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新秩序 — 只有死人才能看到戰爭的結束

日期:2022年8月20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8院

「現實就是殘酷」,社會上的不同階層,面對不同的生活,彼此因為權力而抗爭,種下來的卻是人民之間的暴力。《雛為人母》墨西哥導演Michel Franco執導的作品,以人民之間的階級和權力,引發起一場暴力的開始。《赤裸新秩序》寫實地揭露人性的醜惡,社會階級觀念的批判,直接地呈現出現實極端社會的暴力與無情。

《赤》片故事發生在一場上層社會的婚宴,上流人物林立,他們的歡樂,蓋過人民在街上示威的聲音。這刻,曾經在大屋打工的傭人前來,希望籌錢給其妻子手術費之用,可是一一被拒,只有婚宴的主人翁 — Marianne嘗試幫他。婚宴開始的前一刻,Marianne走到傭人的家,希望可以幫助他的妻子,那邊箱,一群暴徒走進婚宴裡,劫財也劫命,Marianne與工人們毅然走進了另一個新秩序的世界…

曾執導《校園欺凌後》與《雛》片的墨西哥導演Michel Franco,於2020年執導的《赤》片,再次探討墨西哥的社會議題,描寫今天墨西哥的貧富懸殊和階級差異的問題,上流社會的歡樂聚會,底下階層在街上的示威,街上灑潑綠色油漆,宣示主權,營造著十分強烈的對比,赤裸地揭開墨西哥的混亂,題材亦具有批判性。

《赤》片以一堆零碎的片段開始,揉合了婚禮和暴亂的混雜畫面,接著便開始劇情的發展 — 一條線是以女家婚禮的現場作為主要的場景,暴徒們突然進駐了婚宴的現場,開始連場的殺戮,搶劫宣洩對上流社會階層的不滿,展開連場的報復;另一條線則以女主角走到昔日傭人家的過程,本來是為了幫助他,但自己卻陷入另一場的「暴力」,被困在軍獄裡受到層壓力的心理折磨,為了金錢,為了權力,什麼事情都會發生。兩段故事線的平行敘事,分別地呈現出人性的本質,非善非惡,心裡的貪婪和仇恨也漸漸湧現。

生於上流社會的Marianne,性格並不如她的父母和兄長般,對傭人相濡以沫,為了協助前傭人妻子的醫藥費,放下她的階級身份,願意走到混亂的平民區,出以援手。可是,她卻偏偏被受到精神上的折磨,在軍獄裡看到慘不忍睹的被殺,聽到比死更難受的傷痛叫聲,她又能夠回到外邊的世界嗎?現實是公平、還是殘酷呢?

《赤》片一直地處於沉重的氛圍,導演似乎沒有給予觀眾屏息的空間,層層推進的劇情,繃緊的情緒,節奏明快,張力十足,難以消化的劇情發展,呈現出令人喘不過氣來的觀影體驗。影片幾乎沒有一位「好人」,在這個歌舞昇平的婚禮上,彼此看似是互相歡愉,但其實都是戴上一副假面具,展露人性的醜陋,彼此互相的懷疑,引來之間的階級歧視。連場的槍聲和血腥場面,強烈的沉重格調,佈滿著整部電影的壓抑,電影裡的好人沒有好報,導演營造著的弱肉強食的社會,諷刺今天的政治。

「只有死人才能看到戰爭的結束」

這句出現於電影最後部份的句語,既是諷刺但又真實,影片最後的一幕,當地的軍官與上流社會階層們,齊齊坐在一起,抬頭看著平民被受制裁的一刻,墨西哥旗幟高掛,國歌奏起,顯然是導演正在諷刺今天墨西哥的冷酷無情,社會的階級觀念,極權政府對人民的剝削,純粹暴力的震撼,呈現現實世界的黑暗。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