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天動地 — 白茫茫的黑色復仇

日期:2019年1月30日
地點:Cinema City JP 2院

近年只要一提起Liam Neeson,一定就會想起《救參96小時》中的那位拯救女兒的父親角色,驚險地去拯救自己的女兒過程,卻是看得十分緊張,但是亦因此已被定型,難以跳出角色的框架。繼《剋.寡婦》後,Liam Neeson最新演出的作品,夥拍揶威導演Hans Petter Moland,合作了這部改編自導演2014年執導的電影作品,令人驚喜萬分的改編作品。《冰天動地》一場為子報仇的殺戮,引來多場驚奇的故事發展,黑色幽默的格調,白茫茫的雪景設計,呈現著不可思議的故事舖排。

《冰》片故事講述Nels與家人一起居住在平靜的滑雪小鎮基歐,平日工作是開動鏟雪車清理道路積雪,這一天,Nels與妻子Grace過著難以接受的日子… 他的兒子被發現服用過量毒品致死,Nels一直深信兒子沒有服毒,於是他便開始從兒子的朋友開始調查,誰是害死兒子的真正兇手。然而,本來一場為子報仇的私人恩怨,卻突然成為了江湖的大仇殺,本來寧靜的小鎮,卻成為殺戮戰場……

挪威導演Hans Petter Moland於1993年開始執導劇情長片,至今執導過14部電影作品,當中跟瑞典演員,亦參與過不少荷里活電影作品的Stellan Skarsgård有四次合作之多,包括《冰》片的原裝版本,柏林影展金熊獎提名作品《In Order of Disappearance》(台譯《該死的順序》)。

從海報的設計看起來,對於《冰》片的第一份感覺,真的有點像《救》片系列,無他的,Liam Neeson掛在《救》片的形象已經深入民心,基本上他演出的電影,就會覺得是跟《救》片十分相近的呢。然而,今次Liam Neeson走出了該片的影子,以不同的形象展現,和不同的方式演繹,更能夠突顯出其角色的神髓。

影片從Nels的背景作故事的開端,以簡短的篇幅裡,描寫了這位良好市民的人物性格,但是因為遇上兒子被誤殺的事情,原本平靜的生活,卻突然起了很大的變化,為了幫兒子報仇,於是便想盡辦法,尋找殺他的真正兇手。故事看到這部份,大概也相信導演是沒有找錯Liam Neeson去演這角色,但是這卻不是一部以常理推斷故事發展的電影,當中的橋段更是令人感到驚喜萬分。

由於沒有看過《該》片,所以也頗難去作兩部作品的比較,於是就把《冰》片獨立去看好吧。《冰》片以歐洲電影的格調處理,影片留下了不少的黑色幽默風格,血腥暴力的畫面,層層推進的劇情,為故事留下不少伏線。整個復仇的過程實在是很荒謬,Nels的殺人方式層出不窮,利用不同的武器殺人後,隨即處置屍體,每當一個人死去,畫面上就出現了該人的名字,直到所有人都被Nels殺掉後,畫面就出現所有被殺人的名字,但最驚喜的莫過於這段加上的中文字幕,既是風趣但又諷刺。

導演Hans Petter Moland在片中的執導技巧表現成熟,劇本結構完整流暢,大量的雪景拍攝,輕描淡寫地把血腥的情節處理得恰到好處。加上劇情驚喜處處,確是難以猜到故事往後的劇情發展,從頭到尾都令觀眾帶來無窮無盡的驚喜,更有不少令人笑聲不絕的幽默格調,簡潔的收筆亦為電影寫下完美的句號,展現著獨特的懸疑電影風格。

鏟雪車是影片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標記,Nels每天的工作就是要在鏟雪車上渡過,他在車內看著窗外那白茫茫的一片,把雪鏟走讓市民能夠在道路上暢通無助,彷彿是在反映著他對眼前一切的迷茫,利用鏟雪車把這份迷茫的感覺一切鏟走。然而,鏟雪車也正是映照著Nels後來成為殺人的行為舉動,兩者的互相呼應,展現著Nels的暴力,配合著冰天雪地的場景,一冷一熱,呈現著美麗又殘酷的反差。

片中以Liam Neeson的演出最為突出(這也似乎是理所當然),他演繹的這位父親Nels角色,整體表現準繩,維肖維妙,既是演活了這角色那良好市民的一面,也演繹著那位殺人心恨手辣的神髓,發揮得收放自如。

觀畢此片後,便很想找回《該》片來看看兩者之間的分別,從網上看到的資料所說,《該》片主要是透過劇情來諷刺挪威社會的政治,顯然《冰》片則是少了這一份的感覺。《冰》片是一部驚喜萬分的作品,導演Hans Petter Moland利用暴力貫穿整部作品的支節,當中卻不乏風趣生動的故事發展,出人意表的舖陳,峰迴路轉的劇情環環相扣,荒謬誇張的敘事,充斥著不少拍案叫絕的笑聲,白色的雪地與黑色的幽默,兩者形成很強烈的對比,增強了電影的觀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