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x 4 瘋鎖 — 引狼入車,對社會的控訴

日期:2020年3月9日
地點:K11 Art House 5院

今天,汽車成為了人們的代步交通工具,在街道上看到大小不同類型的汽車行走,已經十分普及,隨著時代的發展,科技發達,日新月異,汽車的模式也逐漸地轉變,既有簡單的設計,也有繁多的電子功能,把汽車設定成一輛具有不同功用的交通工具。是夜觀看這部由《玩謝大作家》阿根廷導演Mariano Cohn執導的作品,就以一位小偷被偷進的汽車反鎖,接二連三發生的危機,從而引申社會的現狀。《4 x 4 瘋鎖》一場汽車的偷竊,變成了對社會的控訴,既是充滿懸疑,骨子裡亦值得讓觀眾自我深思。

《4》片故事講述位於阿根廷的一條寧靜街道上,一輛私家車成為了Ciro的打劫目標,準備偷走車內的音響,Ciro輕易地走進車內,亦順利把音響偷走,正當他打算離開之際,發覺全車所有門均被上鎖,Ciro用盡所有方法都無法離開,日復日之下,Ciro經歷數天的斷糧斷水,缺乏空氣的環境,生命危在旦夕,他只希望找到方法離開車輛,直到有一天,車內的電話突然響起……

還未觀看電影之前,其實對於此片感到好奇,電影的片名《4 x 4》是汽車的型號,憑著這電影的片名,大概已經可以想到,這是一部圍繞汽車的電影,然而,便開始會想著,電影如何以九十分鐘的篇幅,講述於汽車裡發生的故事呢?電影開始時便單刀直入,以幾組畫面描述電影發生的場景,接著,電影從男主角Ciro輕易打劫這輛4 x 4汽車的一刻後,發現他已被反鎖咗車裡,漸漸便開始描寫男主角的心理變化。

電影幾乎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車裡發生,Ciro盜竊汽車音響器材時的心情從容,因為長時間被困在那密室的空間裡,他的情緒漸漸變得瘋狂,這也人知常情,在缺水缺糧的情況下,有誰不會瘋癲呢?電影透過這故事的設定,營造著一份無形的壓迫感,呈現出自我製造的恐慌,迎合電影的氣氛。導演以強勁的節奏作為電影的開章,彷彿是讓觀眾很快地投進於電影的世界裡,同時也會置身於這密室空間,從第三者的角度,看著整件事的過程,以及主角的情緒轉變。

無疑,電影的前大半部份是十分精彩,男主角困在車輛裡一直地尋找方法離開,心情一直地緊張,亦因空間的狹少,展現著那繃緊的心理狀態,加上一點男主角的個人幻想,製造不同的故事舖陳。除此以色,由於電影只有男主角一人的演出,故觀眾的視點也只會集中於他的身上,成為整部電影的重點所在,一場留意著他的神情。除此以外,電影利用第三者(車主)不在場的身份,單憑聲音跟著男主角之間的對話,從而會形成了一份虛構幻想的空間,猶如捉迷藏,究竟車主的動機是什麼呢?就算車主早已說出他的身份,那… 又應該要相信他嗎?

然而,《4》片真正想道出的主題,其實是社會公義,在電影開始之時,已經告知故事發生的地點,是一個就算有被受監視,也是汽車偷竊率很高的地點,在前半段的部份,車主跟男主角的言語間,輕輕的帶過了對社會不滿的素材,但是這也不及在後段的劇情裡直接交代,加上旁觀者的一言一語,影響了當事人的情緒,同時也帶動著整部電影的緊張氣氛,可是,這卻顯出了電影對於主題上的一點偏激,略有點過火,但未至於失控。

不能否認,縱使《4》片開始時滿佈著強烈的壓迫感,在那狹小的空間裡,帶動著男主角的內心情緒起伏,劇情雖然引人入勝,但是因為劇本漸漸乏力,繼而失去了整髒的發揮,調子亦感拖泥帶水。後段的劇情部份,難掩導演對於今天社會的不公而發聲,但是這卻來得有點刻意,整部作品的格調前後不一,難免是有點失色。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