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立法院 — 立委選舉的混雜失控


日期:2020年8月31日
地點:Cinema City JP銅鑼灣1院

「喪屍」與「黑色幽默」類型的電影,近年已經司空見慣,這也似乎成為了電影固定的類型,把「喪屍」放在不同題材的電影裡,荒謬的故事,暗諷時弊,加點風趣幽默,喜劇感十足。是夜觀看這部由短片《洞兩洞六》台灣導演王逸帆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就以喪屍作為片中的其中元素,配合政治議題,執導了這部具有個人風格的作品。《逃出立法院》一場立法院的委員選舉,引申出不同的電影主題,縱然展現導演的個人色彩,但卻忽略電影的神髓。

《逃》片故事講述王有為本來是一個立法院大打雜,因為一次立法院衝突中,害得強悍辛辣的女立法委員熊穎穎被辭職。穎穎為了繼續自己的政治理想,居然要求王有為代替她把立委選回來,最神奇的是完全沒有背景政績的王有為,居然深受歡迎,最後更被選上了!與此同時,立法院竟爆發化工廠流出的活屍病毒,高官們逐一被咬變成喪屍。他們二人千辛萬苦取得勝選重回立會,但是上任第一天,他們竟然要與喪屍搏鬥!他們為求有命走出立法院,究竟眾人如何面殺出喪屍重圍,逃出立法院呢?

王逸帆執導的短篇作品《洞》片,是一部充斥著黑色幽默、荒誕、胡鬧、血腥的電影,王逸帆就把這些元素,從短片帶到劇情長片中,只是,《逃》會否再有更多不同的素材嗎?就先不談王逸帆整體的表現如何,先從電影的結構來看看吧 — 電影並不完全以喪屍作整體的貫穿,開始時透過女主角熊穎穎的第一身角度,描寫電影發生經過,人物的背景,從立法委員的選舉,反對化工廠的興建,以及立法院裡發生的衝突,而喪屍的部份,則主要是從後半部份才出現。

不能否認,對於《洞》片其實已經不算太喜歡,對白的堆切,阿兵哥的精神折磨,就算只是短短的二十四分鐘,其實已經是難以投入,更何況將這「方程式」放在他的長片中呢?王逸帆在《逃》的表現確是不佳,野心很大,縱使電影具有很多的素材,但是沒有妥善地運用,天馬行空的影像,卻是弄巧反拙,故事的薄弱,單憑影像的色調,蓋過影片的不足,但仍難掩導演講故事的乏力。雖然片中有不少喜劇的原素,看似是幽默十足,但是… 這卻因為電影的雜亂,難以投入之下,理應滿載笑聲,最後卻鴉雀無聲,頗為尷尬……

劇本可說是電影最為失色的部份,就如上段所說,影片的故事十分薄弱,幾乎是沒有故事可言,空洞無物,只是把一堆節奏明快的影像,蓋過說服力不足的劇本,似是讓觀眾專注於在影像上的豐富,但其實掩蓋不到劇本乏力,短片與長片的不同處理差異,顯出王逸帆的編導不足。

片中其中的一句對白說著:
「我談的從來不是政治,我談的是我的家!」

對於《逃》片來說,這句說話並不是完全地正確,影片內容既是涉及政治(其實又不是講得很多),但也在描寫導演的家 — 台灣,片中的立法院,大可比喻為台灣,片中藉著化工廠的興建,反映著對台灣環境的保護,化工廠的病毒外洩,喪屍的出現,暗喻台灣環境被受破壞,最後… 立法院又會怎樣呢?就此埋下伏筆。

縱使電影有賴雅妍、禾浩辰(布魯斯)、庹宗華、高慧君、王中皇、林鶴軒等演員的演出,但是電影對於人物的描寫不多,演員亦嘗試透過演出,來彌補角色的不足,可是整體亦未如理想,既是難以發揮失色。

《逃》片並不是一部易於入口的電影,導演王逸帆延續短片的風格與特色,以黑色幽默、荒謬、風趣生動的佈局,拍出了一部充滿個人風格的電影。可是,電影卻未能完全展現到導演的個人表現,不同元素的堆切,破壞了電影的主題性,未能完整地描寫片中的題材,明快的節奏只是蓋過電影的不足,後段更漸失控,只能勉強地把「家」的概念放在電影中,實屬可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