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胎 — 一切都不會改變的

日期:2020年9月24日
地點:K11 Art House 9院

男女之間的愛情關係,從開始的感情建立,二人漸漸的了解與融合,本來可以穩定的維繫,或是一直終老。然而,愛情卻因為單方面的轉變,導致彼此之間的感情產生變化,面臨感情的終結,那… 最後這段感情又會怎樣呢?是夜觀看這部由台灣導演廖明駿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透過兩位同樣患上強迫症的男女,從感情的開花結果,卻遇上了突如其來的轉變,感情關係漸漸地改變。《怪胎》以怪胎比喻愛情,習慣與關係的改變,在愛情的世界裡,我們都是怪胎,你懂我嗎?

《怪》片故事講述患上「神經性強迫症」(簡稱ODC)的陳柏青,他是一位怪胎,每天在家中過著規律的生活,只有每月的十五號才會外出購買日用品。到了十五號的一天,他在出外的途中,遇上跟他同樣裝束的女子陳靜,她也是一位怪胎,同樣患上ODC,二人惺惺相惜,感情關係漸漸走近,陳靜後來更搬往陳柏青的家一起生活,過著一樣規律的生活。陳柏青與陳靜認為可以一直過著過樣的生活之時,有一天,突然一個轉變,令他們的生活與感情同時產生了變化……

今年七月,台北電影節公佈的電影片目中,第一部被受吸引的電影,便是《怪》片,無論是電影的片名、簡介與劇照,都是一部讓人感到很有興趣進場觀看的電影。後來,得知此片是亞洲首部以iPhone拍攝的劇情長片,更想知道導演廖明毅利用什麼的攝影方式,處理他的首部執導劇情長片。廖明毅曾經參與MV、廣告、短片等導演製作,亦於《六弄咖啡館》、《阿嬤的夢中情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等電影擔任剪輯與執行導演等崗位。2010年,廖明毅憑短片短片《8624》獲得金穗獎一般作品優等獎。

《怪》片主要分為兩個部份,前半部份的故事,以陳柏青與陳靜兩位「怪胎」,本來各自過普通孤獨簡單的生活,因為一次的相遇,二人一起走進「神經強迫」的怪胎生活裡,每天在家中打掃不同的角落,生活規律。直到一天的改變,伸延至電影的後半部份,則開始從一方面的轉變,這段感情產生著變化,影響了陳柏青與陳靜之間的感情… 劇情就說到這裡好了,總覺得後段的故事,把電影推進到不同的層次空間,劇情刻下變成了一個難以想像的發展。

電影打破過往電影傳統的畫面比例,分別以兩組不同畫面比例的構圖,呈現出電影中兩位主角的感情轉變,電影開始的時候,畫面上幾乎只是瞄準著男女主角的一舉一動,他們之間的關係親密,透過影像交代著「神經性強迫症」對於陳柏青與陳靜的生活影響與痛苦,以及他們的愛情萌生。隨著畫面漸漸拉闊,畫面上看到的不再只是陳柏青與陳靜二人,也不再只是強迫症帶來的傷痛,而是因為轉變的過程中,生活不再規律,人也隨著不同的引誘而性格改變,最後感情也會漸漸的消逝。

廖明毅的劇本設計亦是十分有趣,從一種病症帶來的生活「強迫」,引申至一段感情的開始,二人從孤寂的心境,隨著二人的感情建立,他們跳出了那孤獨的心境,嘗試以不同的方式,一起跳出病左帶來的無形壓迫,愉快笑聲裡一起生活。在陳柏青與陳靜的眼中,旁人的行為並不正常,反而他們那潔癖與規律生活的行為,才是正常,他們就是活在這狹小的世界裡,你我互相懂得與瞭解對方。

廖明毅透過iPhone的拍攝規限,利用影像的比例,加上鮮明豐富的色調對比,以及俐落明快的節奏,突顯出電影的獨特風格。廖明毅以畫面的不同比例,既是營造著兩位主角因患上強迫症所沉澱著的壓迫,同時亦代表著他們之間的感情,從本來的親近,因為轉變過後,二人的關係漸漸拉遠。

「一切都不會改變的」

影片的片末部份,廖明毅以開放式的結局作收筆,現在的結局既是殘酷,也是現實,倒是在反映著今天男女面對愛情的現實無情,相處習慣的改變,愛情也變了,你懂我嗎?

林柏宏與謝欣穎兩位演員在片中的演出十分好看,陳柏青與陳靜這兩角色都是討人歡喜的角色,劇本裡把這兩角色設計得可愛有趣,縱使他們是患上強迫症的怪胎,但是在他們的演繹下,都能帶給討好的感覺。兩位演員能夠演繹著各自因為強迫症而面對生活的困擾,他們二人的表現精準,有不少的合作火花,彼此展現著角色的神髓,發揮得生動自如。

《怪》片就是一部很寫實奇幻的愛情電影,題材獨特,導演廖明毅以「怪胎」比喻愛情的變化,利用新穎的拍攝手法,別出心裁的構造圖,色彩鮮明,透過不同畫面比例的格式,讓觀眾從影像上感受著兩位主角因為強迫症而被受的痛苦,同時亦展現出與別不同的電影語言,突顯導演個人的執導技巧,加上林柏宏與謝欣穎兩位在片中精彩的演出,為《怪》片生色不少。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