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時・過節 — 一家人齊齊整整食飯,很難嗎?

日期:2022年11月19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6院

傳統習俗,每逢大時大節,家人總會聚首一堂,一起安坐家中,一起食一餐晚飯,度過節日,不過,又是否每一個家庭,能否在節日可以齊齊整整一起食飯嗎?新晉導演曾慶宏首部執導劇情長片,一件事情的發生,導致家庭關係破裂,能否可以再次聚首,一起做節嗎?《過時・過節》過去的爭執,今天埋藏心底的傷痛,一家人能夠放開過去的恨,完整地在家中度過節日嗎?

《過》片故事講述在八年前的冬至,阿玲與阿真因為一次的爭執,飯局沒了,他們夫妻關係開始破裂,自此… 兒子阿陽離家出走,女兒琪琪則一直逃避家庭的問題,舅父則因為金錢而跟他們斷絕來往。八年後,舅父女兒Joy回來香港,打算跟阿玲一家一起食冬至飯,可是自八年前的事件後,他們一直都沒有再一起做節食飯,阿玲亦一直跟阿陽失去聯絡,琪琪一直隱瞞心裡的秘密,阿真與阿玲不言不語,冬至將至,他們能否可以安坐家中,一起過節嗎?

曾執導《下雨天》和《木已成舟》等劇情短片作品的曾慶宏,首部劇情長片,夥怕呂筱華和楊兩全兩位合編劇本,執導這部關於家庭的電影。《過》片切合了香港的傳統,藉以過節回家吃飯的習俗,引申了一個關於家庭溝通問題的電影。影片以八年前冬至當天發生的一件事件作故事的開端,不久,影片便隨著阿玲、阿真、琪琪、阿陽一家四口之間的隔膜,描寫彼此埋藏在心底裡的沉重抑壓,久未釋懷的鬱結,能否被解開,彼此原諒,重拾過去家庭的愉快呢…

觀畢電影過後,巧合地跟朋友們一起聊到此片的觀後感… 暫時不談觀後感方面,先從電影的製作來看,上段所說,電影除了導演本人編劇的還有呂筱華參與合編,劇情描寫著香港的傳統習俗,和角色性格之間的衝突,縱使阿玲和阿真一家的關係生疏,但是阿玲仍然希望可以藉著節日的飯局,可以齊整地同檯吃飯,修補家庭的關係。劇本整體上是完整的,由於人物比較多,故在電影的篇幅上相對地較長,影片開始時的一場「爭執」戲份,說真的是比較看得辛苦… 所說的辛苦是這一場戲來得刻意,甚至是有點over,令開場不久就已經有點「出戲」,刻下便擔心往後故事是如何發展。

幸而,往後的故事發展, 整體漸漸顯得比較穩固,沒有電影開始時的「過火」,就如上段所說,因為影片人物較多,隨著不同的支節,不少的篇幅描寫各角色的發展,所以觀看的過程中,不難感到整部作品是有點冗長。電影的結構尚算完整,而且頗喜歡電影的結尾部份,電影的最後一個鏡頭,不在這裡劇透如何處理,但是這個收筆,能夠突顯出了電影的主題之外,同時亦能以另一模式描寫家庭的「完整」。

阿玲一直希望自己的家庭安穩,渴望能夠一家人齊整地食一頓飯,諷刺地,她的工作面對一個「不完整」的家庭,以為身處在另一個家庭,便能夠感受到另一份的溫暖,可是卻並不如此。過去的一件事件,阿直跟阿陽的父子關係決裂,互相一直猜疑彼此心裡的矛盾,無可否認,片末描寫他們之間的轉變比較太急促,未免是有點難以理解他們父子之間的感情衝突有多深。琪琪相對比較獨立,劇情以她對感情的描寫為主,她對舊日的婚姻,現在的愛情憧憬,描寫細緻,是整體最好看的角色。Joy在電影中同樣地比較獨立,建立於其父親和阿玲一家之間,篇幅並不算多,令這角色的描寫也未算十分深刻。

回到剛才所談及的觀感部份,觀看電影過後,心裡一直地在思考著電影中人物之間的破裂關係,雖然對於《過》片整體未算十分滿意,尤其是片中對於家庭之間的破裂,總是覺得太戲劇性,觀看時未免難於投入。後來,跟朋友聊天討論過後,其中一點十分認同,就是大概是因為活在一個完整的家庭,所以觀看的時候,未必能夠體會到片中人物的感受,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觀後感。當然,並不希望觀眾觀看電影的時候,因為有著這個情況,才會感受到片中人物承受的傷痛,始終這是一部劇情電影吧。

演員表現方面,整體來說… 只能說是平庸,沒有一位特別的好,或是特別的差,演出經驗豐富的毛舜筠和謝君豪,被影片開始時的一場戲,演出過火,後段難以投入他們夫妻之間的沉默,教人失望。呂爵安、袁澧林、盧瀚霆等的演出,不過不失,不過… 如果要說是比較好看的一位演出,大概會說是談善言的演出相對比較好,她的角色在劇本上是比較完整,亦相對清晰,她在演出上亦因為劇本的配合,表現比較突出。

曾慶宏首次執導劇情長片,執導技巧方面,仍然有不少進步的空間,整體方面,《過》片仍然是有不少的瑕疵,電影的人物聚多,顯得導演的一點野心,導致影片支節未能集中地道出彼此之間的關連。雖然電影是有不足之處,但是… 影片能夠表達著導演對於家庭的一份「情」,開始時的爭執,結尾是否互相原諒,片末的開放式結局,是讓觀眾思考對於家庭的定義,如何去維繫家庭之間的溝通和關係。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