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拉 — 是未來的預言?還是現實的諷刺?

日期:2020年6月16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6院

怎樣才會是一部令人歎為觀止的動畫作品呢?今天的動畫作品數之不至,精彩的也有不少,但是要數一部無論是影像的畫功與劇情均會令人目不暇給的電影,其實也只是寥寥可數,當中以大友克洋於1988年自編自導與創作的這部作品,不僅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動畫,更是一部奠定日本動畫的里程碑。《阿基拉》強烈震懾的動畫影像,打破過往動畫的模式,開創日本動畫獨特風格的先河。

《阿》片故事發生在未來的「新東京」,1988年7月,東京發生大爆炸,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31年後 — 2019年,重建於東京灣上的巨型都市新東京動盪不安,宛如一個墮落腐敗的末世廢墟。在這繁華與毀滅共存的時代,對政府失去信心的絕望人民,希望能尋求「阿基拉」這股強大的力量獲得重生與救贖。一天晚上,飆車族金田和好友鐵雄意外地撞到一位擁有超能力的孩子,身負重傷的鐵雄卻被軍方強行帶走,成為他們最新的實驗對象。被迫捲入政府陰謀的金田,決定潛入軍方的實驗室救出鐵雄,另一方面,體內擁有超能力的鐵雄,卻開始濫用其恐怖的力量,一步步地走進失控的邊緣……

縱使沒有看過漫畫原作,但是從動畫的畫面上,已經看到《阿》片的震撼力,大友克洋於1982年創作《阿》連載漫畫,1988年改編成這部至今仍是談論不絕的動畫電影,當然,近日亦因片中「東京奧運」被取消的情節,更是議論紛紛,縱使最後奧運是延遲舉行,但是這預言卻成為了城中熱話,今天觀看也是有點趣味橫生。電影故事設定在未來的新東京(對於今天來說,其實已是過去),這是充滿著罪惡、墮落、自私與貪念的都市,沒有過去的美好,只有眼前的陰霾,跟今天的社會也有著對應與反諷。

「Akira」是解作「明」,是光明的意思,然而,大友克洋設計的新東京,卻是一個看不見陽光,在社會混亂和人心浮動的時代,繁華的都市下,隱藏的著醜陋與邪惡,給人一種沒有希望的頹靡。電影的大部份情節均是發生在晚間,或是室內的空間裡,陰沉的氛圍帶動著電影的獨特風格,大友克洋透過這沉鬱的格調,諷刺社會的末世陰暗。

從那黑暗的都市,骨子裡呈現出強烈的無形壓迫感,層層推進的劇情,讓金田與阿K等人走進「阿基拉」那神秘的空間裡,鐵雄被這份力量的操控,縱使令他狂妄自大,值是他卻摧毀了一切,不只是摧毀了都市,還有他與金田之間的友情,暴露著他內心的惶恐與自卑。電影中所道出的未來,既是殘酷和悲嘆,對於大友克洋來說,「今天」的社會就是這樣的現實,「阿基拉」大概只會是一份人類依賴,但也不能過於依賴……

當然,此片又怎可能不提大友克洋的畫功呢?從影片的開始,直到完結的一刻,整部作品的畫風精準有力,節奏明快緊湊,人物與場景的線條細膩,故事劇情張力十足,兩者互相的配合,展現著電影的動感,毫無冷場,打破日本動畫的公式框架,突顯出畫面的質感,這也大概只會從平面動畫中才能呈現出來。

不得不佩服大友克洋當時的創作,細緻的畫功,天馬行空的劇情,充滿科幻與暴力等元素,為觀影的過程帶來層出不窮的體驗。今天於銀幕上再看《阿》片,確實是帶來了一份很強烈的觀感,一部已經三十多年前的一部動畫,至今觀看仍不感俗套,風格獨特,故事嶄新。無可否認,電影有很多值得讓觀眾思考的空間,影像上呈現出虛幻與混雜的未來,對應著今天的社會現狀,其實也是有點相似,是大友克洋早已洞悉,還是巧合呢?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