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光伴我飛 — 彈奏著動聽淒美的人生

日期:2020年6月8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6院

有些電影,第一次觀看的時候,未能真正的感受到故事箇中情感,大概是因為成長仍然未到一個階段,需要第二次再觀看的時候,慢慢地留意到電影中的細節,才會感到電影中的美麗。當中包括是夜觀看由《星光伴我心》義大利導演Giuseppe Tornatore於1998年執導的作品,相隔多年後再次於銀幕上觀看此片,深深地感受著電影中的淒美。《聲光伴我飛》悅耳動聽的琴鍵音符,彈奏一段淒美的故事,譜出追尋夢想的人生。

《聲》片故事講述在一艘維多利亞號的郵輪上,一名船員在鋼琴上發現了一名剛出生的男嬰,這名男嬰無名無姓,船員便為他取名為出生的年份 — 1900,自此,1900便在郵輪上生活。成長後的1900,早就跟鋼琴結下不解之緣,在郵輪上彈奏著悅耳動聽的樂章,觸動郵輪上無數船客的情靈,深深地被他的音符打動。在1900的一生裡,並沒有離開過郵輪,直到這一刻,他有機會第一次踏上陸地……

第一次觀看《聲》片,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時記得於戲院觀看此片之時,就已經被這故事感動,尤其是1900最後的結局,卻是令人感到這位一直沒有離開郵輪的人,為何如此的固執,總是要跟隨著郵輪終結一生。相隔二十年後,再於銀幕上觀看此片,暫時就先不談對影片的觀感,但是於銀幕上再次看到1900的人生,從他的成長至人生的終結,看到了他對於生命的執著,對於海上的感情,實在是難以形容。當然,人生活了一個階段之時,心境不同之下,重溫此片,百感交集。

《聲》片以過去與現在兩個時間的插敘式作故事的敘述,影片開始之時,從1900朋友Max的第一身角度,以講故事的形式,描述1900這位人物的出現,藉著他的旁白牽引,觀眾漸漸對1900的角色性格有作多一點的了解。接著,劇情便著重講述1900於海上彈奏著鋼琴的不同情況,他那悅耳動聽的樂章,吸引著郵輪上的船客,跟隨著音符跳起舞來,享受愉快的時刻。然而,在這愉快的時刻背後,1900卻是一直埋藏著心裡的寂寞和空虛,一生人就只有Max這位朋友,可是,Max也會離船上岸的一刻,1900的心靈也會再次被孤寂。

從菲林轉到數碼,無疑是會提升了影像上的清澈細膩,從整體的觀影過程中,在畫面上仍然看到不少是曾經於戲院觀看菲林版本時所呈現出來的畫質,這反而感到驚喜,刻下保留著電影本身的色調,並且流露著電影本身展現的浪漫感情… 所謂的浪漫,並不只是人和人之間的愛情(雖然片中亦安排了一場1900與女乘客的微妙感情),而是1900與鋼琴(甚至海洋)建立之間的情感。
《聲》片最值得令人留意的部份,莫過於配樂方面,整部作品以音樂的襯托,悅耳的鋼琴音符,帶動著電影的節奏,1900這角色能夠看透別人的心境,彈奏著不同感情的樂章,同時亦反映著1900的心境層次,遇上不同的人,情感不同的轉變,對1900這位人物描寫更為細緻,音樂亦隨著他的不同感情,對人生的憧憬與夢想,作出不同的變化。

當然,《聲》片有著不少令人觸動的情節,從1900出生不久後被船員Danny收養後,在船上成長與學習,笑聲圍繞著他的童年,就算Danny受重傷去世前的一刻,1900哭著讀出報紙上的賽馬預報,Danny仍然以笑聲掩蓋他的痛楚,為1900抹走傷感。1900一生沉默寡言,很少看見他的笑容,唯獨是在鋼琴上彈奏著的時候,才看到他的笑容。後來他在船上遇見心儀的對象,輕輕地彈奏著動人的歌聲,下雨時走到她的身邊,縱使二人沒有對話,但音樂的襯托下,浪漫的畫面湧現,充滿浪漫詩意。片末,1900跟Max於郵輪的機艙裡說了一段幽默的笑話,言語間是在自我嘲諷,但其實是在笑談人生的喜與悲,讓觀眾可思考人生的態度。

縱使,《聲》片未能稱得上為一部(十分)經典的電影,但是,《聲》片確實是一部很美的電影,它的美不只是影像上的細緻,還有片中悅耳的音樂,互相之間的融合,猶如1900的人生,跟音樂是永不分離,伴隨著一起走過人生,流露出動人的情感,倒是令人感動,印象難忘。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