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罪犯 — 百看不厭的近代南韓經典作品

日期:2021年2月25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4院

南韓導演奉俊昊憑著《上流寄生族分別奪得康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以及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與電影等大獎,成為一時佳話,讓觀眾再次留意南韓的電影發展。當然,除了奉俊昊,南韓電影導演不得不提曾經執導《JSA安全地帶》的朴贊郁,他執導的「復仇三部曲」為人津津樂道,包括於康城影展中奪得評審團大獎的第二部作品,百看不厭。《原罪犯》一段復仇的過程,勾起舊日的回憶,目不暇給的影像,震懾的劇情,強烈震撼的風格,至今仍是印象難忘。

《原》片故事講述吳大秀本來有個美滿愉快的家庭,可是他卻突然被擄走,醒來已身處是在一間密室裡,一直被禁錮十五年。後來,大秀終於重見天日,他決定要去查出被禁錮的真相,這時,他卻遇上在美道 — 這位身份神秘的女子,她陪伴大秀一起尋找真兇。直到有一天,真兇在他們身邊擦過,他們亦開始漸漸走近真相背後的秘密…

2002年,朴贊郁開始「復仇三部曲」的創作,分別執導由宋康昊、申河均與裴斗娜主演的《復仇》、《原》片、以及李英愛主演的《親切的金子》,三部作品均展現出朴贊郁的個人風格,亦表現著他的暴力美學格調。說回《原》片,影片改編自同名連載漫畫作品,電影的故事從吳大秀被禁錮開始,十五年來於密室裡的生活、自尋短見、嘗試逃走,遇上了美道,追尋被禁錮的原因,最後因李宇珍的出現,謎底似是解開,但卻原來局中有局,才是令人意想不到。

《原》片確是有很多令人讚歎不絕的元素,先從影像的角度來看,整部作品以較沉重黑暗的調子處理,突顯出電影的特色,加上暴力的情節,添上了腥紅的色,兩者之間的襯托,既是營造著一份衝突,但也為電影的畫面添上不少的獨特色彩,最後的一幕,白茫茫的雪地,二人的擁抱,到最後的一道光線,真相埋沒了,帶點無助悲痛的傷感。攝影方面同樣精彩,當中不能不提長鏡頭的打鬥戲份,這段情節以一鏡到底的拍攝,鏡頭的移動,配合狹窄的走廊設定,把吳大秀的情緒層層推進,增添電影的震撼力。

劇本亦是電影值得留意的部份,從劇本不同的細節裡,交代著吳大秀、美道與李宇珍的角色設定,從不同的角度,描寫三人之間的關係,當中沒有刻意地詳細緻地描述他們的背景,然而是從劇情裡慢慢地推敲,起承轉合的敘事手法,引來不同的思考空間,是劇本的風格特色。除此之外,層層推進的劇情,完整的故事處理,流暢的舖陳,令人意想不到的劇情發展,配以狹小空間的設計,營造著強烈的壓迫感。

影片的第一場,在天台上的吳大秀,他的手拿著準備跳樓自殺男子的領呔,似是在拯救著他,但也是在讓他正在感受著「死亡」來臨的恐懼;影片最後的部份,在海灞上的李宇珍,他的手捉著準備跳下自殺的李秀芽,鏡頭重覆出現年輕與現在的他,反覆地在進入他的心境,竟然宇珍是想拯救秀芽,還是想她放開這沉重的壓抑呢?兩場似是沒有關連的場口,從電影的劇情之間連貫,首尾呼應的舖陳,娓娓道來大秀與宇珍面對死亡的矛盾心態。

片中兩段「不論」的感情,引申至電影的主軸 — 「復仇」與「贖罪」,李宇珍與李秀芽的姊弟戀,二人在課室裡發生的事情,被吳大秀發現後,卻傳到他的朋友,輾轉回到秀芽後受壓,選擇自殺了結,李宇珍選擇向吳大秀復仇,讓他與美道產生感情,發生父女戀。吳大秀因為過去的過錯,向李宇珍贖罪,最後選擇的方法,不只是向他贖罪,也是向自己贖罪,因為他跟美道的關係,為了保護她,卻選擇了... 但是,美道真的不知道嗎?就算是知道,仍會跟大秀在一起嗎?電影最後也給了答案了。

李宇珍一直沒有埋藏自己的身份,只是讓吳大秀自己去追尋向他復仇的是誰,在劇本方向,在不少的細節裡,也道出了一點的端倪,最終也是要宇珍在大秀面前出現,才勾起了他過去的「過錯」。後段,李宇珍回想捉著李秀芽手的一刻,捨不得放開她的手,秀芽為了留給宇珍紀念,卻拿起他的相機,拍了一幀臉帶笑容的相片,但是,這卻反而是對宇珍十分殘酷,這份笑容一直留在他的心坎中,就只會引來復仇的計劃,最後也只會向過往做的事「贖罪」,大概這也解開了宇珍多年來的心結。

《原》片無論是在劇本的故事發展,影像的設計,或是角色的設定,都是一部計算精準的電影,朴贊郁的執導技巧純熟,流暢自如,展現著個人的特色和風格,淋漓盡致的暴力美學,震撼力十足。崔岷植、劉智泰、姜惠貞三人的演出十分突出精湛,互相擦出強烈的火花,發揮收放自如,確是一部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百看不厭的南韓電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