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處 — I Get You, Bro!

日期:2020年11月5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4院

回想剛踏入十八歲,步進成年人的一刻,大家最想做的是什麼?考車牌?到戲院看三級片?還是… 這個問題,的確是勾起了很多舊日的回憶,當然,那時,年少氣盛,可能會有更想做的事吧!是夜觀看由台灣導演林立書執導的最新電影,以一對學校裡的好友,在十八歲生日前的那一天,一次的意外,他們展開了一段意想不到的旅程。《破處》大膽破格的敘事形式,一段荒謬瘋狂的破處之旅,描寫今天青少年的成長意義。

《破》片故事講述陳祖烈與神器稱兄道弟的好朋友,二人經常在學校裡胡鬧一番,他們的直播頻道吸引不同的女性觀眾,包括在街頭擺檔的西施。阿烈為了幫神器十八歲前「破處」,在網站裡約了美女萬德蓮,讓神器可以成為「真正」的男人!沒想到,萬德蓮在汽車旅館因吸食過量毒品後身亡,阿烈與神器連忙尋找方法處理屍體。於是,他們開起直播,誠邀一起環島的團友,結果,西施成為了他們的「團友」,三人帶著「萬德蓮」,展開了一段成長的旅程…

《破》片是林立書第二部執導的劇情長片,與《九降風》編劇蔡宗翰合編劇本,編寫了這部青春性喜劇作品,從電影的片名、劇照與海報的包裝,大概會猜到這是一部什麼類型的電影,台灣近年有不少以青春為主題的電影,但是如《破》片般以性為主題的電影,相對會是比較少,然而,在觀看電影的過程中,這並不只是一部純性喜劇作品,骨子裡其實也道出了青少年的成長命題。

電影從兩位青少年之間的友誼,對性愛的好奇,忽然卻發生了一宗命案,展開了一段環島旅程;整個故事的舖陳,其實是有點莫名其妙的,彼此幾乎是沒有連結性的素材,如何連貫在一起呢?電影的片名其實過於表面,大概是讓觀眾對影片產生好奇的心態,片中也的確是有不少性愛的描寫,不多,主要是前半段的部份,青少年就是一直憧憬著第一次的性愛。

林立書與蔡宗翰的劇本,帶出黑色幽默的風格,荒謬的青春少年時,兩位主角對性愛的幻想,影片的後段部份,以公路電影模式處理,帶出朋友之間的情誼,現實的成長殘酷。劇情一直都只是說阿烈幫助神器破處,那阿烈呢?其實在片中沒有說過阿烈有沒有破處,甚至他一直都埋藏著不少的秘密,神器卻不知道,在環島的過程中,西施「破處」後,阿烈卻一直沉默不語,神器也對阿烈怒罵,阿烈也在想著如何將對方從自己的直播頻道上封鎖,他也顯得冷漠孤寂。

阿烈與神器分別生活在不同的家庭環境,阿烈跟隨父親從香港到台灣生活,一直活在自己的圈子裡,欠缺家庭的溫暖與照顧,他卻不懂如何去愛身邊的人,只懂把自己的快樂,投放於網路上,滿足自己的愉悅,別人給他的「讚」,是他覺得被愛的成功,但是,阿烈又會否明白,這是真心的愛嗎?然而,神器雖然一直都當作被欺負的一人,經常在直播中被阿烈玩弄,但是,他跟阿烈仍然常出雙入對,是因為神器對阿烈的朋友關係,不單是表面的友誼,而是出自於真心跟他當朋友。

林立書以鮮艷的色彩,襯托出電影的虛幻格調,節奏明快,片中亦插入不少的動畫在影像上,導演透過輕鬆的影像,營造個人的風格,調淡電影中的沉重,長大成人過後,人生並沒有更加美好的反思。然而,《破》片亦有一點的不足之處,在於人物的描寫不夠深入,以及後段的劇情發展,敘事卻比較散亂,劇本也不夠工整,影響電影整體結構的完整度。

游泳池在電影中佔有一個重要的位置,電影開始不久,阿烈與神器在直播期間墮進游泳池裡;最後,阿烈與神器二人躺在游泳池上閒談,阿烈問著神器破處後的感受,首尾呼應的故事結構,道出了阿烈與神器之間,無論經歷過什麼的事情,他們的友情仍在。

《破》片以黑色幽默的故事風格,公路電影的結構,誇張的演繹方式,描寫青少年成長時面對的荒謬與沉重,導演林立書以青少年對性愛的慾望,反映著對成長的青春殘酷,虛幻的收筆,開放式的結局,思考對少年長大成人後要負擔的責任,帶來對道德觀念的探討。

那… 長大成人後,又會是甚樣呢?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