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三國無雙 — 其實有改編的需要嗎?

日期:2021年5月3日
地點:嘉禾海運

對於一眾熱愛電子遊戲的機迷們,對於日本遊戲「真.三國無雙」絕不會陌生,2000年開始,這個以三國時代的人物作為主線,進行歷史的著名戰役的遊戲,至今仍是十分受歡迎。曾執導《殺人犯》的周顯揚導演,偕同妻子杜致朗的一導一編再次合作,以不同的形式詮釋,把這個受歡迎的遊戲搬上大銀幕。《真.三國無雙》從遊戲的模式走到電影的框架,縱然會有不少的發揮空間,但是摸不著頭腦的劇本,只會令人看得更撲朔迷離。

《真》片故事發生在二千多年前的中國,有一種神秘的力量 — 無雙,武將擁有它可以一人斬殺千軍萬馬,控制住無雙的人被稱為無雙英雄。在東漢末年,因政治腐敗以致民間爆發黃巾起義,朝廷束手無策,劉備帶着結義兄弟關羽和張飛,平定了黃巾亂賊,然而卻被貪官陷害,反遭士兵追殺。這時,董卓趁機入京霸佔朝野,引起天下動盪,曹操看不慣朝野上下的懦弱,冒著生命危險,獨自刺殺董卓,雖然失敗,但卻一石激起千層浪,諸侯們紛紛起兵,建立盟軍伐董,曹操、劉備、關羽、張飛亦參與會盟,展開一場英雄之間的對決…

周顯揚與杜致朗這一導一編的組合,從周顯揚首部執導的《殺》片開始至今,一直形影不離,他們二人創作了多部不同類型的電影,《真》片是繼他們合作的前作《我們永不言棄》後,最新上映的作品,可是,《真》片從籌備到後期及完成,花了數年的時間,到了前陣子,大型宣傳海報在旺角街頭出現之時,難免會是有一點的期待,作為有或沒有玩過這遊戲的觀眾們,其實又是抱著什麼的心態觀看《真》片呢?

《真》片的故事是以三國故事前,劉關張三人與曹操跟呂布與董卓之間的對爭作為故事的骨幹,配合電影的格局,片中大量的電腦特技設計,把遊戲的模式戲變成電影的格局。改編成電影的劇本,無疑是有一定的難度,甚至是要吸引一群遊戲迷進場,談何容易,前車可鑑,很難具有說服力,這絕對是有一定的難度,如何把這題材拍得好。當然,《真》片亦難逃這命運,看畢影片之後,第一個感覺就是… 在這兩小時的觀影過程裡,究竟看過了什麼呢?

為了迎合遊戲本身的宏大浩盪的場面,電影本身有不少大型的戰爭場面設計,縱使,電影於新西蘭的取景,在影像上的確是令人目不暇給的觀感,但是,泛濫的航拍鏡頭,只會令人感到累贄。為了迎合電影的設定,片中出現大量的電腦特技,處理千兵萬馬的場面,可是整體的處理並未算十分理想,大概是因為在大銀幕上觀看,很多細節卻是顯得十分模糊,最嚴重的是很多情節的處理未如流暢,既是看到電影的不足之處,亦只是看到混亂的影像,若然理解到特技在電影中的難處,那又何必這麼大的野心呢?

《真》片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也是令觀眾難以投入,就是配音方面,當然,電影中大部份參演的演員,都是非粵語演出,故需要配上粵語亦無可口非,當知道電影中由楊祐寧飾演的劉備,為這角色配音的是周顯揚本人之時,心知不妙,他那「柔軟」的聲線,跟楊祐寧已經格格不入,更何況是劉備?幾乎整個過程都已被抽離,加上周顯揚在片中亦有客串一角,當他演的角色遇上劉備之時,刻下就上演了一場「當周顯揚遇上周顯揚」,心裡也亂了一會兒,發生了什麼事呢?黎耀祥則為由王凱飾演的曹操配上粵語,同樣地感到有點奇怪,並不是黎耀祥配得不好,而是兩者拼湊起來,又是格格不入。

無疑,這部電影最令觀眾期待入場的原因,大概不是電影如何描寫三國的故事,而是想知道周顯揚與杜致朗如何處理這個故事,既能夠把這劇本具有說服力之外,亦能夠讓不同的觀眾們,投入於這劇情的發展。可是,電影是欠缺了這部份,打從《殺》片開始,周顯揚的電影總是有著後勁不繼的感覺,開始時能夠讓觀眾投入於其中,但後段則令人感到「莫名其妙」... 然而,《真》片也是有著相若的觀感,這大概是因為劇本所致。

由杜致朗與李芮合編的劇本,無疑是整部作品的敗筆所在,首先,要以兩小時的篇幅,描寫討伐董卓至劉關張對戰呂布的故事,其實已經有一定的難度,人物眾多,劇情複雜,現在的劇本,就只是顯得雜亂乏味,後段更顯得十分誇張,難掩劇情的失色。此外,影片忽略人物的描繪,就算對於劉關張與曹操的人物性格,亦只是過於表面,觀看電影的觀眾們,不一定是這遊戲的玩家,現在看起來,就只會是一堆的問號。片中其中一個很深印象,而亦令人摸不著頭腦的部份,就是對白的描寫,不能否認,電影的對白寫得太生硬(甚至想用核突來形容),當中那不倫不類的對白,配上演員們認真的演出,只會令人毛骨悚然。

片中的演員們表現,更是難以利用三言兩語來形容,其實這也不是出自於演員們本身,而是因為劇本的問題,導致演員在演出上,難以表現出個人的發揮。什麼特邀領銜主演、特別客串、友情演出,又有什麼分別呢?也只不過是「掛名」,有些演員的演出,更只是閒來出現一兩場而已,或是演閒角也沒有留意得到,突兀的舖排,這也是導演與編劇的問題,沒有好好地安排演員的戲份,導致整體的演出不平均,各失水準,浪費了部份(只是部份)演員的個人表現。

縱使,明白對於遊戲改編電影是具有一定的難度,《真》片在拍攝與後期製作上,亦花了不少的時間,亦不能否認團隊的認真,但是,現在出來的效果,的確是未如理想,這不單只是對於電影本身的特技需求而未能配合之外,演員的演出,劇本的編寫,導演的表現等等,均是未如理想… 或者,唯一是稱職的部份,就是周顯揚與杜致朗二人對於影片製作的投入度,其實他們也只是想把影片拍得盡善盡美,只可惜二人均是有心無力,是抱著失望而回?還是只懂笑罵?這就是很個人的觀點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