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味 — 母女之間的難言心鎖

日期:2020年10月27日
地點:K11 Art House 12院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父母養育兒女長大,同一屋簷下生活和成長,彼此之間的坦誠相對,也可會埋藏著一點的難言,縱使默默地埋藏在心底裡,但是也離不開家庭之間的親情。是日觀看由台灣導演許承傑自編自導的首部劇情長片,改編自他本人執導的短篇電影,父親的去世,母親的難言,寫下母女之間的一份感動。《孤味》細緻的故事舖陳,淡然窩心的親情,哼唱著動人的餘韻。

《孤》片故事發生在台南,林秀英是餐廳的老闆,丈夫離開這個家庭,獨自養育了三位女兒,陳宛青、陳宛瑜與陳宛佳(佳佳),只有佳佳跟隨母親在台南生活。這天,秀英的七十大壽,她興高采烈地走到市場準備食材,當佳佳在餐廳安排壽宴之時,她卻收到一個消息… 父親去世了。宛青與宛瑜趕回台南,準備父親的身後事之時,卻發現大家心裡存在著多年來的難言之隱,在「丈夫」與「父親」的面前,道出了彼此的心底話…

從廚房裡烹調美味的菜式,家庭埋藏的怨懟,許承傑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改編自2017年執導的短篇版本,整部作品以女性為主,母親埋藏的心結與怨恨,因為丈夫的突然離世,卻逐一被揭開,秀英與宛青、宛瑜與佳佳的母女感情,親密與疏離之間,如何放下心裡的傷痕,送別這位曾經愛過的人。整部作品佈滿著一份佳餚的美味,無疑,觀看電影之時,被片中秀英烹煮的蝦捲弄得肚子餓,真的很想品嚐這地道的美食。

「不管做什麼事情就要專心,要用心,這樣所有事心情都會順下來。

這一句對白,是在《孤》片的短篇版本中,秀英跟孫女小澄解釋什麼是「孤味」,從這段對白中,暗地裡道出了秀英多年來的心底話,堅持要做好一件事,就算孤獨也沒有關係。故事延續到劇情長片,許承傑透過片中幾位女角的不同視點,她們對母親與父親的關係,從大排檔到餐廳,秀英獨自照顧三名女兒,劇情裡沒有刻意歌頌母親的偉大,淡然地描寫秀英對女兒的愛護,她烹煮蝦捲的過程,比喻著她照顧女兒們,或對家庭的重視。

秀英大壽的當天,走到火車站接小澄後,在計程車裡拿起咪,點唱了「孤味」,您悠地哼著歌曲,唱出了她的心聲,她對女兒的照顧,不離不棄。後來,在壽宴的時候,宛真為母親點了歌曲「再會啦心愛的無緣的人」,暗喻母親對父親這段無緣的感情,諷刺母親大壽的一天,卻是父親離開的一天,幽了一默。最後,秀英在計程車裡再次點唱了「孤味」,事過境遷,進退之間,她放下了多年來的心結,很好的首尾呼應。

一場歡喜的壽宴結束,迎接傷感的喪禮開始,秀英對丈夫「小三」蔡小姐的嫉妒,在喪禮上二人分別以道教與佛教的形式,送別「丈夫」,縱使蔡小姐並不在場,但是,秀英也要讓蔡小姐知道,他是她的丈夫,這是她要為丈夫所做的一切(同樣地,她也不能在女兒們面前丟臉)。後來,秀英初次遇見蔡小姐,秀英只是輕輕的一句「蔡小姐」,眼神的對望,沒有一句說話,但卻互相明白心底裡的千言萬語。

許承傑以輕鬆的方式,處理整部電影的氛圍,既是有點哀傷,但又不乏一點的幽默,笑中有淚,寫實地描寫這段感人的親情故事。整部作品的結構十分流暢,許承傑的完整劇本,帶動著電影的故事發展,起承轉合的敘事方式,讓觀眾易於融入著劇情中,明暸秀英與女兒心裡的感受。片中的後段,三姊妹拿著父親從台北的明星咖啡館帶回來的「俄羅斯軟糖」(都說過看此片是會一直地肚餓的),三姊妹吃著軟糖,勾起兒時的回憶,笑聲裡留下美好的時光。

片中的主要四位女演員的演出,具有十分突出的表現,首當其衝一定是陳淑芳的演出,她亦是唯一一位從短片到長片同樣地演出秀英的一人,她在片中那不慍不火的演出,把秀英這角色的性格掌握準繩,演活了角色的神髓,很好看與精彩的演出。分別演三姊妹的謝盈萱、徐若瑄與孫可芳,她們的演出同樣突出,她們均能夠演繹角色的性格,恰到好處。除了她們之外,演出蔡小姐的丁寧、小澄的陳妍霏、甚至只演出一場的張鈞甯,各位在片中亦有不少的發揮,為電影生色不少。

《孤》片的英文片名為《Little Big Women》,這大概可形容一眾雖然平凡,但是十分偉大的女性們,亦即是秀英、宛青、宛瑜、佳佳與小澄。影片有很多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情節,許承傑的平實處理,展現著他的執導技巧,表現純熟自如,賞心悅目。電影透過女性的角度,細膩地刻劃著母女感情,學懂如何「去愛」與「被愛」,輕輕的旋律,溫暖的親情,寫下母女之間無可取代的情感,深深地被感動。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