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房客 —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日期:2020年10月26日
地點:K11 Art House 12院

原諒一件事情,或是原諒一個人,同樣地是要去學習,如何去接受和包容,寬恕別人的錯誤,懂得無悔地去愛。是夜觀看由《陽陽》導演鄭有傑編導的最新電影,藉著一段房東與房客的關係,家庭之間的不諒解,現實社會的不公平對待。《親愛的房客》房東與房客的關係,社會對身份的認同,鄭有傑探討「家」的定義,道盡現實對弱勢與低層的內心苦衷。

《親》片故事講述任教鋼琴的李健一,在眾人的眼中是一位正人君子,一直以來,健一照顧房東患有糖尿病的母親周秀玉,以及他九歲的兒子王悠宇,他的房東 — 王立維,跟李健一有著一點感情的關係,可是立維去世以後,他的母親一直都不原諒健一。一天,立維的母親突然去世,立維的弟弟立綱回家後,刻下發覺他們的家的房東已過戶為悠宇,健一亦收養了悠宇,立綱認為這是健一的密謀,於是便報警調查,後來才發覺這件事情並不簡單…

睽違五年,2015年與勒嘎.舒米合導《太陽的孩子》後,鄭有傑自編自導的新作,從一宗案件,引申至一段男同志的感情故事,伸延著今天社會的不同議題。《親》片以倒敘的方式敘事,電影的前半段部份,從健一從拘留所帶到法庭的一刻作開端,透過檢察官與林健一之間的對話,劇情回到健一照顧秀玉與悠宇的情節,帶出健一與立維既是房東與房客,也是情侶的關係。電影裡亦對不同的人物,作出多一點的描寫,從而推展至劇情的後半部份。

電影的後半部,則帶點懸疑的元素,從前半小段對健一的性格,推敲至秀玉去世的猜疑,健一真的是殺人兇手嗎?劇情的細節裡,以不同的人物角度,包括立維的弟弟立綱,以及悠宇等人的視點角度,重新審視健一的為人。健一卻是站在無助的位置,不只是無辜地被受懸疑,還有他的同性戀身份,也被遭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只能默默地忍受著這份「罪名」

鄭有傑以不同的人物支線,刻劃著彼此之間的情感關係,健一與立維的感情,平實細膩的描寫,篇幅不多,但仍留下深刻印象。健一與秀玉之間的關係,彼此有著說不出來的感覺,心裡有份難言之隱,母親掩飾對兒子去世的傷痛,縱使健一一直地照顧著她,但是這也彌補不到秀玉心裡的傷痕。健一與悠宇,這段「父子」的感情,溫馨真摯,在悠宇的眼中,健一取代立維的父親身份,只要健一在身邊,他就會感到幸福。

電影一直都是佈滿著比較沉實陰暗的色調,這是反映著健一的內心心境,一直活在傷痛沉鬱的生活裡,獨自擔起照料秀玉與悠宇的責任,承受沉重的壓力。他的職業能夠讓他在壓力中帶來不點的抒懷,輕輕的音樂調子,抒發他內心的抑壓。最後,陽光普照,電影的色調漸漸顯出光明,這也代表著健一心裡的壓迫已被解開,讓他再次踏上他的人生道路。

「以後我可能沒辦法保護你了,儘管我不在你身邊,但你一定要記得我永遠永遠都愛你。」

劇情層層的推進,觀眾從鄭有傑的故事舖陳,感受到健一對愛情而要承擔的責任,對立維的思念,然而,在健一的背後,卻是要遭受沉重的悲痛。影片探討著同志在台灣社會的對待,健一與立維是一對不被認同的情侶,雖然健一獨自養活悠宇與秀玉,不只是因為立維去世的贖罪,而是出自他的真心,對這個「家」的責任。可是,他的付出卻不被人接受,被社會的不同價值觀,帶來不必要的歧視。

在片中演出林健一的莫子儀,是他於鄭有傑首部執導的《一年之初》片後,相隔十四年的再次合作,無可否認,莫子儀在片中的演出十分精彩,其內歛的演出,突出了角色的性格,感情的掌握精準,表現突出。演出周秀玉的陳淑芳,她在片中的戲份雖然不算很多,但演出同樣精彩,能夠演繹角色對兒子去世後,內心的傷痛感受,以及要接受健一的矛盾心境,演出收放自如。飾演悠宇的白潤音,他跟莫子儀在片中有不少的同場演出,整體的表現亦十分自然,恰到好處。姚淳耀演出的立維,他的戲份相對比較少,跟莫子儀的同場也不多,但是兩人卻能夠演出深刻的濃烈的感情。整體的表現亦見成熟。

《親》片是一部很動容細膩的電影,鄭有傑透過電影,聚焦在社會的議員題,片中探討著一個不完整、沒有血緣的家庭裡,如何會得到幸福與快樂,健一與悠宇之間的親情,有著一份說不出的感動,故事帶出對「家」的不同問題,反映現實社會的不公平,自我反思對「愛」的定義。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