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物語 — 惰性過後與夫妻矛盾

日期:2021年6月8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4院

一段婚姻,從相識至拍拖的開始,二人感情漸漸深厚,踏上人生的另一階段,步入教堂,展開新的生活。然而,婚姻卻因為不同的因素,感情凋淡,最後這段婚姻又會能夠維持下去呢?《100円的愛》編劇足立紳最新編導的電影作品,則把自己的親身經歷改編,寫下一個關於編劇人生與婚姻感情的故事。《愛妻物語》足立紳以第一身的角度,寫下一個關於夫妻之間感情,以及編劇背後的辛酸故事,反映今天日本都市的男女階級觀念。

《愛》片故事講述豪太是一位人氣單薄的編劇,他跟妻子千花雖然已經結婚十年,更育有女兒亞紀,可是他們的關係,卻因為豪太工作遇到的阻滯,千花對他開始冷淡,甚至沒有跟他發生關係。一天,豪太需要為新的劇本作資料搜集,帶著千花與亞紀一起走到香川縣,順道一家三口之旅,修補家庭的關係。然而,當他們到了香川縣之後,才發覺這一切都已經空歡喜一場,縱使這次行程失去了目標,但是豪太仍然想藉此機會,跟千花修好夫妻之間關於,於是豪太與千花與亞紀三人,一起開始踏上這段旅程…

認識足立紳這位編劇的名字,大概是從武正晴於2014年執導的《100》片開始,接著武正晴執導的《幕後古玩家》,也是自足立紳的執筆。從這兩部的電影中,便留意到足立紳的劇本,滲透著對於人生頹廢的描寫,而這個人物的設定,延續至他自編自導的《愛》片中,這部改編自足立紳個人半自傳式的小說作品,透過片中的人物,透過夫妻之間的感情疏離,寫下豪太這位人物的「無能」。

其實,豪太又並不是完全「無能」,至少,他曾經奪得過編劇獎,但是,他一直欠缺了運氣,縱使愛妻與女兒的支持,但多次的失敗,就算是有多麼的支持,漸漸也會自我頹廢起來。豪太一直幻想著自己的成就有多大,可是就連妻子千花也因為他的態度,也漸漸瞧不起他,導致二人的關係,愛與性也慢慢地消失在他們之間。

足立紳以豪太的人物設定,自我嘲諷一番,寫下今天編劇表面看似風光,但背後卻是十分艱辛,當然豪太跟千花的關係,是否諷刺他的生活,那就不得而知,但是,足立紳透過這個感情的隔膜,暗地裡反映著日本男女之間的地位問題。在片中,豪太的性格比較內向,惰性盡現,心裡只想跟另一半發生關係,工作毫無起色,欠缺責任感。相反地,千花為了家庭努力工作,晚上回家煮飯,成為了擔起家庭之柱的責任,每次千花的出現,都會拿起一罐啤酒,暗諷女性的地位,漸漸蓋過了男性。

電影與小說的原題為《喜劇 愛妻物語》,言下之意,這是一部喜劇的故事,觀畢電影過後,顯然覺得「喜劇」二字是足立紳的自我嘲諷,整個故事都是呈現出這個家庭的「可惜」,可惜在於一對夫妻之間的感情,就連性生活也沒有,或是豪太已經沒有丈夫或是父親的責任,甚至是在工作上,一直沒有再堅持下去,一次的成功,便一直地在放棄。足立紳的幽默喜劇形式,是營造著對豪太與千花之間感情的矛盾,一段荒誕的旅程,重建夫妻的開係,也讓豪太明白這段婚姻的維繫。

很喜歡電影的其中一個比喻,片中千花經常穿上紅色的內褲,這看起來似乎是比喻著豪太對千花的性幻想,甚至角色上也是這樣的描述。然而,這條紅色的內褲,有著很深的意義,重點就不多說,進場觀看就會明白,但是,隨著劇情的發展過後,這個比喻就會更顯得感動。

片中兩位主要的演員,包括濱田岳與水川麻美的演出均是十分出色,濱田岳能夠把那種小男人的角色,表現得出入神化,演出準繩;水川麻美亦能夠把角色那女性主導的性格,表現得入木三分,讓她在片中的魅力不減。而飾演好兒的新津知世(亦即是動畫導演新海誠的女兒),無疑今次的演出,比前作《奇蹟車站》的表現好,大概今次的角色設定下,她的演出相對自然,也是令人討好。

《愛》片既是足立紳的一套半自傳式編導作品,也是一部反映今天日本社會男性地位問題的電影,劇情沒有刻意地描寫,但從骨子裡則可以看到足立紳對於男女階級的觀念描寫,從而反映著今天日本社會的寫實現象,幽默風趣的喜劇元素,神來之筆的比喻,娓娓到來著這段婚姻的悲與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