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哭喪女 — 人生的成長何價?

日期:2019年1月25日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人生如戲,這句說話不得否認,人生經歷過高山低谷,活在當下,也得要迎面而對,可是… 如何才能夠讓自己活得好一點呢?《十年日本》其中一段「無色的空氣」的導演藤村明世,她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就以一位半紅不黑的女演員,面對工作和家庭的壓力,如何感受到人生的喜與悲。《平成哭喪女》借以演戲而論人生的喜和悲,人的感情會隨著成長而變得成熟,但是… 又會否明白這份感情的真諦呢?

《平》片故事講述離家到東京發展演藝事業的吉岡繪梨子,一直半紅不黑,演技被受質疑,一場哭戲的試鏡也被考起,令她對演藝事業開始動搖。此外,她也經常避開姊姊由紀子的電話,家中的男友又只懂「攤開手板」跟她拿錢,令她感到生活壓迫。一天,她收到由紀子意外去世的消息,於是她便由東京回到和歌山,打理姊姊的喪事,但又被她的親戚揶揄,幸好外甥和馬的開解和相處,令她感到一點的安慰。繪梨子一直對於由紀子的生活十分陌生,後來卻遇上她的工作上司佐久花間惠,才知道姊姊原來是一位喪禮的哭喪女……

生於1990年的藤村明世,畢業於明治大學藝術系,主修電影,再於New Cinema Workshop學習電影製作,2014年執導短片作品《The Summer Moon》,並入選日本PIA電影節、仙台電影節、下北澤電影節。及後進入東寶擔任助理導演,曾參與《圖書館戰爭:最後任務》、《爆漫王》等片的製作,《平》片是她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去年則參與由是枝裕和擔任監製,「十年電影企畫」的《十年日本》其中一部短篇作品。

藤村明世第一部編導的作品,就以人生作為主題,透過一位女演員的背景和經歷,引申著「人生如戲」的這一句說話,無疑… 人生就是這樣,經歷過高低起迭,彷彿是在坐在過山車上,受到生活帶來的無形壓迫。電影開始之時,一場電影的試鏡,講述女主角繪梨子面對工作上的運滯, 後來又因姊姊意外去世,令她受到重重的打擊。直到她回到家鄉,因姊姊的工作而重新認識她,心境漸漸成熟。

影片的主題雖然比較嚴肅,但是藤村明世則以風趣幽默的形式處理,把本來沉重的氛圍,演繹得較為輕鬆。前半段主要是描寫女主角繪梨子在東京的工作和生活,敘事比較流暢,素材豐富,充滿戲劇性,當中描寫繪梨子看到由紀子一直留意她的表演之時,也會有一點的感觸。接著,故事的後段則從多方面去描寫繪梨子回到家鄉後所面對的人和事,以不少的對話形式,道出繪梨子跟和馬之間的感情,以及去感受由紀子在工作上的境況。

透過哭喪女這份工作,反映著繪梨子就算是一位演員,其實也不懂地去「演出」她的角色和身份,哭喪女這份工作,根本就是要在陌生人面前(生也好,死也好)哭一場,這可能是一場戲,但也可以是自己的感受。繪梨子在由紀子的喪禮上,也沒有流下一滴眼淚,然而在她經歷過人生的喜與悲後,除了學習了成長以外,就是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情。片中大月數個比較長的鏡頭,都是在捕捉著女主角哭泣的場口,從刻意做作的「扮喊」,到最後一刻她自然地哭起來,看著她因這一次的回鄉而再次成長。

演出繪梨子的久保陽香演出自然,因為角色的設定,她不時也會擺出「鬼馬」的表情,表現恰如其分,當中也頗喜歡她在片末在火車上哭泣的一場戲,發揮得不俗。而片中演出和馬的小演員岡田篤哉,表現亦見自然可愛。

人漸漸的成長,縱使受到生活的壓力,但是這卻更會明白到家庭的重要,亦會懂得去看著眼前的人生。藤村明世的首部劇情長片,整體的表現算是不錯,題材上能夠讓她有不少的發揮空間,故事的結構完整流暢,借演戲講人生,悲喜交集,從影片首尾的兩段哭泣劇情,互相呼應人經歷著成長後,對人生嚴肅的題材帶點幽默風趣的格調,突顯出電影與導演的個人風格。

發表迴響