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戀愛終結時 — 回望逝去情感的美好

日期:2022年5月24日
地點:高先電影院3院

愛情恍如坐在一段長途車程的路途上,經歷不同的風雨,愉快和傷痛的時光,二人能否一起走到路程的終點,或是選擇展開各自的路途呢?日本導演松居大悟最新執導作品,一對男女的感情回眸,細膩地刻劃著過去與現在的愛情憶記。《回到戀愛終結時》細膩動人的東京夜空,舞台上的燈光和舞步,回眸過去的美好時刻,留下現在的情感留戀。

《回》片故事發生在7月26日的這一天 — 他… 佐伯照生,這天是他的生日,但他並沒有刻意去慶祝生日,如常地生活,佐伯照生曾經是一位在舞台上起舞的專業舞蹈員,一次的意外,令他不能再踏上舞台,只能站在舞台旁,擔任燈光師;她… 野原葉,夜間計程車司機,每天晚上接載不同的乘客,有的是失戀,有的是生活不如意,在東京的夜空下的,看盡了人生的喜與悲。這天,在寧靜的晚上,野原葉重遇曾經愛過的佐伯照生…

《回》片是一套關於愛情逝去與開始的故事,其實過往也會看過相近類型的電影作品,以不同的方式處理,突顯出影片的結構與格局。影片取材自Jim Jarmusch的《世界呢分鐘》與《三個藍月亮》,片中亦重現了該兩片的影子;說是《回》片,片中其中一個的主要素材,就是計程車,野原葉駕駛著的計程車,在東京夜空的街道上行走,既是看著她這刻的美好,也回望過去她和佐伯照生的愛情。

7月26日,星期一,這一天,佐伯照生戴著口罩上班去 — 這刻,觀眾大概都會意料到,影片的背景是從現在的日本開始(年份為2021年),劇情以倒敘法的描寫方式,以六個段落的故事架構,代表著每一年的過去,回顧佐伯照生與野原葉的感情的終結回到開始的一刻,過去的美好,現在的遺憾。每一個段落的開始,鏡頭走進佐伯照生的房間裡,一年復一年的過去,改變的並不只是佐伯照生與野原葉的感情,還有社會的人和事,不管是劇情或是現實,過去的親密,現在的差距,寫下人和人之間的距離。

每一年的過去,導演以一天的作為故事的框架,每段篇幅描繪著兩位主角與其他人物之間的互動,二人的分開,回到相愛的一刻,一起度過佐伯照生的生日,坐在野原葉的計程車裡,二人的對話,模仿著《世》片中Winona Ryder與Gena Rowlands的一幕,既是向該片致敬,也流露著東京夜空的浪漫,映照著他們二人感情的美好時光,終結回到開始的一刻,在街角聽著歌曲,一起跳舞,感受著二人的愛情憧憬。

導演松居大悟今次以Jim Jarmusch的兩部經典作品貫穿著影片,伊藤沙莉化身成Corky(Winona Ryder於片中的角色名稱),計程車裡看盡人生百態,夜空下的的燈光,細膩地映照著人物心裡的情感。淡然的格調,逝去愛情的餘韻,電影以平行敘事的手法,描繪著佐伯照生與野原葉的日常,城市的足印,一分一秒,回不去的時光,留下美好的回憶。

片中兩位主要演員 — 池松壯亮與伊藤沙莉分別演活了佐伯照生與野原葉的神髓,二人表現著對於逝去的情感,池松壯亮的內歛含蓄,冷竣的臉孔,確實是帶點Jim Jarmusch電影角色的影子,伊藤沙莉的角色相對複雜,她亦能夠掌握到人物的性格層次,展現在計程車裡的一份寂靜,在片中亦有很多的發揮空間。然而,片中最為驚喜的部份,莫過於是曾經參演過Jim Jarmusch電影的永瀨正敏,於《回》片中客串一角,坐在長凳守候他的妻子的他,而他在片中亦重現《三》片和後來客串Jim Jarmusch作品《柏德遜》的其中一幕,可謂是電影的神來之筆。

《回》片從人物的經歷,時間的背景,骨子裡流露著Jim Jarmusch電影作品中那份「疏離都市」的觸覺,佐伯照生與野原葉二人面對過去的邂逅,愛情的過程,現在的分離,生活的瑣事,一根香煙,一段舞蹈,顯出今天都市人和人之間的關係疏離,《回》片既是松居大悟向Jim Jarmusch的致敬品,但是影片也不乏導演的個人風格,淡然的餘韻,細嚼一段似遠還近的感情。松居大悟透過電影,記下今天你我一起面對的疫情,觀看電影的時候,難免也會產生了一點的共鳴。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