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路微塵 — 疫情下的人情冷暖

日期:2022年10月25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6院

從2020年開始至今,在這兩年多的時間,世界各地均被疫情受困著,生活在香港的你和我,一同地面對疫情帶來的生活影響。香港新晉導演林森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藉著片中兩位來自基層的人物,反映著香港現實面對疫情的困擾,影響市民的日常生活。《窄路微塵》一對同是天涯淪落人,疫情下面對的生活困境,嘗試尋找人生的希望與目標,張繼聰與袁澧林的演出令人眼前一亮。

《窄》片故事中的阿窄,經營小型的清潔公司,近年因為疫情的關係,阿窄表面看起來多了一點生意,可是卻因為疫情,清潔用品來貨問題,生意更難做。但是,客源依然,阿窄需要找請人幫他分擔工作。住在同一棟大廈的年輕少女Candy,獨自養育女兒細朱,為了維持生計,她到了阿窄公司求職,希望可以賺錢照顧細朱。兩位來自不同背景的小人物,二人相遇,合力共營生意,彼此燃起對於未來生活的憧憬。可是,一個無心之失,阿窄和Candy的距離漸漸疏遠…

導演林森曾執導劇情短片作品《暉仔》、《綠洲》、《空中樓閣》,以及跟任俠合導劇情長片作品《少年》,他的首部個人執導的劇情長片,則以過去兩年香港經過的疫情作為故事的背景,透過兩位生活在社會比較低下階層的阿窄和Candy,藉著他們承受疫情影響下帶來的壓力,面對生活的困境之時,如何釋懷這份沉重的心情,繼續努力生存下去。

電影的開端,已經設定了故事發生的時間 — 在這寂靜的晚上,獨自在餐廳裡進行消毒清潔工作,戴上防毒面罩的阿窄,走到車旁抽著煙,感到當前生活的迷茫,不管是怎樣,他仍然要一直地走下去。可是,他可會看到人生的一絲光希望嗎?直到Candy的出現,阿窄漸漸感到多一點的盼望,他們一起清潔,一起吃飯,儘管阿窄對Candy的認識還未夠深,但是他仍然希望Candy成為自己心裡的一份安慰,掩蓋著他的沉重壓抑。

Candy是一名未婚母親,她與女兒細朱相依為命,一直過著逃避的日子,電影並沒有刻意地描寫Candy的背景,只是知道她一直要努力賺錢照顧細朱,因為阿窄的招聘廣告,二人的關係才漸漸連繫著。Candy與細朱一直住著四面踫壁,沒有窗戶的小房間裡,她彷似是埋藏著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細朱也只好在大廈的一道窄路前的窗戶,感受街外的陽光,一光一陰,正好為Candy與細朱兩者的性格形成對比。

電影中的人物,經常地戴上了口罩,無疑是在勾起了當時香港的現實情況,回想起兩年前,幾乎每一位香港人都在爭相地購買口罩(還是搶購呢?),彷似是「炒賣品」般,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負擔得起這昂貴的金錢購買,有些人只好以不同的方式把口罩清潔再重用,令整個社會的氣氛變差… 電影中既是呈現出那刻香港的沉重氣氛,不少店舖餐廳相繼結業,從影像裡卻產生不少的共鳴。

片中兩位主要的演員 — 張繼聰與袁澧林於片中均有精彩耀眼的演出,張繼聰飾演的阿窄角色性格比較內歛含蓄,他在演出上擺脫過去較誇張的演出方式,細膩平實,跟去年的《馬達蓮娜》的演出有點相近,展現出角色的神髓。袁澧林今次演出的單親母親角色Candy,角色設計比較年輕,但背後卻似是承受著很多的經歷,跟演出細朱的董安娜之間的母女之情,從彼此之間的火花漸漸地滲透出來,演得細緻感動。

《窄》片的片名亦具有含意,「窄路」既是可以代表著片中的主角阿窄,故事從他的第一身角度,伸延至不同的人物故事,包括Candy與細朱母女的生活和關係,同時也可以表達阿窄與Candy生活在這條狹窄的道路上,一直地走下去;而「微塵」則是代表著他們二人,或許… 這也可以表達為每一位生活在香港的你或我,大家一起曾經經歷的高低起迭,一起解決眼前的困境,一起繼續走下去!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