弊傢伙,JJ唔見咗 — 尋找命根,尋找真我

日期:2022年6月15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2院

日本導演上田慎一郎,憑著首部自編自導作品《屍殺片場》,可謂一鳴驚人,不管是電影的創意和拍攝方式,至今也會令人感到驚喜和佩服。上田慎一郎第三部自編自導的作品, 透過一個構思多年的創作,執導了一部戲內戲外思考人生的電影。《弊傢伙,JJ唔見咗》上田慎一郎擺脫過去的敘事格局,以平實直敘的模式,描繪一個奇妙科幻故事。

《弊》片故事講述田上晃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他跟朋友隻身來到東京創業,創立了「指南針」網漫手機程式。一天,晃於派對後跟陌生女子發生一夜情後,翌日早上發現自己的「JJ」失蹤了,連忙尋找醫生治療,但卻因沒有異狀而束手無策。後來,晃於網上搜尋一個關於「JJ」失蹤的組織「奔州集會」,才驚覺失去「JJ」其不只是他一人。於是,晃需要於六天內,只回到自己的人生起點,尋找他的命根…

上田慎一郎分別自編自導的《屍》片與《茄哩啡事務所》,均也表現著導演的個人風格,其獨特驚喜的創意,展現著電影的特色,兩部作品可謂是他藉著自己的電影來向電影致敬,來到第三部編導的《弊》片,則沒有再以電影來作主軸,取而代之是上田慎一郎創作多時的天馬行空故事,既是充滿懸疑、奇幻和幽默,難免也保留導演的個人特色。

就如觀感開始的部份所說,《弊》片整體的架構和格局,有別於上田慎一郎過往電影的特色,沒有過去的「扭橋」,反而著重於直接的故事陳述,刻下就會想到導演是否想轉換個人的風格呢?非也,導演的幽默感依然存在,只是在電影的劇情裡,導演不能夠再沿用過去那峰迴路轉的方法來演繹,這卻顯然地會影響整部電影的結構,所以,上田慎一郎這次以直接描述的佈局,這不失為很好的安排。

雖然說是影片是直接的描寫,但是故事卻是有著不少的含意或隱喻,「JJ」從身體離開的事件,並不真實,玩味十足,但被上田慎一郎寫成為一個追尋命根的故事,道出了人生對於過往的回望,面對眼前將來的一切。「JJ」本是男性的生殖器官,在電影中喻意為男人的初衷,田上晃隻身來到東京展開事業,但卻忘記了過去的理念,對漫畫的熱愛,與朋友的合作,就令他失去了自己的命根,走到過去回想的地方,尋找他的「JJ」,尋回他的初心,重拾現在的目標。

除此之外,電影的首尾畫面都是捕捉著藍天的東京城市,鏡頭下的摩天大樓,比喻著今天社會的資本主義,充滿著不同的慾望和野心,對照著田上晃的心境轉變,過去的簡單,現在的複雜,只是在追求名利,放棄過去的理想,在這城市裡迷失了自己。

縱然,《弊》片充滿著不少的喻意,敘事模式的轉變,突顯出上田慎一郎對於電影的不同表達,但是電影的故事卻是有點單薄,所說的是電影的主體未能藉著這個框架,趣味稍為減弱,有很多的發展空間,導致整部作品顯得較為平淡。這並不是不好,反而這更突顯出電影的主題,卻讓上田慎一郎在創作上更多元化,不單只是在過去的成功而控制著。

《弊》片的故事創意十足,奇情荒誕的劇情舖陳,借「JJ」來暗喻人生的初衷,今天的成功,回望過去,刻下反思自己的人生意義,跟父母的親情關係,骨子裡亦道出了人生的喻意。縱使電影的劇情欠缺了推進力,整體不能夠完全地發揮到當中的意念和趣味,不過上田慎一郎卻於影片中作出了不少的隱喻,觀看電影的過程中,也會產生對人生真諦的思考空間。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