麂皮大導殺上癮 — 荒謬怪誕的自編自導自演

日期:2019年8月14日
地點:MOViE MOViE CityPlaza 4院

習慣觀看公式化的類型電影,總會想看一些荒誕怪異題材的電影,從不同的敘事和演繹方式,突顯出電影的獨特風格和特色。是夜觀看這部由《轆地魔》法國導演Quentin Dupieux執導的最新電影作品,貫徹著他的黑色幽默和荒謬的格調,加上《星光夢裏人》的奧斯卡影帝Jean Dujardin與《無名女孩》的Adèle Haenel,極具創意的一部電影作品。《麂皮大導殺上癮》貫徹導演個人的幽默怪誕,劇本驚喜十足,兩位主角之間的互動,跟導演擦出很強烈的火花。

《麂》片故事講述剛跟妻子分居的Georges ,帶著大量的現金,買下古着麂皮褸,他對這件麂皮褸愛不釋手,經常對著皮褸對話,麂皮褸開始走進他生命裡,賣家更送他一台攝錄機,他便一邊駕駛著車,一邊手執攝錄機拍下不少的片段。後來,他走到小鎮遇到在酒吧女侍應Denise,Georges自編自導他是一位導演,正在參與一個電影項目,希望Denise投資影片,無獨有偶,Denise是一名業餘剪接師,他們二人分別一導一剪,拍出一部精彩的電影!

Quentin Dupieux既是一位電影導演,也是一位電子樂手,1999年推出首張大碟Analog Worms Attack,更為自己的歌曲拍攝音樂錄影帶。2001年執導首部劇情電影《Nonfilm》,電影分別以44分鐘與75分鐘放映,2010年執導的長片作品《轆》片,以一個輪胎殺人的故事,創作了這部荒謬幽默的電影。Quentin Dupieux其他執導的作品,包括2013年的《Wrong Cops》、2014年的《Reality》、2018年的《Keep an Eye Out》與2019年的《麂》片。

無疑,《麂》片是一部很有趣的電影,影片又真的是有點荒謬怪誕,故事中的男主角George鍾情於自己的麂皮褸,愛不釋手,對於別人穿上的外套看不起眼,巧合他得到一部攝影機,一己的私慾,他便利用拍攝電影的方法,趁機把別人的外套取走。巧合地,他遍上了一位熱愛電影的女侍應,二人惺惺相識,就一起合作拍攝電影,其實他們各自都是藉著電影,滿足自己的慾望。

影片的第一鏡頭,以三位年青人把自己的外套放在車尾箱裡,起初會感到莫名其妙,但當到了之後的故事發展,就發現導演在電影的舖排上,確是具有創意性的。接著故事的發展,以「電影拍攝」的情節為主軸,片中兩位主角一導一剪,二人多場情節的互動,為電影更添趣味。電影不時都提及著電影創作上面對的困難,無疑是在反映著今天電影發展面對的艱辛,包括資源上的投資,以及幕後人員等問題。

片中其中一個印象深刻的情節,就是當George與Denise二人一直在談電影創作之時,Denise提到自己業餘為電影剪接,而她看了昆頓塔倫天奴的《危險人物》之後,她把電影重新剪接一次,把原本的非完整敘事模式,剪成一部故事順序的電影,當George問到重新剪接之後,覺得電影如何之時,Denise卻笑著說:「很難看」,這刻就笑了出來,這句對白既幽默又諷刺,字字珠璣,看過該片的觀眾可能會感到好奇,究竟這個重剪的版本會如何呢?

片末的結尾,又是一個神來之筆,簡潔的篇幅,George在草地上一邊跑著,一邊喊著「殺死我吧!」,Denise捕捉著他的神情,開始時以為Denise會真的把他殺死後,來為電影完成拍攝,但是原來卻另有發展,最後麂皮褸的結果又如何呢?就賣個關子了,因為這個結局又是電影的驚喜之處,不宜劇透。

片中兩位主角Jean Dujardin與Adèle Haenel的表現均為不俗,Jean Dujardin似是為了角色而增肥,切合了角色的神髓,而他把那自戀的性格,表現亦入木三分,展現出人物的神情。Adèle Haenel在片中的演出不俗,四平八穩,本來一直性格沉實的她,最後的一場突然從心裡釋放出來,表現得收放自如。

《麂》片從開始到結尾都是瀰漫著一份幽默黑色的調子和氛圍,Quentin Dupieux透過兩位拍攝電影的人物,滿足自己的慾望,創意與趣味十足,劇情滿是感到好奇。不過更好奇的,就是片中的George與Denise在劇情裡拍攝不少的片段,Denise最後更把片段剪接成一部電影作品,究竟這會是一部什麼的電影呢?真的很想知道。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