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蜃樓 — 平行時空交錯的推理懸疑

日期:2019年4月6日
地點:深圳百老匯電影中心9廳

曾經都有不少的電影以「蝴蝶效應」作為電影的題材,當然要把這題材發揮得純熟或淋漓盡致,並非易事,縱然劇情未必能夠合情理的演繹,但是要帶出題材的主旨,也得要在故事裡加入不少的素材配合,令整部電影更充滿可觀性。由《死無對證》西班牙導演Oriol Paulo執導的最新電影作品,延續其懸疑電影的格局,呈現著令人驚喜萬分的故事舖陳。《海市蜃樓》懸疑推理的故事框架,包裝著母女感情的故事,既是撲朔迷離但又觸動情感,反覆扭轉的劇情舖陳,更是令人嘆為觀止。

《海》片故事講述擁有美滿家庭的Vera,與丈夫David及女兒一起搬到新屋,這天,天氣正在刮起風暴,Vera在房間內發現了一台舊式電視與攝錄機,然而這台電視突然亮著,電視裡更出現了一名小孩跟她對話,得知她的新屋就是這孩子的舊屋,而這位小孩卻因為目睹一宗兇殺案,逃走時意外身亡,Vera為了拯救他,於是告訴他千萬不要出門,希望可以改變他的命運,然而這卻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西班牙導演Oriol Paulo曾於電視台擔任編導,1998年執導短篇作品《McGuffin》,2010年首次為長編電影,由西班牙導演Guillem Morales執導的電影《瞎殺》編寫劇本。2012年,Oriol Paulo自編自導首部劇情長片《屍+偵探》,2017年則編導第二部作品《死》片,《海》片則是Oriol Paulo第三部自編自導的電影作品,延續《死》片的電影懸疑風格,層層推進的劇情舖陳,展現著影片的節奏。

對於這類關於「蝴蝶效應」的電影,即時就會想起2000年由美國導演Gregory Hoblit執導,Dennis Quaid與Jim Caviezel合演的《隔世救未來》,或是由Ashton Kutcher與Amy Smart主演的《連鎖蝶變》,兩部作品均是同樣地透過不同的時空,因為一次的意外,卻連鎖式地作出不同的反應,甚至是影響到過去、現在與未來。《海》片以「蝴蝶效應」這元素作為故事的框架,利用兩個平行時空的互動,以一宗兇殺案連貫著整個故事的脈絡,從而帶出不少懸疑的元素,推動著電影的故事發展。

《海》片雖然以兇案的調查作為電影的骨幹,隨著故事發展,帶出不同人物與事件的轉變,但是… 電影的主線則是著重於母親對女兒的感情,甚至宣揚母愛的偉大,從Vera發覺她失去了過去的一切之時,她的心裡一直是希望尋回女兒,直到最後,她更利用自己的性命,挽回屬於她的「現在」。電影的前設是兇案並沒有因為時空的轉變而會影響如局,Vera雖然改變了過去,但是現在的結果仍然一樣,這一點的設定定立了故事的發展,曾經跟她親密的人變為陌路人,讓她只能靠自己尋找真相。

整部作品以起承轉合的敘事形式,整體的結構完整流暢,電影從事件過去的「始」著筆,回到現在因遇到效應而改變了現狀,從而因為兇案未完的真相,在這個已改變了未來的空間裡,尋找事實的真相,然而,最後被改變了一生的Vera,又能夠重拾她的生活嗎?這就是《海》片有趣之處,電影一直利用不同的劇情發展,營造著強烈和張力十足的緊湊節奏,同時在細節裡帶出意想不到的故事發展。電影的結尾部份亦是很令人喜出望外,縱使會知道是個大團員結局,但是就想知道導演在處理收筆部份,可說是驚喜十足。

隨著故事的時空交錯,導演以不少的細節舖陳,作前後的互相呼應,例如片中Vera於丈夫的褲袋裡找到火柴,在兩個不同的時空,是有著不同的解說;還有,Vera在兩個時空同樣地於醫院工作,只不過現實她是護士,但改變後她卻成為了醫生。這些互相呼應的細節,能夠牽動著劇情的推動,不同的支節段落前後呼應,隨至而把推理的元素更強烈的展現出來,讓觀眾增添豐富的思考空間。

Oriol Paulo的電影就是具有強烈的推理素材,《海》片更加入了親情與感情的元素,營造著緊張的氣氛,編排著細緻的劇情,時空的交錯引申著不同的故事發展。《海》片佈滿著懸疑與親情的電影素材,利用平行時空的描寫,精密的劇本處理,環環相扣的舖排,從開始時的敘述,中段故事的反覆轉變,徘徊真實與虛幻之間,神來之筆的結局,營造著很強烈的電影觀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