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 — 重拾逝去的愛情

日期:2020年11月14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 6院

喜歡一個人,並不是會一個主要的理由,就是喜歡,便會想跟對方永遠在一起,然而,時間的消逝,漸漸跟對方的感情沖淡,那… 二人之間是否仍有「愛」的存在嗎?鍾孟宏執導的《陽光普照編劇之一張耀升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作品,藉著他的父母一段既是真實又是荒謬的經歷,寫下一個為「愛」重新定義的電影作品。《腿》一段尋腿的旅程,逝去的感情回憶漸漸湧現,找回過去的愛情記憶,既是荒謬但是卻有點對愛的思考。

《腿》的故事講述鄭子漢與錢鈺盈因為跳舞而愛上了對方,成為了情侶後便結婚,本來以為美好的生活,卻因鄭子漢一注股擲,二人的關係卻陷入了絕境,如成陌路人。後來,鄭子漢被發現患上重病,必需要截肢來維持生命,正當他們以為這次能夠讓他們的感情再次拉近的時候,鄭子漢離開了,腿也不見了。錢鈺盈為了尋回丈夫的截肢,尋求醫生等人的協助,展開了一場「尋腿」的旅程…

曾撰寫過小說作品的張耀升,出版過不少長篇與短篇的小說作品。2016年首次為陳玉勳執導的 《健忘村》合作編寫劇本,去年與鍾孟宏合編的《陽》片,榮獲提名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腿》是他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與鍾孟宏合編這個關於導演父母的一個故事,截肢是真實事件,尋腿也是真實事件,那… 如何把這真實事件,放在一個電影的劇情呢?

影片先以錢鈺盈與鄭子漢這對夫妻面對的「生」和「死」作開端,道出了這兩位人物之間的感情,是「親密」還是「陌生」呢?劇情把觀眾帶回到他們相識的一刻,二人相識於跳舞,鄭子漢追求錢鈺盈,鄭子漢與錢鈺盈的情深,卻因為男方的「誘惑」,導致二人之間的感情開始產生變化,然而,錢鈺盈對鄭子漢的感情堅持,對尋回丈夫截肢的執著,卻營造著彼此之晒的衝突。

從尋腿的旅程開始,錢鈺盈一直回望她跟鄭子漢的感情,縱使旁人一直希望她不要再嘗試尋找丈夫的截肢,但是,在錢鈺盈的心裡,丈夫的腿不只是代表著他的完整,還有是他們二人感情的修補,縱使丈夫對她不忠不義,但是她仍然要為丈夫找回失去了的腿,是她嘗試挽回這段感情的缺失,截肢不可以被代替,感情也不可以,只有錢鈺盈才會明白,她對丈夫的愛,是不會改變的,就如他們在舞台上跳舞,二人的步伐一致,腿在她的心目中,佔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位置。

這個故事實在是戲劇性,甚至是很荒謬怪誕,尋找截肢可以構成一個故事內容,若然不是導演親口說著這是改編自他父母的親身經歷,也很難猜想到,這會是一個什麼類型和題材的電影。張耀升以黑色幽默的風格,貫徹著「甜蜜生活」的格調,帶點喜劇感,沉實的色調,不同的時序舖陳,描繪著鄭子漢與錢鈺盈二人的感情變化。在錢鈺盈的心裡,對感情的一份執著,喜歡一個人的投入(或是專一),伸延著她必定要尋回截肢的原因,是她對這段婚姻的尊重,也是她對丈夫的尊重。

張耀升在故事裡加入了不少喜劇的元素,當中有不少的對白,笑聲的背後,其實是道出了二人的婚姻矛盾,彼此之間的關係漸變陌生,或許感情的沖淡,彷彿眼前的並不是真心相愛的枕邊人。影片分別由張耀升與鍾孟宏擔任編劇,就如上段所說,影片貫徹了「鍾孟宏式」的電影風格,以張耀升的故事作骨幹,配以鍾孟宏的模式,對白的設計,場面的調度,都其實是很一脈相承,加上鍾孟宏的攝影,幾乎是很難找到張耀升的個人特色,這卻是影響了他在日後的電影風格。

桂綸鎂與楊祐寧在電影上的首次合作,他們在片中其實並不多同場的戲份,但是仍能看到互相之間的火花。楊祐寧的演出比較內歛,性格含蓄平靜,表現算是四平八穩,但是發揮卻並不多。桂綸鎂這次演黑色幽默的角色,性格比較外露,人物的演繹亦相對多一點的發揮,是她過往比較少接觸的角色類型。

《腿》是一部具有豐富娛樂性的電影,影片的預告片具有吸引力,的確是十分成功,突顯出對影片的好奇心。電影有不少的可觀之處,幽默生動的格調,劇本的工整,攝影的清晰,襯托著電影的特色;然而,電影是有一點的不足,幽默的特色仍在,故事亦有不少的可觀之處,荒謬諷刺的格局,可是,仍然欠缺了導演的個人風采。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