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家的謊言 — 謊言背後的互相扶持和溫暖親情

日期:2019年6月25日
地點:PREMIERE ELEMENTS 8院

人生無常,生與死是必經的階段,但是仍然活在今天的你和我,若是面對至親的離開,難免未能接受,甚至會帶來傷痛的感情,這是無可口非的。是夜觀看這部由日本導演野尻克己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透過因為兒子的自殺,母親的失憶,父親與女兒如何讓母親繼續過著平靜,活在「謊言」的生活。《鈴木家的謊言》至親的離開,謊言蓋過了事實,家庭的互相扶持,笑中有淚,譜出一段窩心真摯的親情。

《鈴》片故事講述不太善於跟別人溝通的長兄鈴木浩一,這天選擇在家中的自己房間裡自殺,母親回家發現浩一自殺後突然暈倒,被送到醫院去。後來,母親從暈眩中醒過來,父親與幼女富美趕到醫院去,發現母親對於浩一自殺一事忘記,於是,富美與父親便說浩一到了阿根廷工作,跟母親說了一個大話。然而,紙是包不住火,大話終有一天會被揭穿,富美一直對浩一的死耿耿於懷,心裡彷似有一條刺仍未拔除,父親亦一直在尋找浩一提及的「依芙」,他們最終能夠釋懷浩一去世的傷痛嗎?

正如早前提及過,日本導演善於描寫關於家庭倫理題材的電影,《鈴》片是一部關於家庭溝通的電影,故事大概可以分為三個主要的部份,第一部份是從電影開始之時,交代著鈴木家長子浩一在家中突然自殺,母親回家看到兒子自殺後突然暈倒,幼女富美回家後,發現母親倒在浩一的房裡。這個簡短的段落,卻演繹著他們彼此之間的面對的家庭問題,呈現出一種沉痛鬱結的思緒。

接著,電影的第二部份,母親在醫院裡從暈眩後醒過來,正當眾人在想著如何跟母親交代浩一的死之時,她卻忘記了浩一己經離開人世,富美與父親就只好把這真實沒有再告訴母親,反而編了一個「謊言」給她,讓她在自己的世界裡,浩一是仍然存在。在這段過程中,母親彷彿是在感受到浩一從孤獨的困境裡重生走出來,感到欣慰,然而她卻並不知道這個是「謊言」的開始。

最後的部份,是「紙包不住火」,謊言最終都會被揭開,但是如何地被揭開,則由觀眾自行入場觀看。縱使,這個謊言是出於善意,但是當知道真相之後,難免會有一種未能接受現實的狀況,直到她感受到家庭為她的付出,希望她能夠在沉痛的哀傷裡活下來,才漸漸明白到這份溫暖的存在。

其實,浩一、富美、以父母四人,都是在逃避著現實的殘酷,這段過程十分漫長,家庭之間的溝通缺乏,暗藏著彼此之間的衝突,富美一直覺得浩一生活在這世上並沒有意義,對他指罵,然而浩一卻留下了一份保險金給他,是要富美原諒他,還是要她別忘記自己呢?電影裡其實並沒有多談浩一的背景,主要是從他的親人口中談及到他,得知他是一位「宅男」,欠缺跟別人溝通,令他難以投入社會工作與生活。無疑,這是反映了今天日本社會的生活境況,今天很多日本人因為遇到困擾而選擇輕生,逃避現實,浩一似乎都是這樣,但是他最終是什麼原因輕生,其實也是沒有解釋,電影中靠著一些對白,交代著他的心境。

片中其中一部份頗為深刻的,是富美走到治療中心,打算透過跟別人的溝通,希望得到他們的同情和了解,然而她在開始的時候,卻沒有把內心的鬱結說出來,一直埋藏在心坎裡。直到有一天,她終於把這藏在多時傷痛說出來,電影就隨著富美的這一段情節,情縮提升起來,亦展現著富美內心一直抑壓著的傷感。看到這一段時,雙眼亦漸漸流下眼淚來,心裡也沉澱了一會。富美一直受到浩一死後的壓抑,是因為她曾經對浩一說了的一句說話,而她亦認為浩一的死,就是這一句說話而引致,令她一直受到沉重的傷痛與打擊。

作為首部編導的電影作品,野尻克己整體表現算是不俗,尤其是前半部份的敘事方式,簡潔流暢的描寫,呈現出既幽默但卻帶點傷痛的格調。不過,亦不能否認野尻克己的野心頗大,首先片中有不少的段落以長鏡頭的拍攝,捕捉演員在角色拿握的神髓起伏,這倒是不錯的。然而他卻以頗長的篇幅描寫這段家庭關係之時,其實也在後段的部份,有些情節其實是多餘的,令到影片的格調突然有很大的變化之餘,卻是顯得有點刻意,縱使電影整體仍然不錯,但卻被這部份變得有點奇怪。

電影中的幾位主要演員,他們的表現均不錯,飾演母親的原日出子,在片能夠表現著母親的那份慈愛,對兒子的保護,那隨和的表情,都是恰到好處。飾演父親的岸部一德,在片中的演出則較為含蓄,相對發揮未算很多,而演出舅父角色的大森南朋以輕鬆幽默的演繹為主,表現生動自如。而在片中較為重要的角色,由加瀨亮演出的浩一,戲份相對很少,其內斂的演出,表現著角色那份沉鬱的性格。而在片中最為突出表現的,莫過於是飾演富美的木竜麻生,她在片中既能掌握到角色的神韻之餘,演出亦是收放自如,當中一場頗長的長鏡頭情節,她把神髓昇華,表現精準,帶動著觀眾的情緒,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鈴》片以輕鬆喜劇的的形式,風趣幽默的格局,包裝著一個傷痛的「謊言」,縱使這個謊言出於善意,是為了保護母親,但是這仍不能蓋過真相帶來的傷痛。導演野尻克己透過這個故事,反映著自閉青年於今天日本社會的生存問題,探討如何照顧他們,走進他們的心境裡,了解他們多一點,讓觀眾們多一點的深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