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捲煙 — 一支煙的時間

日期:2020年11月3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6院

昔日,香港電影的類型繁多,黑幫題材的電影尤其好看,除了流露著片中人物那份濃烈的剛陽味道外,呈現出強烈的江湖有情有義的兄弟情。是夜觀看由陳健朗自編自導的首部劇情長片,一位在黑道遊走的退役華藉英軍,以及南亞來的小伙子,建立起相遇相知的兄弟情誼。《手捲煙》久違強烈色彩的電影格局,手捲了一支香煙,懷緬過去與現在的兄弟之情。

《手》片故事講述曾經當華藉英軍的關超,退役後流落江湖,以走私維生。一天,因為一批毒品,南亞裔人文尼被黑幫頭目泰哥追殺,誤闖到關超的家,關超勒索文尼,以一百萬換取讓他躲藏五天的條件。關超開始時對文尼存有懷疑的態度,但是關超卻一直保護文尼,當二人漸漸地建立了一段友情之時,文尼已經落在泰哥的手上,關超會否出手相救文尼嗎?

演而優則導的陳健朗,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以香港回歸前後的時期作電影的背景,從1996年,關超與英軍們之間的兄弟友情,伸延到2019年,他跟文尼的友誼,兩段不同的友情,狹蓬在黑白兩道之間,隨著時代的變遷,人和物的轉變,點起了一支手捲煙,只能默默地承受背後的沉鬱。

華藉英軍們站在邊境的紅花嶺,一起回憶過去的美好,眼前的唏噓,人生難以重新的選擇,默默地承受著現實,手捲起了香煙,不能回望過去,只好呼著慨嘆的人生。關超與文尼同是淪落人,活在社會的邊緣,被受遺棄,彼此捲起香煙,兄弟之交,他們二人彼此在各位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是要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嗎?

影片穿插過去與現在的劇情,過去時,關超與英軍們之間的友情,隨著時代的過去,各自尋找生存的方法;現在,關超投靠走私維生,黑白兩道的交涉,他只能站在灰色地帶,文尼的出現,讓關超重拾兄弟的友誼,但心裡卻背負好友的去世,令他難以面對昔日的戰友。

陳健朗在劇本的處理上,以兩個不同時代與局面的香港,引申至兄弟友誼的劇情發展,香港在地身分與南亞族裔認同之間的切入點,關超和文尼被社會的忽略,寫下了對二人之間的情義,滲透著濃烈的剛陽味道。關超一直未能解開心裡的鬱結,吸著手捲煙的他,寂靜的傷感,活在邊緣的小人物,寫下內心的孤獨寂寞。電影不少的情節,發生在重慶大廈裡,透過場景的空間設定,營造著一份強烈的壓迫感,呼應著關超與文尼承受的抑壓,仿如被困在缸裡的金錢龜。

影片呈現出久未遇見的香港電影色彩與格局,導演以兩種不同的色調,代表著過去的平淡,與現在的複雜,營造著濃烈的電影氣氛,突顯出導演的個人風格。香港電影比較少以南亞裔人作為主題,電影從文尼的視點角度,看著關超的身份矛盾和衝突,讓電影的素材上,能夠作出更多不同的發展空間。

片中兩位的主要演員 — 林家棟與Bipin Karma,在片中的表現均為十分突出,兩位多場的同場演出,擦出很大的火花;貫穿整部作品的林家棟,在片中有不少的心內戲,把人物的性格掌握準繩,演活了關超的神髓,片中亦有不少讓他有演出的發揮。Bipin Karma在片中演出的文尼,收放自如的演繹,整體的表現平穩,恰如其分。除了他們之外,片中最為深刻印象的,是演出台灣黑幫竹昇的太保,戲份不多,但他出場的一刻,帶來一份壓場感。

《手》片作為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無疑是一部具有野心的作品,影片的部份細節,其實可以有更好的舖排,當中的華藉英軍與南亞裔人的背景,若是可以作多一點的描述,效果應該會是更好。當然,在有限的資源下,陳健朗已經是交足功課,整體表現遊刃有餘,導演技巧具有水準的表現,能夠展現出他的個人風格,同時亦呈現著香港電影的格局。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