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 一場遊戲一場夢

日期:2019年4月6日
地點:深圳百老匯電影中心4廳

被譽為中國第六代導演的婁燁,他執導的電影風格獨特,向來以沉實的格調詮釋,加上其手搖的拍攝手法,展現出其個人的特色。同時,他的電影題材卻是一直被受爭議性,部份作品更因涉及政治題材而差點跟銀幕無緣,當中包括是日觀看的這部新作,不過就算最終可以在銀幕公映,影電影又是否婁燁的原意嗎?《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縱使延續婁燁的電影調子,但卻失去劇情的穩固結構,失去了整體的完整度。

《風》片故事講述在中國南方城市,建設委員會主任唐奕傑在一次拆遷糾紛衝突中突然意外墜樓身亡。年輕警官楊家棟開始展開調查,卻發現唐奕傑墜樓案與紫金企業負責人姜紫成,以及幾年前企業的合夥人連阿雲失蹤案都有著密切的關係。可是在調查過程中,楊家棟卻被設局陷害,遭到停職。後來楊家棟從店奕傑的妻子林慧與女兒小諾方面調查,從中國走到香港。後來,楊家棟得知失蹤多時的連阿雲突然現身在兇案現場,令這件命案顯得更多疑點……

《風》片去年年底在金馬影展世界首映之時,已經對此片有著一定的好奇,婁燁繼早期的幾部作品後,今次會以什麼的形式說故事,甚至會是說一個什麼的故事呢?無可否認,婁燁過去執導的作品,也不是每一部都很容易消化的(幾乎每部都不是好了),就如前作《推拿》,當中的第一身角度影像詮釋,縱使為電影帶出更強烈的主觀投射,但卻令觀眾觀看時難以集中,也會看得辛苦。

《風》片是婁燁繼《浮城謎事》後,再次執導以懸疑為題材的電影,影片的故事從唐奕傑被殺案作開端,楊家棟成為事件的調查主線,然而因他涉及接觸林慧、姜紫成、阿諾等人,在整個調查過程中,卻發現企業前合夥人潘阿雲的出現,令這宗案件甚多牽連,而他卻被成為了此事的局中人。無疑,懸疑片並不算是婁燁手到拿來的類型作品,其實他在《浮》片亦未算掌握準繩,透過電影的奇情懸疑兇殺情節,顯露著對於人性本質的探討,《風》片同樣透過兇案調查的過程,展現著不同人物的本性。

電影的第一場,以白濛濛的影像,捕捉著一對男女走到河邊發生關係,從而突然發現一具屍體,接著開始電影的發展。當然,在這一刻,這具屍體的出現跟接著的故事發展根本不能連貫在一起,於是,電影從楊家棟於「現在」的調查過程,多番走回舊日的事情發展,時間不斷的互相交錯。最後的部份,劇情漸漸把所有的謎團解開,當中不乏峰迴路轉的伏筆,推動著電影的劇情發展。

電影起初的手搖鏡頭,呈現著電影的真實感,彷彿從第一身的角度走進電影開始時的暴動劇情之中,然而這個鏡頭的運用,在後段明顯比較少了,亦代表著後段的故事則比較戲劇性,相對之下,後段的舖排則比較紊亂。同樣地,前半段的敘事比較順暢,但是當劇情著往在事件發生的時間交錯後,導致後半部的故事發展未如流暢,甚至雜亂,令電影失去平衡,欠缺整體的完整結構。

婁燁想透過電影作出很多不同的都市探索,當中比較明顯的是舊區城市重建發展,影響居民的生活,電影開始時的暴動場面,居民跟建設委員會的對抗,反映著現實對於社會民生的寫照,呈現著社會經濟發展所引起的矛盾和衝突。不過,電影最大的問題,就是被刪剪得體無全膚,尤其是楊家棟走到香港調查案件的部份,觀看時也感到十分奇怪,為何片中偵探老A的角色,總是看不到他的臉,這種鏡頭的重覆出現,加上不少刻意營造出來的慢鏡,顯然是刻意的刪剪,還要把這角色的原聲重新配音,這就更顯得撲朔迷離。當然,後來才知道這個刪剪的原因,雖然這樣並沒有影響電影的發展,但是在處理上,卻顯得太核突了。

電影中幾位主要的演員,其實表現也未如理想,大概是劇本對於人物描寫忽略的不因,片中大部份演員均跟婁燁首次合作,井柏然、宋佳、張頌文、陳妍希與馬思純等人的演出,整體的表現均未算突出,就算是跟婁燁多次合作的秦昊,這次在片中的演出亦只屬平平,甚至是有點誇張,令人咋舌。

失望… 是失望的,縱使《風》片是婁燁的另一次新嘗試,利用其個人風格,執導一部頗有商業元素的懸疑題材電影,但是電影的整體水準,卻未如理想,亦可以說是婁燁執導的電影中,最為失色的一部,除了是因為電影被刪改不少之外,還有劇本本身的參差,鏡頭的大搖大擺,導致懸疑度大減,同時亦影響電影整體的完整度及其結構性,《風》片就如電影中潘阿雲唱的歌曲「一場遊戲一場夢」般,觀眾遊走在婁燁的遊戲與夢境的懸疑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