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與他們的距離 — 「惡」的定義是何在呢?

日期:2021年4月19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2院

「人性本善,人性本惡」,這句已經耳熟能詳的諺語,道出了人性善惡的看法,然而,我們也有沒有想過,到底人性本是善?還是惡呢?《就算世界與我為敵伊朗導演Mohammad Rasoulof最新執導的電影作品,以四個關於「死刑」的短篇故事,暗地裡反映伊朗的社會現象。《惡與他們的距離》一脈相承的四個短篇故事,寫實地描繪伊朗的現況,在體制下人民承受的抵抗和壓迫。

《惡》片的四段故事,分別為「這裡沒有惡魔」、「她說:你一定行」、「生日」、「吻我」。

「這」片中的Heshmat是一位好爸爸,好丈夫,每天接送妻子下班與女兒放學,每天過著平凡的生活,然而,每天的晚上,不分日月,他獨自駕駛著汽車,回到上班的地方…

「她」片中正在服兵役的士兵Pouya,只要完成兵役期,他便可以拿取護照,跟女友一起實現出國的夢想。可是,這天晚上,他首次要被迫去為死囚執行死刑…

「生」片中的士兵Javad為了給驚喜她的女友Nana,趁著她生日的這天,特地請三天假期為她慶生,更向她求婚,巧合地,Nana的亦師亦友不久前去世,Nana無心慶祝生日之餘,Javad更發生了一個秘密…

「吻」片中的Bahram與Zaman居住在遠離人煙的郊區,養蜂過活,曾經行醫的Bahram,為附近的鄰居診症。一天,他們好友的女兒Darya前來探望數天,原來這是Bahram與Zaman的刻意安排…

Mohammad Rasoulof的前作《就》片, 以一個完整劇情的故事,寫實地描寫社會的不公,冷峻沉實的影像,呈現著社會的強權壓迫。今次,他卻以四個短篇的故事發展,作為整部作品貫穿的脈絡,透過不同的人物背景,他們的職業,把電影中的「惡」突顯出來,暗地裡是在諷刺伊朗的社會狀況… 這就暫時不提,容後再說。

那… 什麼是「惡」呢?就如文中的開端所說,人性本善,人性亦本惡,如何去量度善惡之分,片中的四位主要人物,隨著不同的角度,探索他(或她)對於惡的理解。如是這樣,Mohammad Rasoulof是否在諷刺什麼呢?伊朗是全球死刑執行率最高的國家,導演就是透著這四個故事,直接或暗地裡描繪死刑對於他們所呈現出來的「惡」。

片中這四位人物本來就是平庸的人,從表面上看到他們並沒有什麼的異樣,他們可會是你我身邊擦過的人,為什麽他們又被黐為「惡」呢?無可否認,Mohammad Rasoulof藉以電影直接地諷刺伊朗今天的政治體制,「死刑」暗喻為「惡」,為了生活,為了家庭,卻跟「惡」漸漸的拉上,服從國家的暴力行為,本是無邪的他們,活在善惡之間。

四部短篇作品,各具不同的特色,最深刻的一段,確是開端的「這」片,片中既有不少的隱喻,但也掩蓋不到最後結局的一刻,刻下目瞪口呆,來不及反應。「她」片與「吻」片可說是有連貫性的故事,因為「她」片的前因,導致「吻」片帶來的後果,諷刺制度下帶來的強權。「生」片看起來是一個甜蜜的愛情,但背後卻承受著沉重的抑壓。

Mohammad Rasoulof以寫實的影像,記下今天伊朗的社會現象,沒有仇恨的他或她,怎可能會有邪惡的出現呢?《There is no Evil》這個片名,表面上是比喻伊朗這片土地並沒有邪惡,不過,Mohammad Rasoulof卻以這個片名,反諷這個仍然以死刑作為懲罰的城市,本是無邪的人,卻要做出邪惡的行為,利用暴力,服從社會的體制。

世上並沒有邪惡,邪惡的出現,往往就是外來的因素,導致本性轉變,才會引致「惡」。《惡》片中的不同人物,探討今天伊朗的沉重社會議題,Mohammad Rasoulof作為說故事者,透過影像,構成了對自己國家的面貌,讓觀眾們知道人民一直在面對的國家問題,從而揭開伊朗的政治權力,寫下國家對於「惡」的反思。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