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將至 — 緊握手中的就是愛嗎?

日期:2020年11月7日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MOViEMAXX院

在今天的社會裡,每個家庭,都希望過著美滿愉快的生活,生育小孩是夫婦之間的計畫,使家庭更完整,然而,夫婦間卻可能因生育成孕的困難,影響二人之間的感情和關係。是日觀看由《暗戀家族》日本導演河瀨直美最新執導,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瞄準當今社會的議題,探討生育引申的家庭問題。《晨曦將至》一對無法懷孕生子的夫妻,一位無法撫養孩子的少女,在溫暖的陽光照耀下,寄寓著人生的希望。

《晨》片故事講述結婚多年的栗原佐都子與清和,與兒子朝斗過著愉快幸福的家庭生活,可是,一通電話,令佐都子與清和勾起了多年前的回憶。清和發現自己不能生育,他與佐都子決定走到領養機構收養小孩 — 朝斗,他們與朝斗的生母片倉光有過一面之緣。六年後,一天,佐都子接了一通電話,對方自稱是朝斗的生母片倉光,她希望接回自己的兒子…

河瀨直美執導的電影作品,風格細膩,鏡頭下流露著豐富的情感,第一次在銀幕上觀看《暗》片的時候,菲林呈現出來的柔和影像,河瀨直美把自己的家鄉奈良,拍得十分細緻動人,加入不少也被片中的影像感動起來。繼2018年由Juliette Binoche與永瀨正敏合演,充滿著魔幻的電影《聖草之愛》(Vision)後,最新執導的《晨》片,回歸寫實,改編自辻村深月的同名小說,寫下領養父母的愛子之情,以及母對兒子離開後的那份傷痛。

電影以簡約的篇幅,寫下栗原佐都子、清和與朝斗一家三口的感情;接著,佐都子接了一通電話後,故事便回到六年前,佐都子與清和正在準備打算生育的計劃,卻想著以什麼的方法,能夠成孕,他們最後決定領養小孩。往後的劇情發展,以過去與現在時間的平衡敘事形式,交代著佐都子與清和心境的矛盾和忐忑,佐都子與清和視朝斗如己出,他們從片倉光的手上接過剛出生的朝斗後,光的母親身份漸漸退下,成為了「廣島媽媽」,寫了一封給朝斗的信,彷彿一切都已經放下,但是,在光的心裡,她不會忘記朝斗,也希望朝斗不會忘記她的存在。

觀看電影的時候,腦海裡一直勾起了河瀨直美一些電影的影子,河瀨直美反樸歸真,以平實的敘事形式,描寫這個關於母親的故事,延續河瀨直美的細膩風格,影像的光線折射,人物的細緻刻畫,仿紀錄片的情節,透過佐都子與光這兩位母親的角色設定,剖白她們的內心,展現著母親對兒子的愛。從家庭的開端,生育問題伸延至領養小孩,河瀨直美以生母與養母的不同定位,一位小孩對兩位母親掀起的生命起伏,二人內心的掙扎,感情的衝突,彼此承受著日常的壓力,反映著今天現實社會的命題。光一直都被受著沉重的生活壓力,她經常被父母督促用心學習,升讀姐姐的高中學校,就算她誕下朝斗之後,仍然要立刻迎接考試的來臨,這來不及承受的壓迫,只能活在沉重的生活裡。縱使她失去了家庭的溫暖,但是她只能一直地向前走,也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在一個完整的家庭成長。

從朝斗的角度,兩位母親的「兒子」,由他出生的一刻開始,就似乎是沒有選擇「家」的決定,就如在一次的意外過後,他不能再跟同學一起玩,這也只是家長的決定。就算朝斗一直想跟「廣島媽媽」見面,可是因領養之間的協定,光盼望跟朝斗的一次相見,在朝斗的眼中,佐都子與光都是他的母親,只有她們能選擇誰來當他的母親,而他卻沒有這選擇的權利。

永作博美的演出繼續好看,她把佐都子這角色的神髓掌握十足,以不同的時序,突顯出其角色的不同層次,細緻地發揮著角色的心境。井浦新的演出則相對比較平庸,縱使清和這角色也有不少內心戲的戲份,但是他在演繹上,則只屬平平,未算十分突出。然而,演出片倉光的蒔田彩珠,在片中的表現卻是教人驚喜,她的角色從中學生至成年人的年齡層面,她的演出表現準繩,發揮亦比較多,從她的角色上,仿佛是看到《暗》片中尾野真千子的影子。

溫暖的陽光,照耀在她們的心坎中,《晨》片的英文片名「True Mothers」,代表著真正的母親並不只是一位,一段母子之情,細膩地描寫著兩位母親對兒子的情感,她們的內心世界,河瀨直美的平實影像,暗示著現實社會的景象,不同議題的探討,思索生命的神秘,透析出希望的微光。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