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屋裡我記得 — 緬懷過去的美好回憶

日期:2019年7月9日
地點:台北中山堂

澡堂(湯屋)是日本傳統的公眾浴池,出現於平安時代末期的京都,因為當時的房屋並沒有浴室的設施,所以澡堂具有生存空間,然而近年日本的房屋均設有浴室,或是社會發展規劃,導致不少的舊式的湯屋因此而倒閉。是日觀看這部由《櫻花下我記得》導演中川龍太郎執導的最新作品,藉以一位從鄉村到城市生活的少女,呼應著舊式店舖在社會的生存價值和意義。《湯屋裡我記得》傳統與現代的社會轉變,對照著少女的成長描寫,緬懷過去一切的美好。

《湯》片故事講述自少失去雙親的小澪,自小便跟隨祖母和姑姑在鄉間長大,在鄉村裡經營風呂民宿,直到年長的奶奶決定要把民宿結束營業,小澪便走到東京,投靠父親的好友京介,可是她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工作,最後她便在京介經營的澡堂「伸光湯」工作。後來,小澪認識了經常到湯屋的銀次與美琴,銀次經常拿著攝影機,拍攝他的紀錄片,走到大街小巷,紀錄街上的人和物,留下了一絲的記憶。可是,因為城市的發展,「伸光湯」與其他的老店,也要面對同一的命運……

《湯》片是中川龍太郎第七部自編自導的長篇電影作品,而這次是繼《櫻》片後,第二次觀看中川龍太郎執導的電影。由於沒有看過他早期的電影,所以對於他的作品仍然比較陌生。《湯》片則延續著《櫻》片的個人電影風格,影片藉以一位少女從鄉村走到城市生活,看著不同的人生百態,呈現著一個關於人和都市成長的故事。

電影以小澪的一段對白作開端,簡約的段落描寫她跟祖母和姑姑之間的微妙關係,帶點內向性格的她,為了生活只好走到城市工作。接著的故事則敘述小澪在城市生活與工作時遇到的問題,不太善於跟別人溝通的小澪,一直活在她那小小的空間裡,跟城市的節奏不同,難以融入。電影以不少的篇幅描述小澪在城市生活時所遇到的困難,一直在鄉村生活,欠缺自信心的她,嘗試融入都市的生活,朋友之間的溝通,讓她在這個過程中,從害怕的心境裡學懂了成長。

中川龍太郎以簡樸寫實的敘事,主線描寫著鄉村與城市之間的矛盾衝突,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關係。小澪初到城市之時,她選擇在超市工作,但是她卻一直的沉默,沒有跟同事們交談,後來她離職後,她決定在「伸光湯」展開新的生活,跟到來浸浴的顧客們建立友好的關係,還以為自己找到安定家所之時,卻要面對另一個問題。

電影側寫著今天的社會發展下,城市重新規劃,舊日的回憶卻因今天的轉變而漸漸消失,片中銀次拿著攝錄機一直地拍攝,紀錄了社會的變遷,居民的笑容,呈現他的足跡。片中的電影院也要面臨閉館的一刻,這也諷刺著今天的電影發展,大部份新式的電影院已經不能再放映菲林,舊式建築的戲院亦漸漸流失,作為影迷的也會感到慨嘆,電影中的銀次為了保留舊日的回憶,拍下影像讓一切的。最後,小澪作出了一個決定,讓她與京介的「親情」再次連繫,二人的重遇,輕輕的對望,打開彼此的心扉。

飾演小澪的松本穗香,在電影中佔有不少的戲份的她,能夠表現出角色那內向沉鬱的性格,表現自然,清新脫俗,展現著一份細膩的感情,演出恰到好處,讓她在片中有不少的發揮空間。

《湯》片延續了中川龍太郎前作的柔和淡然格調,整體執導技巧表現準繩,結構完整流暢,縱使電影沒有很明顯的起伏,但是從他的敘事方式,緩緩地刻畫著一位少女的成長,與社會發展兩者之間的對照,影像把即將逝去的時光紀錄下來,逝去的美好回憶,只能留在心坎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