的效果又會是如何呢?

暫且就不談水準如何,先談談在創作上的部份吧。《超》片充滿著不少的元素,既有不少的槍戰與動作場面,加上喜劇和懸疑等不同的素材,滿足了觀眾不同的需求,好讓觀眾們能夠於銀幕上,看到偶像的演出,大概…電影的觀眾層早已定立,整體電影的創作,並不只是在於電影改編的角度,還有配合歌手偶像的掛帥,不同元素的揉合,好讓觀眾投入於電影的氛圍之中。雖然前車可鑑,不過因為沒有看過《我》片與《詭》片,那就把《超》片當作一部全新創作電影來看好了。

影片的元素十分豐富,無疑是為了讓電影增添多一點的娛樂性和喜感,明白這也是導演想藉著這些的素材,為影片加入多一點荒誕風趣的氣氛,可是… 這卻不只是覺得沒有很明顯的關連性,甚至是有點寫蛇添足,感覺會是有點刻意奇怪的舖排,導致直到最後的一刻,「松鼠」的出現意義也沒有了。況且,這是一部以喜劇掛帥的電影,但卻欠缺了喜劇主要的元素,這可是電影的其中一個弊病。

不能否認,對於應智贇首部執導作品《深》片並不算是十分喜歡,甚至是覺得影片未夠完整,題材亦沒有好好的發揮,看畢後總覺得是有點怪怪的,其實… 《超》片也是有著相近的感覺,雖然在電影整體的結構上,會是比《深》片完整多一點,不過觀看電影的過程中,其實也會看到導演「貪心」的一面,所說的貪心,其實是元素實在太多,駕馭能力有限,仍然未算十分純熟,導致電影的結構(尤其是前半部份)有點散亂之餘,節奏也未能控制得十分完善,令電影整體結構未算十分流暢。

電影後半部份,即是有成等人走到阿爺笏的部份,相對會比較工整一點,以及亦突顯出電影的主題性。若然有看過《深》片的觀眾們,不難發現《超》片也有一些跟《深》片相關的元素,刻下也會有點會心微笑。除此之外,觀看電影期間,不其然也會想起了《深》片故事中,道出了人性的自我反思,《超》片中的有成只顧自己的一切,跟《深》中的劉志聰的性格相近,應智贇透過兩片的互相呼應,道出了對於人性的思考,善意的本質,這大概也是電影的可取之處。

雖然《超》片仍有不少的瑕疵,導演的技巧有不少的進步空間,表現感到吃力,但是對於一位執導第二部作為的應智贇來說,他嘗試以不同的方式執導,展現其個人的風格,劇本工整,擺脫一貫公式化的電影格局,這倒是讓觀眾感到應智贇在電影創作背後的本意,執導了這個充滿善意,給予觀眾思考人性本質的故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