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殺人事件 — 我記得,但我認為你不會相信

日期:2020年6月26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2院

不少日本獨立製作的電影,導演會透過其個人的敘事方式,描寫今天日本社會的不同面貌,同時,亦因為製作上的限制,電影創作亦會受到不同的制肘,但這卻會營造著電影的獨特風格。由《三夜四天五點鐘》日本導演三澤拓哉自編自導的最新劇情長片,以四位背景不同的少年,投射他們內心的糾結與孤寂,對社會的批判性。《落葉殺人事件》寫實地探討日本社會的不同問題,巧妙的敘事方式,刻劃著今日青少年的孤寂和悲慟。

《落》片故事圍繞生活在大磯町的四位青少年 — 和也、知樹、英太、阿俊,自少和也經常率領其餘三人,欺負學校的其他同學,畢業後,他們三人於和也叔叔打理的建築公司工作。一天,和也叔叔被發現倒斃在家中的後院,後來他們發現和也的叔叔原來秘密娶了一位神秘的女子,她的出現讓和也等人感到好奇。同時,和也的祖母亦因腦退化而失蹤,曾經被和也等人欺凌負的槇原由規突然出現,令他們四人之間的秘密,顯得更撲朔迷離……

大概是因為製作上有不少的限制,才會有獨立電影的出現,從電影的創作與資源的分配,讓電影呈現出一份獨特的風格。《落》片是一部由日本、南韓與香港合作的電影,由《十年》導演黃飛鵬擔任監製一職,觀看電影之時,感到這是一部風格特別的電影,整體具有實驗性質,剪接與配樂突顯出電影的格局,為電影帶來很特別的觀影體驗。

影片以「我記得」作為故事的開端,藉著一位四位主角以外的人物(演出的是導演三澤拓哉),跳出劇情的框架,於記事本上寫上故事的大綱,透過講故事的形式,帶出和也等四位人物的角色背景… 這仿似是導演正在創作故事的過程吧。接著,從記事本走到影像,劇情便從他們四位的角度出發,伸延著不同的情節,當中充滿懸疑的殺人事件,道出四人之間的友情轉變,伸延著不同的思考空間。

電影並不是以順序的時敘描述方式來詮釋,有別於一般電影結構的格局,三澤托哉化身成講故事人物,同時以第一者與第三者的視點角度,他既是四位主要人物當中的一人,也可以視為旁觀者,刻劃著人物之間的關係,彼此之間的誠信。影片的篇幅並不長,片長只有七十九分鐘,影片亦其實不太容易消化,三澤拓哉則簡短的段落,以不同的素材舖陳,人物之間的互動,審視今天日本社會的問題。

影片的結局處理亦相對特別,劇情發展到最後的部份,人物的設定似乎已經清晰過來之時,卻突然一個轉折位,回到知樹在建築公司裡睡覺,和也拉上鐵閘的一刻,不同的是,阿俊不見了,出現的反而是槇原由規,這是真實?還是知樹造的夢呢?三澤拓哉沒有清楚地說明,但是這樣的收筆處理,卻令電影顯得更為有趣味性,更增添了思考空間。

縱使,《落》片並不算是一部易於入口的作品,但是電影整體卻是充滿著很獨特的格調,三澤拓哉透過電影發生的地點 — 大磯町的地理環境,殺人事件的側寫,四位主角的設定,各自的不同形象,暗喻日本的邊緣青少年,直接審視社會的暴力問題,刻劃著人物之間的疏離,面對現實的冷酷與無奈。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