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 — 姐姐,我只有妳

日期:2021年7月6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7院

一天,若然說身邊的小孩,是你或妳的弟弟或妹妹,第一刻的感受會是什麼呢?開心欣然地接受,還是難以去面對這位素未謀面的弟妹呢?由《相愛相親》編劇游曉穎的最新編劇,殷若昕執導的電影,寫下了一對關於重男輕女家庭的姊弟感情。《我的姐姐》姊姊與弟弟之間的感情,引申中國家庭中的女性處境和複雜的傳統家庭關係,張子楓的演出令人嘆為觀止。

《我》片故事講述安然自少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成長,父母一直希望多生一個男孩,不惜虛報女兒是瘸子,來換取這個生育男孩的機會,可是紙包不住火,安然卻一直承受父親對她的暴力。成長後的她 ,獨自生活,自力更生,脫離父母帶來的壓力,可是,一天收到的消息,父母在一場的車禍中喪生,他們遺下的,就只僅有六歲的弟弟安子恆,本來已經為自己安排好目標的安然,因為弟弟的出現,她如何再追尋自己的理想呢?

游曉穎為張艾嘉執導的《相》片(張艾嘉同為編劇之一),編寫了一個關於女性家庭在中國的一個故事,無疑,女性在社會的地位,漸漸被受關注,電影題材亦見不少,從電影探討這寫實的命題。《我》片也是一部以女性為主軸的電影,電影的開端十分直接,因為一場交通車禍,父母去世,剩下的就只有安然與安子恆一對年紀相距較大的姊弟,他們幾乎沒有相處過,那又如何一起生活呢?《我》片就是在說著這個故事。電影的不少篇幅,敘述安然與安子恆兩姊弟的相處過程,從開始時因為安然追尋自己的理想,獨自一人的努力,只是希望離開自己的家園,走到北京開始她的人生,可是,弟弟的出現,令她難以專注於學業與工作,甚至是愛情,令她的生活卻感到迷茫。

安然的心境十分矛盾,既是對這位弟弟,一直存有一刻的憎恨,因為他的出現,她失去了很多的東西,包括父母的親情,她的生活十分辛苦,獨自一人面對現狀與將來,充滿著糾結的無奈,只會看到她的沉重。他們二人的姊弟感情,隨著時間而漸漸地建立,縱使安然一直希望弟弟送到更好的家庭繼續生活,可是,弟弟的一句「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不要太著急。」,卻令安然對弟弟漸漸改變,亦開始適應他在自己的生活圈子裡。縱使,二人的關係轉變,但是在安然的心裡,仍然會因為父母當年的打罵,留下一條傷痕,所以她對弟弟之間的關係,仍然會建起了一道牆。

從這段姊弟的感情,側寫著今天中國社會家庭的現狀,女性的地位是其中一個命題,安然的發奮上進,隨著她的目標追尋,對比著她的舅舅懶散的性格,終日只在麻雀耍樂,沒有目標和理想,這卻形成了女性在社會的位置,漸漸追過了男性的暗喻。除此之外,電影中的另一個主題,就是關於中國的胎兒政策,以及重男輕女的平等觀念,本來已經生育了一名女孩,但是父母二人為了多添一名男丁,卻要犧牲安然的未來,寫下了中國傳統家庭和教育模式下女性的寫照。

《我》片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定是女主角張子楓的演出,從影片的開始,直到最後的一個鏡頭,都能夠流露出她的成熟演技,收放自如的演出,安然這角色的神髓,細緻地演繹出來。跟張子楓有不少的同場演出,飾演弟弟安子恆的金遙源,整體的演出算是不俗,他與張子楓的多場演出,看到二人之間的默契,表現恰好自然。

《我》片是一部給予希望的電影,影片以開放式的結局收筆,這是一個不錯的處理方式,最後的一幕,二人的互相擁抱,沒有一句的說話,笑著,哭著,陽光的照耀,感情就在心坎中流露出來,他們二人日後的生活會如何?已經不再重要,因為這段姊弟的感情,就是從這裡開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